第341章 十年(第1/2页)
    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对凡人来说,一个巴掌便能数过来,对李绩这样的筑基修士,恐怕就要加上双手双脚了。

    这十年,李绩结识了很多新朋友,比如,雪峰山顶上的雪獂一家子,两只大雪獂,带着三只幼崽,从一开始的冲李绩愤怒咆哮,抗议他侵入了它们的领地,到后来的也能和平相处,再到最后三头幼崽已经完不认生的向李绩讨要食物。

    镜湖里有只老龟,每到月色中天时,都会浮出水面吸收月华,李绩初来时还躲避着不敢露面,慢慢的也能和他共享月光,点头致意;李绩猜测这老家伙起码活了数千年,有些神异的本领,但本性温和胆小,是个看不穿底细的家伙。

    也有本性凶残的,一头银背苍狼率领的狼群,两只狅狞,都是附近山林的王者,初生灵智;但也没有过于强大的妖兽,强大的妖兽必然有它们与众不同的环境,指望小溪流养出大鲨鱼就很不现实。

    最重要的是,叠翠星被玲珑道辟为体系之内数千年间,也有无数的高阶修士探宝寻奇,象駹兽这种好东西,早已被扫荡的七七八八,剩下的有限数量都躲进密林深处,越是高阶,越是有灵智的,越是躲着人类修士,那些只凭本能行事的凶兽,又哪有什么修为?

    十年间,李绩有参加了两次定品,他的品位也由三品升到六品,再到九品,理论上,他完有资格选择更好的地方,去争取一下那些所谓的肥缺,但李绩没有这么做,仍然留在叠翠星,留在青碧城,甚至放弃了留在苍山剑道的机会。

    骨子里,他不喜欢约束。

    阿九只见过一次,还是五年前的那次定品,它当然没什么变化,除了有些焦灼;人类若变机灵了,就容易想东想西,器灵阿九也一样,有时候李绩就想,如果阿九还是以前那样浑浑碌碌,是不是更好些?

    最近的一次定品没见到阿九,运气不好,玲珑塔灵最终也没把李绩传进青空关口,这是很正常的几率,但李绩有些担心阿九的情绪状态,没有了他的紫清灵机,那家伙只会变得更焦灼,更不安。

    这些问题,李绩也暂时无能为力。

    好消息是,在镜湖畔多年不懈的努力下,他终于成功领悟了木遁,从此,五行遁术中他已经掌握了三种,这让他的遁术有了飞跃式的提高;

    掌握木遁的意义,并不仅仅是在木行环境下的遁法速度,更重要的是,五行遁法中互相关联,相辅相生的融合;金,水,木三种遁法,在五行中已经过半,他的遁术也不再是单纯的互相切换,而具备了某种内在的,更深层次的联系。

    羊角术,立二拆三,化茧观心也一一修练成功,虽然还不太熟练,但这只是细枝末节,以后有的时间去锤练这些技能。

    李绩反倒觉得,这十来年的时间里,他最大的收获是心境的通升,完摆脱了长时间在九宫界中慢慢滋生的一股戻气,变得更平和,更淡然,这一点,从镜湖周围很多有灵性的动物都愿意和他接触就可以看出来,要知道,他刚来镜湖时,那股子掩饰不住的杀意让很多敏感的动物都不敢走近镜湖饮水呢。

    李绩准备回返玲珑本洲,不是他静极思动,而是林家在小城有了些麻烦,据说哪怕报了他李绩的名号好像也不太好使,只因小城新来的道督是名新晋的金丹修士,正是志得意满,意气风发之时,踩踩筑基修士的面子也是很正常的。

    虽然嫌麻烦,李绩还是遵守了诺言,他最近心中也有些浮燥,久久不能寻到回归青空的方法,影响的可不仅仅是阿九,其实也包括他自己。

    道督这样的职位还是比较随意的,尤其是当你不愿意管事时,实际上,像李绩这样的道督,是最受土著欢迎的,他们讨厌的是那些喜欢指手划脚的,明明没有实际行政能力,却偏偏要做出一番成绩的家伙。

    限制外星道督自-由往来的,还是高昂的星渡费用,有些贫瘠的星体,往往搜刮数年,还不够一次星空旅行用的,但李绩不缺费用,他缺的只是回返的心情。

    十来年间,燕信真君没有再找过他,仿佛已经忘了玲珑界还有这么一个异域客;李绩也没有主动联系燕信,或者那个广真人,他有自知之明,不会把他人的客气当成自家炫耀的本钱,并由此贪得无厌觑窥玲珑道的内库。

    一切还要看他能走到哪一步,你能达到足够高的境界,那么是你的依然是你的;如果终无所成,现在拿到了,迟早也有加倍吐出去的那一天。

    再说,他现在积蓄的材料已经够用很多年。

    天狼星域这些年和玲珑道之间大争端没有,小磨擦不断,基本都发生在比较偏远的星体,距离叠翠星这样的中距星体还差得很远;修真势力间的战争便是这样,拖拖拉拉,都在等待时机,鉴于修士漫长的生命,这一等便等个数十上百年一点也不稀罕。

    也正因为如此,为怕刺激到天狼人,玲珑道也一直没派李绩这头老虎出战,就是担心控制不住局势。

    离开前也没什么好交待的,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