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险恶用心(第1/2页)
    第十八章:替罪羊

    “为什么不反抗?”王肆仅存的意识,不停的想着。

    他想着想着,却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好傻,因为想要知道答案,只要问问她不就知道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想通了,所以,他的意识,稍微清醒一点了。

    也许,这个问题,是他活下去的信念,将他那沉入地狱的意识,拉了回来。

    王肆的呼吸声,逐渐加强了,他的感觉自己的力量,正在回来。

    他动弹手指,发现已经有力量动弹了。

    他的头,随后微微的抬起来,从土里拔了出来,他的手臂抽搐几下,就撑在地上,将身体撑起来。

    王肆又在不远处捡起来木剑,用来当成棍子,支撑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

    “呵呵,看来我命不该绝啊。”王肆自嘲的想到,接着他就将目光放到了流光长老和歆儿的身上。

    此时此刻,流光长老浑身赤条条的,和歆儿紧紧贴在一起,做着一些不可描述的事。

    流光长老的动作很粗糙,歆儿就好像被摧残的玩具,已经变得破烂不堪,模样很凄惨,就连呼吸都衰弱。

    王肆可看不下去了,他深吸一口气,就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过去。

    流光长老玩的挺入迷,听着歆儿凄凉的哭泣声,还发出了残忍的邪笑声。所以,他根本没有发现王肆起来了,也没有发现王肆正在靠近。

    不得不说王肆的运气很好,不声不响的就来到了流光长老的身后。

    来到这里,王肆看的更清楚了,也更加愤怒了。他抬起手中的木剑,直接就是直刺,发动了{一闪银光},剑尖轻易的穿透流光长老的后背皮肤,深深的扎入体内。

    流光长老当场身体一僵,就口吐鲜血,满脸震惊的停止侵犯歆儿。

    过了两秒钟,流光长老才反应过来,他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这是痛的,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丑八怪,你居然没死,是我小瞧你了,不过,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打败我吗?”

    说完这话,他的身体内,就爆发出一股无形的强大力量,将木剑逼出来。

    王肆也被这股强大力量,震得后退三步,要不是他反应快,措手不及之下,肯定跌倒了。

    流光长老头也不回的接着说道:“丑八怪你真的把我惹火了,原本我还想多玩会,可现在我没心情了。”

    他后背的伤口,刚开始还流血,可也就这么两句话的功夫,居然停止了,要不是上面还有明显的伤口,还都以为他没受伤呢。

    王肆苦笑一声,胸口的洞,还在流着血,可血没之前多了,看来,快就光了。

    王肆真没想到流光长老这么牛逼,被捅了一剑,居然还若无其事,看来,他还是小看了长老这个级别的强者了。

    流光长老没机会王肆的想法,他转移了注意力,看着身下压着的歆儿,阴森的说道:“你也该去死了。”他伸出手掐住了歆儿的脖子,缓缓用力,想要掐死歆儿。

    歆儿毫无反应,似乎根本不在意生死。

    王肆忍不住咬牙切齿的叫起来:“你特么为什么不反抗?你就这么想死吗?你就这么任由这个混蛋欺负吗?告诉我啊,你为什么不反抗?”

    歆儿还和以前一样,根本不说话。

    王肆忍不住惨笑,他真的不明白啊,这到底是为什么?

    王肆的眼珠子,都被气红了,他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啊。

    流光长老露出残忍的微笑,五指都将歆儿的脖子掐的变形了,只听到“咔嚓咔嚓”几声,歆儿就闭上了眼睛,死掉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歆儿却好像没有感觉到痛苦,反而脸上带笑。她面对死亡,并没有恐惧,反而好像喜欢死亡。

    流光长老松手,将歆儿的尸体,丢在地上,并好整以暇的穿上衣服。

    忙完后,他才转身看向了王肆,说道:“说实话杀个人,还是有点小麻烦的,可好在这里还有你,这样以来麻烦就没了。”

    王肆之前好像是回光返照,现在虽然还站在地上,可却根本没力量动弹了。

    但是,王肆的眼睛,却是血红色的,他很不甘心,这是第一次见到死人,而且,还死的这么惨,面对这种事,他没帮上忙,觉得很痛苦。

    而王肆也明白,流光长老说的“没麻烦”,应该是把他当成替罪羊。

    毕竟,明月宗内就他一个男人,歆儿这么的死样,谁不怀疑他啊?

    流光长老是男人,可明月宗的人,根本没人知道,因而就没人怀疑他了。

    王肆是个聪明人,很轻松就想明白流光长老的险恶用心。

    可他也很愚蠢,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歆儿为什么不反抗。

    “看来,我这次真的要死了。”王肆心里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