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美人作死(第1/2页)
    柠溪拿起搁置一旁的中医大决心要修身养性,她这么聪明的脑袋瓜可不能只用来处理宫中琐事,跟这群女性朋友们为伍,她要在适合她的领域里发光发热。

    “好想念我们老头的那座山啊!”

    半梦半醒间,柠溪仿佛觉得自己回到了那座山,也看到了那个疼爱她的老头。

    只不过为何老头的声音听着怎么变的如此有磁性,怎么回事,莫名还觉得好听?

    柠溪朦胧间看到眼前一片黑影,使劲抬头看到了黑影的脸,眼睛眨呀眨,还是觉得这个黑影长得好像狗皇帝。

    “贵妃这看书的本事真不小,都看到梦中去了。”

    哪里是像,这明明就是狗皇帝本尊来了。成天不务正业就知道在后宫来回转悠,前朝的大臣们是怎么了,要不要如此的尽职尽责,就没有点闹心之事为难你们的皇上,怎能让他如此清闲,闲出毛病来算谁的。

    柠溪冷哼了一声,“敢问皇上是本贵妃做得点心不香吗,你怎可忍心跑到这来打扰我睡觉!”

    萧承衍笑了笑,说道:“正是贵妃做得点心太过可口,朕身不由己的来了永福宫。”

    “您可要点脸吧!”

    蹭饭都蹭到永福宫来了,您还是一国之君,您的子民们知道您如此厚脸皮吗?御膳房做得美味佳肴不合您的口味了!

    “朕要不要脸,贵妃当是最清楚的。”

    柠溪红着脸想起了那天自己说的那些大言不惭的话:“脸皮厚吃不够,脸皮薄吃不着。要脸皮爱面子的人啊,从来就只会委屈自己!”

    呸——狗屁,我不清楚啊~

    萧承衍潜意识是不想委屈自己,可昨晚他就当了一回不速之客,深更半夜去永福宫,今个儿再过去永福宫倒也没什么不可以,更何况委屈自己算什么好汉,说去就去,走着!

    结果,一进来就看到柠溪拿着书昏昏欲睡的模样,遣退了一旁伺候的宫人,萧承衍就这么站在案桌前,一直到柠溪自己意识清醒为止。

    他可不敢亲自将人弄醒,搞不好炸毛就尴尬了。

    “如果皇上非要吃臣妾做得饭,那也不是不可以~”

    有条件谈,那就证明贵妃做得午饭他是吃的上喽。

    “什么条件?”

    “那就请皇上屈尊给臣妾打下手如何?到时臣妾做完饭还烦请皇上将厨房收拾妥当。”

    打下手?这还叫条件?

    萧承衍觉得不可思议,总暗暗觉得贵妃刚才的笑容中夹杂着一丝不怀好意,可细琢磨又琢磨不透,啧~

    进了厨房的那一刻,萧承衍明白了,有些人做饭的画面场景堪称画作,有些人做饭的场景简直就是一场噩梦,让人难以置信。

    整个厨房弄得就跟鸡飞狗跳一般,只要是贵妃经过的地方那仿若被打劫一样。

    虽说贵妃手艺好,不过难得下厨一次厨房就要遭受如此劫难,那往后这种事情还是少少益善为好。

    收拾好厨房本就耗费了极大地力气,这午饭吃下去显得更香了,萧承衍从未有如此好胃口的时候,接连要了三碗米饭才停手。

    话说为什么农民伯伯吃饭香,那是因为他劳动量大,那些成天说自己没有胃口的人其实多半都是闲的,多做些事情饭量自然就明显的提升了。

    虽说提倡健康饮食,但是在如此美味的饭菜面前根本无从顾及那些。

    下午回了清心殿,万德仍是不放心,打从皇上成年后还没有如此好的胃口,这突然一下吃这么多,胃能受得住?

    现下谁能有资格絮叨皇上几句,那慈宁宫的太后都见不得能有。可万德可以,毕竟从先皇将他赐给皇上时,他就担着皇上老妈子的责。

    被皇上骂婆婆妈妈也并非第一次,次数多了万德根本就不会在意了。该念叨的还是要继续。“皇上还是多喝些消食的茶为好!”万德将从永福宫顺来的消食茶放在离皇上手边很近却又不会打翻的地方。

    萧承衍喝了两口,并不喜欢这个味道,就暂且搁置在一边了。于是等万德来添茶的时候发现皇上并未饮几口,絮叨的本性又开始上来了。

    “既然这个茶这么好,那朕就把这些部赏赐给你。”

    “皇上可不能开这个玩笑~”

    “朕何时喜欢开玩笑了?”声音中夹杂着一丝愠怒。

    万德也不敢惹怒皇上,因着从小伺候的缘故皇上念着他的功劳,平日里给了他不少荣宠,看着皇上面色有些发冷,他也赶忙退了下去。

    为何他能成为皇上身边的第一得宠宦官,那是因为他知趣。

    万德端着消食茶退下,寻思现在万岁爷一时半刻不会需要他,和小徒弟交代了几句便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喝这壶消食茶。

    几口喝下去万德觉得这玩意还挺对口,看来找些时间去问贵妃在要几包,到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