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真正的末日(第1/2页)
    “?”

    那三个持枪的家伙面面相视一番后,又震惊,又受宠若惊。

    稀里糊涂的得罪了这人后不但不背报复,居然在这危险的时刻,还被他给了一份工作,可以上船避难?

    “既然这样……实在太好了,头,从今天起就拜托您给我们关照了。”

    这三个家伙就是真真实实的普通人,灾变前不是打工仔就是宅男,混吃等死的那种,无非是灾变之后被迫拿起了枪,又受到圣堂指挥而已。

    现在,他们纷纷走了过来站在张子民的身边,一起面对着乌鸦了。

    扑在张子民背上的船长忽然醒来一次,补充道:“你们的头是我,不是他,别要在弄错。”

    “!”

    这三个家伙难免又尴尬了一下,居然把领导是谁都弄错了?

    不过仔细看看她们间的形势,又暗暗觉得好笑:这不一回事么,到底谁说了算你们晚上找个地方慢慢扯犊子不就可以了。

    乌鸦始终脸色难看,迟迟不说话。

    “你呢,你做什么选择?”张子民好奇的看着乌鸦。

    乌鸦之前是吓的要死,现在见张子民好说话又稍微松口气,试着问:“我有选的余地?”

    “有的,没谁强迫你要效忠谁。但选了就有代价,你的选择你得自己承担。”张子民耐着性子道。

    黄寒很不满,寻思怎么能给这种小人加入的机会?虽然也了解张子民的情怀和节操,但黄寒很庆幸船长不是他。

    乌鸦还在迟疑,眼见黄寒的眼神像是能杀人。就算张子民好说话,但加入他们迟早得被这睚眦必报的妇女给害死!

    另外坦白说,获得了力量的乌鸦可绝对不想再丢失力量,那种特殊性、那种优越感、那种不同于普通人并能掌控他们命运的爽感是无可替代的。

    但在这个人的面前,竟是不能搞特殊了?低头看看自己瘦弱的身材,一但不能“搞特殊”了,那岂不是平时被哥掌控的这些棒槌,都相反可以来骑在哥的头上了?

    不不不!

    乌鸦在心里想着:已经获得的东西不能丢失,坚决不能接受这些丘八翻身做主人!

    船长可不好说话,没耐心的呵斥道:“你特么是不是聋了,到底跟还不是不跟,不会爽快点?”

    乌鸦道:“既然可以选择,我不想被你们管着,我想要自由,我渴望自由的程度,超越了末日的危机感……”

    “闭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赶紧滚。”

    张子民打断后摆手。

    眼见张子民像是真的好说话,乌鸦又文绉绉的样子留下场面话道:“今天你们背叛圣堂,挖走圣堂的人,抢走属于圣堂重要电驱模块,我乌鸦代表圣堂把话放着,来日必有啊……”

    黄寒实在没耐心,于是一块石头扔过来把他砸闭嘴了。

    就此一来乌鸦不敢装逼了,捂着冒血的嘴巴和鼻子,越跑越远。

    黄寒越想越不解气,最终竟是抬起了自动步枪,开始瞄准乌鸦。不过张子民又及时的把她的枪管压了下来。

    黄寒虽没肢体对抗,语言表达却很不满,“有些事不能妇人之仁,先不说这家伙心术不正会带来的后遗症。只说,他还知道我们的驱逐舰的秘密,如果被他把消息散布,我们的路会走的无比艰难。”

    张子民看着越走越远的乌鸦的背影,喃喃道:“黄寒你相信我,从你往他背后开这一枪起,就代表你的思维进入末日状态。如果人们都这样,哪怕战胜了怪物,世界也仍旧是末日,会进入永夜,人尸再无分别。”

    黄寒楞了楞,是倒是觉得有些道理,然而还是有些不服气的道:“那个……你不是我领导,我凭啥听你的。”

    张子民摇头:“我不是命令或建议,只是阻止你做错事,这么干并不需要是你领导,有能力有信仰就行。”

    “……”

    船长和黄寒一起陷入了无语状态,发现这货总能一次又一次的让人觉得他的脑壳清奇,是真的清奇。

    跟着,黄寒和船长怀着惺惺相惜的神态,对视了很久。

    船长寻思:算好你跟了我,而不是这货。

    黄寒寻思:算好跟着这个猥琐发育的女人,而不是这货。

    张子民看着她们两个寻思:算好那条船有我邮区一半股份,否则迟早会被她们把天炸个洞出来。

    那三个新加入的手枪男这个看看,那个看看,觉得她们三个都像是领导,只得道:“三位老大,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就此正式上路。

    黄寒不在拿重物,程轻装持有自动步枪警戒护航。

    新加入的男人轮流背着电驱模块赶路。至于船长,她仍旧扑在张子民的背上,没办法,她指定要张子民背,她说她不想扑在别人的背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