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江门的下场(第1/2页)
    江童的面庞之上布满冷峻之色,他嘴角爬满了苦笑。自他从海岛回来不久,给王业带来这么麻烦的事情,这让他除了一味的苦笑就只剩下满脸愁容。

    听到王业带来的消息——青木神君要为火战报仇。江童就知道,事情麻烦了。既然他们都是教主的手下,在没有生擒他之前,一定还会源源不断的派来高手。

    手中握着椅子两边上的扶手,上面的漆都快要被他磨掉,可见江童此刻忐忑的心情。

    他并不是怕更多的人前来追杀亦或是围堵他,而是如今这弱小不堪的江门就好比一个把柄,若让小人捏住,他定然是寸步难行。

    出于对江门和王业的考虑,江童决定,离开这里!

    “老大,要走一起走!”

    王业紧跟在江童身边,一旁的将臣也不言语,似乎是认定了江童。

    一时之间,江童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慢慢的,他竟发现自己居然被教主玩弄于股掌之间。

    以那人人敬畏,甚至是天武宗教主都要礼让三分的教主来说,想要杀一个人易如反掌。

    但说来奇怪的是,他为什么不亲自出手捉拿江童,亦或是派那天武宗宗主过来。

    想到这里,江童顿时茅塞顿开。既然那个教主不想亲自捉他,想必是碍于其尊贵的身份。

    “既然你想玩,那我江童陪你玩到底,不管你派多少人过来,我都一一笑纳!”

    江童内心想着,却不告诉王业和将臣。

    他只想默默承受这份危险,至于如何搪塞过去,他自有妙计。

    “王业兄弟,我这次回来不仅是为了祭奠宋洪大哥,还需要去办一件事情。”

    江童把住了王业的胳膊,郑重的说道:“复活宋洪大哥,尚且需要他的尸骨,所以我要把他的尸骨带回来,你们就在江门等我,不出半月,我一定回来!”

    看见江童这么诚恳的发话,王业只好点了点头,松开了紧握江童那只胳膊的手。

    至于将臣……江童则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虽说将臣以火战炼制成了新的元尸,但暂且还不比先前的元尸强大,所以,他也没想要带将臣出去冒险,毕竟赶尸一族的老祖曾叮嘱过他,要照顾好将臣。

    “江大哥,带上我吧,运尸体这件事我可在行!”将臣嘻嘻笑道。

    “好好跟着你王业兄弟,待我回来,咱们三人一起出去闯闯!”江童向将臣保证道。

    最终,江童千叮咛万嘱咐,说服了二人,过了今晚,明日就出发去襄河城数里外的紫竹林,那里埋葬着宋洪的尸体。

    夜晚降临,江童趁着月色睡去了,次日……

    成浩步履蹒跚的从江门大殿之内爬了出来,定睛望去,他小腿略显干枯,好似个树枝支撑着。他口中不停地念叨着:“水,给我水。”

    四周并没有人发现他的惨状,亦或是说这里根本就没有一个活人。哪怕是连夜守门的护卫都……

    “这是怎么回事?成浩,成浩!”王业双眼泛着惊恐,他一手探向成浩的鼻间,发现其已经没了气息。

    “护卫呢?”

    王业第一时间想到了护卫,江门之内若遭遇危险,护卫应该会第一时间通报给他们,可是这附近却空无一人。

    他就要去查看其他人的情况,不料这时从远处飞来一把匕首,上面还带着一封信,信上写道:

    杀我知己,这就是江门的下场!

    短短一句,王业瞬间就判断出这件事是何人所为,不用想,杀害成浩之人定是木尊。

    成浩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伤口,他死时满脸透露着苍白和虚弱,王业观其小腿。将其裤腿掀开,上面布满了干瘪的皱纹,那些皱纹堆在一起,似与青丝白发般密密麻麻。

    刹那间,王业被震惊的无言附加。他只知道木尊身怀木系功法,不料这回春之道,居然有如此残忍的杀人技巧。

    依王业初步判断,暗杀成浩者仅木尊一人,因为他身上无一剑伤。不像是周子众所害。

    “业郎,大家都……”这时,李元珊从大殿之内走了出来,她的脸上布满泪水,一手捂着嘴吧,一手指着大殿里面。

    只见,大殿深处的中央位置,堆满了干枯的尸体,他们每个人的脸上充斥着绝望和不甘。

    但他们却不出一滴泪水,因为他们体内的血液都被抽的一干二净。

    “邪术!邪术!木尊,我定要砍下你的头颅,以慰藉我江门子弟!”王业这一吼声传遍了江门每一个角落。

    如今,江门只剩下在外界的小部分人存活,剩下的子弟全部陨落,好在李元珊及青红姐妹还有小明雪这几位没有出事,不然王业恐怕要掀翻了天也要找到木尊。

    听到王业这般吼声,余下几人皆是出来查探情况,江童上前安慰。因为此时只有他才能让王业冷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