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3. 逃、战、前进(第1/2页)
    “唧!”

    东南战场。

    直飞高空的白银蛾皇突然发出尖鸣,那头凶虎元灵立刻冲出师人王与韩三极的包围,扑向那一群与蛾妖鏖战的修士!

    而随着虫鸣声贯穿战场,所有的蛾妖都是立刻抛下对手,头也不回的向空中逃去!

    大猿王爆炸的当头,众修士愣神的功夫,白银蛾皇当机立断放弃战局,选择了逃生苟活!

    尽管那巨鳌真人在之前的动员大会中说的天花乱坠,但毕竟都是些没影的东西。

    白银蛾皇在巫国苟了这么多年,早已形成思维惯性,他坚信好死不如赖活着!

    再委婉一点,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撤!

    ……

    这白银蛾皇尚且受不住要逃,那些元灵境都不是的大妖,乃至连丹都没结的小妖,更是吓得肝胆俱裂!

    短暂的停滞之后,人与妖便在刹那间重新战在了一起,只是此时大局突变,妖族没了大半底气,拼杀起来也是畏手畏脚,反之人类修士则气势大盛!

    此消彼长之下,越来越多的妖族想着脱离战场,有些妖做到了,有些妖却在转身逃亡之际被快速斩杀!

    而随着师人王和韩三极也加入基层战场,这东南战场的局势便越发明朗,几乎形成碾压态势!

    ……

    正东战场。

    鳄男却并未如同白银蛾皇一般选择逃离。

    他盘踞在沼泽之上,猛一仰头,将血刀门门主的尸体整个吞入腹中,而后像是要重振气势一般,张口发出凶恶咆哮!

    随着妖气剧烈释放,他脚下沼泽骤然沸腾,从沼泽底下冒出一个个漆黑的气泡,气泡迎风绽裂,释放出大量毒气。

    所有紧随他而来的沼泽妖怪都是缩回沼泽,虽是改为守势,却并未有半点退缩之意!

    这鳄男仅是普通鳄鱼成精,他的根骨与悟性只能算一般,但唯独福缘绝佳,在某个沼泽深处发现了一处隐秘洞府,并因此获得了一些传承。

    他用来炼制元灵的元灵炼成之法,就是来自那传承的一部分!

    而由此获得的元灵,就是他脚下的这一片剧毒沼泽!

    元灵——“沼”!

    “沼”,无论是在这片地界之内,还是之外,都是属于极其罕见的元灵类型。

    它没有自我意识,几乎不能移动,能将大地化为剧毒沼泽,并在沼泽之上形成一种独特的领域!

    身在这片领域之中的沼泽生物,会活得极大的能力加成!

    一旦走出这片沼泽,鳄男就只是极其普通的妖王,远远不如能以本体对抗元灵的白银蛾皇和僵尸王,更不用说是大猿王了!

    但只要身在“沼”之内,他就是“沼泽之王”!

    其余沼泽大妖获得的能力加成虽然不如他,但也是异常夸张。

    他所在的那个小国里的修士,便是因为不敢踏入“沼”之内,才只能将他的生存之地标上“禁地”二字,放任他在“禁地”之中肆虐。

    以一妖之力对抗整国修士!

    鳄男由此树立起了庞大的信心,他凶残,他暴躁,他骄傲!

    大猿王的突然暴死,并没有影响到他。

    他是沼泽之王,所有人类在他眼中,不过是鲜美程度不同的食物。

    而元灵境修士,自然是顶级美味!

    那血刀门门主胡飞,便是他迄今为止吃过最美味的食物!

    不得不承认,他有些上瘾了。

    面前的另外三个魔门门主,他都不想放过!

    大猿王的生死?

    外面的世界?

    他都没兴趣。

    唯有食欲,才是王道。

    ……

    但剩下的三位魔门门主,却因血刀门门主之死而心生惊惧。

    他们是来斩妖的,可不是来送死的!

    在有了前车之鉴后,没有人会蠢到再进入沼泽之内。

    三人驾驭元灵远远避开,也责令所有魔门弟子退避。

    血刀门门主的牺牲虽是意外,但毕竟也是牺牲。

    有了血刀门门主的牺牲,他们此行的目的其实已经达成。

    没必要再冒险了!

    紧守此地,等待正道支援,方是良策!

    ……

    镇口往下佛山山脚的路上。

    千年树妖发出一丝幽幽叹息。

    所有参与此次行动的大妖里,他是最纯粹的,目的也极为单纯,只是想要离开这片天地,且是在不会受人束缚的情况下。

    按照巨鳌真人的说法,八月十五天机门开,会有“天人”从天机门中走出,将持有天机牌的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