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第1/2页)
    ()    他眼神略带质疑的看着面前的男子,只见他眼神澄澈,与他见过的人截然不同,心里似有一股暖阳徐徐升起,揭开他阴暗心房一层柔软天地。

    朋友...他这辈子还能有吗?

    楚南霄和白洋一同走在长安街上,一前一后,一快一慢。引得街上的女子都偷偷往这边瞧看。

    楚南霄嘴角噙着一抹淡笑,他的这副模样倒是让他很受用的。

    而身后白洋则紧紧跟着他,又一副不太敢靠太近的样子。

    “白洋,你离我这么远干嘛,跟近点。”楚南霄轻轻回头,蓦然对上白洋的眼睛。

    “啊?好...”白洋赶紧跟上前,与他并排同走。

    暖阳打洒在他们衣衫上,拉的他们影子很长很长...

    夕阳西下,一天似乎在悄然之间便就过去了。楚南霄则是拉上白洋一起在客栈内喝酒,一边给他讲思想道德,把他早点掰直,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白洋看着他微醺的模样,嘴角不由勾起一抹苦笑。“每个人都有喜欢人的权利,无关男女,喜欢就是喜欢。”

    楚南霄用手杵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又被他一副淡然与平日不用的模样吸引住了视线,觉得他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一幕也似曾相识。可是最终在脑海却还是找寻不到关于他的记忆。

    好一个喜欢就是喜欢。他嘴角噙着笑,觉得白洋在他心中似乎也不是那么有些反感了,是啊,喜欢一个人,又有什么错呢。

    “啊——死人了死人了!”楼上,不知谁突然大喊了一句,小二一脸惊恐的快步上了楼,一瞬间,人群喧闹声不止。

    楚南霄的酒气也被他们喧闹声吵醒了不少,白洋已不知啥时站起了身,向人群处走去。

    他也没有过多停留,一口将手里的酒喝了个干净,站起身跟着白洋的身后向人群内走去。

    人群则是将一片空地围成了个圈,圈内地上躺着个已经死去的男人。

    楚南霄眼里似有星辰闪耀,有意思了,如若是寻常死法,他倒是并没兴趣,只不过,这人的死法,可并不是人杀的。

    男子身像被火烤般发黑,正冒着淡淡黑烟,五官狰狞,只剩黑色模糊的血肉,人群中已经有人捂着鼻子干呕起来。

    没过多久,官府的人来了,将死者一片空地包围起来,疏散着围观的人群,楚南霄不由嘲讽的嗤笑,却见不远处的白洋正皱着眉头,似乎在想着什么。

    官府的人已经将目击者跟店小二带走询问,剩下的人则都悻悻散了开来。

    “在想什么?”楚南霄走上前,轻声问他。

    “噬魂术....”白洋似是没有听到他的话,喃喃开口。

    长安城的热闹并不会因为死了一个人而停止,楚南霄也得知,白洋是沧州九重山的弟子,因受师父莫离忧派遣而来到山下历练。

    白洋已经看出这人死的蹊跷,单凭官府的能力定不能将真凶抓住。噬魂术已消失许久,此法歹毒阴狠,收集九个阴年阴月阴时阴刻出生男子的魂魄则能练成百鬼枯。

    而这九个阴鬼则会受到术主人操控,如若让此人练成百鬼枯,人间必将大乱。

    所以白洋要找到此人,阻止他。

    楚南霄则是一脸不以为然,人间大乱跟他没有半点关系。只是,他有点怀疑,白洋此行就一人,估计半道就被人打死了。

    他不禁有些恍惚,他是什么时候竟会在乎一个人的死活,明明才认识他不久...自己这是病了?

    “楚兄,此人危险歹毒,我不能不顾长安百姓安危,必须将真凶找到,等我找到真凶,再来寻你!”

    白洋一该往日那番踌躇不定,浑然天成的正然之气让他一时哑然,仿若谪仙将世星辰骤现之光芒。

    不等他开口,白洋便突然起身,转身离开。

    “喂...”楚南霄看着眸中那白色身影离他越来越远,心里竟突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慌乱,蓦然出声叫住了他。

    白洋正离去的身子顿了顿,等他回头时,便见楚南霄已不知啥时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后。

    “我跟你一起。”

    楚南霄淡淡的语气,宛然万物之声皆为他的虚化背景,好听的让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于是,楚南霄一改往日风流倜傥调戏邻家姑娘的潇洒性子,与白洋一起投入到了查案之中。

    连楚南霄自己都搞不明白自己,明明是魔界少主,未来的霸王头子。竟还要同人一起匡扶正义,拯救天下!?

    他偷偷瞥了一眼正仔细翻阅古书的白洋,只觉得他原来是这么好看....

    突然意识到自己正被他带跑偏的楚霸王,有些崩溃的皱了皱眉,可能是他好久没近女色,竟会突然觉得一个男人这么好看!

    他们找到了那个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