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久介先生的请辞(第1/3页)
    医院走廊里,柯南惊出一身冷汗。

    窃听器被发现了!

    这家伙也太敏锐了吧?

    而且……

    他们的目的难道是吸纳秋叶枫加入组织?

    安室透从洗手间回来后,顺手把碎裂的窃听器扔进垃圾桶。

    青枫的伤口也已经处理好,因为都不是很严重,自己走出医护室。

    “秋叶枫小姐没事真是太好了。”京藤财团派来的秘书上前道。

    青枫道谢,“这次真是麻烦你们了。”

    “没关系,我们也不会坐看您出事,”秘书拿出一封信,双手递给青枫,“这是两天前,森田久介先生寄来的一封信,我还想着有机会转交给秋叶枫小姐,不过当时因为听说秋叶枫小姐在北海道,所以想等您回来再说。”

    “哎?”柯南疑惑,“不是直接寄到秋叶枫小姐家里去吗?”

    青枫知道这是请辞信,不过还是愣了一下,才接过来打开。

    这是原先商量好的,让久介先生失联后寄封正式的请辞信,最好让其他人也知道。

    不过,她也有些好奇,久介会说什么。

    【枫小姐:

    请允许我请辞。

    相伴了数年,我实在不愿提告别,不过或许我的告别对您而言才是好事。

    我要去过自己未来的人生了。

    虽然这么说有些残忍,但我记得,您在《龙族三黑月之潮》里,有过这么一句话:这世界上没有谁离不开谁,你总是沉浸在小孩子的回忆里,但是总有一天你会长大。

    我觉得这也是您写给自己的吧,这么多年来,您应该已经看开并已经足够坚强,所以请您不要难过,也不要遗憾。

    我明白您的苦恼、悲伤,但我始终还是那么不会宽慰人。

    在您心情不好去天台吹风的时候,即便我不在旁边,也在同一片天空下,就当一如以往,你坐着,我站着,你发呆,我守着。

    ——森田久介】

    青枫快速垂下眼眸。

    虽然,一切都是她安排的,她了解一切情况……

    虽然,森田久介去接受证人保护计划,从此以另一个身份去好好生活,不要躲躲藏藏,能娶妻生子,这样很好……

    虽然,心里也不是很悲伤……

    但是,想起以往那段日子,眼泪还是怎么也忍不住。

    组织外围成员很多,她跟琴酒走东走西,见过太多太多了,未必记得那些名字。

    可十五岁那一年的某个下午,她念叨着‘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眼泪却不停滚落时,枪械室门口一个大个子傻傻愣愣看着她发呆。

    她是恼羞成怒了吧,擦了眼泪冷冷看着那个大个子,‘拿枪?’

    大个子点头,跟着她进门,不过拿了却没走,还是呆呆傻傻地站着。

    ‘停留不能超过五分钟。’她提醒,然后转身忙自己的事。

    在五分钟最后那几秒,大个子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折了一个简单又一点都不好看的纸船,然后默默离开。

    再然后,那个大个子来过五次,其中两次受了伤,不过每次来,都傻傻问她一句,今天心情好吗?

    事后她问过森田久介。

    森田久介说:我觉得难过的时候,就算什么都不说,有人站在旁边陪一下,心里说不定会好过一点,我妹妹就是这样。

    青枫:你妹妹?她人呢?

    森田久介:没了,我全家都死了。

    她突然不想这个大块头死得莫名其妙,她会悄悄给大块头一两个新型炸弹,悄悄帮他加强一下枪械稳定性,最后索性申请把森田久介调到枪械研究室帮忙。

    这个大块头真的很不会安慰人,从来都是默不作声,就算说,也只是一两句。

    哪怕她说,我们走吧,离开组织。

    他也只点头,说,好。

    一年,两年,三年……

    每次她心情不好,他都像个无声又忠诚的守卫站在旁边。

    可是啊,森田久介也走了,信上还有一点水痕。

    青枫不太相信那个大块头会哭,也不喜欢让自己一直沉浸在伤感里,可是这次她不管怎么转移注意力,还是逃不出这份情绪。

    “小枫姐……”毛利兰担忧。

    青枫回神,擦掉眼泪,“没什么,只是久介先生请辞了……”

    “呃……”柯南有些无语,只能安慰道,“如果秋叶枫姐姐以后想久介先生,还可以再见啊。”

    刚才青枫哭得跟死了人似的,还真的吓到他了。

    毛利兰没有出声,她觉得刚才青枫整个人身上所笼罩的悲伤,像被世界抛弃的孩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