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统统臣服
    似乎被这样的话语震的有些发懵,方寒一时竟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能呆愣愣的张着嘴巴看着面前鞠躬的三人,十分疑惑这些家伙是不是脑子被自己打傻了?这是玩的什么套路?方寒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让被自己揍的人心甘情愿臣服啊?

    正在方寒发愣中,刀疤脸三人已经鞠躬行礼结束,抬头看向方寒,相对刀疤脸旁边两名小弟的犹豫且不甘的目光,刀疤脸的眼神中充斥着一种炽热的火焰,那种热切的目光坚定不退缩,就这么怔怔的望着已经反应过来,恢复思维能力的方寒。

    从三人略有差异的目光中不难判断出,对于拜方寒为老大的事情,刀疤脸和自己手下的这些小弟,态度并不一致,刀疤脸是铁了心带着手下兄弟们归在方寒的手下,但是这些小弟却不是很愿意。

    现在跟着过来拜山,无疑就是受刀疤脸的命令约束罢了。但是刀疤脸绝对是真心实意要跟着自己混了。

    看出这些,方寒沉吟片刻后并没有回绝但是也没马上答应下来。

    方寒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方寒了,现在的他充满野心,也绝对不甘心平庸的继续混日子。那么想发展自己就必须有人,方寒再能耐,浑身是贴又能打几根钉子?

    心中有了计较,方寒伸手拿出电话,对着刀疤脸回道:“留一下联系方式,你回去统计一下有多少人愿意跟我,愿意跟我的留下……不愿意跟我的也不要强求。”

    记下方寒的电话号,刀疤脸十分恭敬的欠了欠腰,回道:“好的老大,我现在马上着手去办。”

    见刀疤脸马上要走,方寒伸手拦了一下,声音平淡的说道:“先不着急,我还有事问你,你破坏轨迹着急收保护费是为了你的那些兄弟吗?黄铭泽前天晚上没给你们钱?还有……以前你们以前是跟谁的?现在转投我的手下,不会有什么问题?“

    刀疤脸道:“王大少进了医院没多久就被他家的人安排转院了吧?人家……怎么可能管我们。至于罗虎老大?当时我也向去求求他的,可是人已经失踪了……”

    刀疤脸声音很低沉,事实也的确如此,他们这种街头地痞流氓往往都是欺负欺负普通人,就本质上来说根本就上不了台面。没出大事呢,出了事根本就没人管他们的死活。

    倒是方寒听完这些便沉默了下去,露出几分回忆的模样,如果方寒没记错的话。当天自己在胡同里干完架就去了酒吧上班,当时酒吧里的确是有个叫罗虎的家伙,后来被黑子他们处理了吧?

    带着几分疑惑,方寒把罗虎的样貌特征描述了一下,在刀疤脸听完后愣愣的响应中,方寒揉着脑袋回道:“以后不用再去找罗虎了……嗯!他算是这个片区的老大话事人吗?”

    突然想到了什么,方寒眼神闪烁了一下征询道。

    “是的!学校这里几个街区都归罗虎罩的……老大你是想^??老大你别冲动……片区话事人还需要上面的大哥承认。就算咱们能打能杀,没有上面的认可也坐不安稳。”似乎是从方寒闪烁的目光中看出什么,刀疤脸想是内心激动兴奋了一下,不过随后就冷静了下去。毫不避讳的劝阻道。

    这一刻刀疤脸在老大方寒的双眼中看出的眼神是野心,没错,刚才老大方寒问这话的意思多半是动了想要坐这片区话事人的心思,刀疤脸知道自己跟对人了。起码一个学生敢有这样的想法就绝对不是普通人敢去想的,他跟方寒交手这么多次,当然知道方寒的心性与思维。他是了解的。

    他相信方寒有这样的能力手段,但是眼下不行……一切都才刚刚开始,大部分小弟还处于重伤状态不说,就算这些小弟回来又可战之力也要想清楚有多少人愿意跟他拜在方寒手下啊。至于老大方寒为什么说以后不用去找罗虎了?还直接对片区话事人的位置动了心思,那只有一个信息,那就是罗虎已经出事了,罗虎出事出的什么事?刀疤脸一点风声都没收到。但是他相信老大说这话的时候绝对是有十分把握。

    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老大方寒的背景很深……

    但是不管多少良性因素在手,刀疤脸都有义务提醒老大方寒不要冲动。地盘不是说是谁就是谁的,是一仗仗打下来的,在这种事情上刀疤脸有自己的经验,绝对不能鲁莽行事。

    “上面大哥指派是一方面,还有下面各个街区的彼此争夺,每一步都考验实力与能力。眼下……”刀疤脸在自己话语出口后只是不住的思考没有说什么的意思,不由再次发声解释道。

    刀疤脸的话说到这里便停住了话头,但是意思已经表达的再清楚不过了,眼下他们的实力还不够资格争夺片区话事人。

    听着此话,方寒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更没有去询问上面的大哥指的是谁。现在说这些都是太早,方寒自然不会盲目的收完小弟就开始拼地盘。手下最终能有多少能用的人还不一定呢。

    想到这里,方寒沉吟片刻后抬头回道:“混江湖没什么前途!现在你先回去统计人数吧,先把腕子养好!目前缺多少钱?”

    听着询问,刀疤脸脸色一红,不过还是十分老实的回道:“我们这么长时间也积攒了一些资金,只不过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动用。医药费,弟兄们养伤的开销应该够!本来是想提前收保护费,尽量不动用那些本钱的。哎……”

    “哦!有钱不要提前收保护费,破坏了规矩以后自己的场子都坐不住。还有你回去后,统计愿意留下来人是一方面,把这些人的年纪,特长,爱好都要记录好!回头我看看。“

    思考了一下,方寒一边骑上电动车一边吩咐道。

    听到这话,刀疤脸神色一愣。疑惑道:“老大你这是?”

    “怎么?想做一辈子街边小流氓?要是不想这样……只能学会进步,能力修养都需要,你说的罗虎我见过……素质低劣,痞气十足。不懂什么叫收敛,叫嚣跋扈装逼限制了一个人的成就,所以他只能做一个片区话事人,还注定没命坐长久。”撇了一眼刀疤脸,方寒冷笑中说了这么一句,随后发动电动车向着学校而去。

    “额……罗老大死了?”在方寒离开后,刀疤脸身边的一名小弟神色慌张的上前确认道。

    只要不是傻子恐怕都能从方寒的话语中听出罗虎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