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报应不爽
    云草感慨完,这就要往仙人陵去,谁知前面飘来了一群黑袍鬼修,将路给挡住了。

    “冬瓜,快跑。”修竹大喊一声,就要往土里钻。谁知一张蓝色的魂网从天而降,将他们给套了进去。

    “跑啊,怎么不跑啊?爷我找了你们小半年,总算将你们给逮着了。”黑袍鬼修挪到了两边,中间走出了一个穿着大红袍的胖子。胖子手里拿着一柄金骨扇,脸上带着嚣张的笑容。

    “张汉简,你这个懦弱小人,有本事跟小爷我单挑。”修竹破口大骂道。

    “爷又不傻,爷有的是人使唤,为甚要自己动手。你这是嫉妒,嫉妒爷有余荫可享。而你却是个破落户,祖上几代都没出个能人。”张汉简不在意的道。

    “是我得罪了你,你要杀要剐随你便,不关老大的事,你快放了他。”郭东生气的道。

    “嘿,你个矮冬瓜,还挺讲义气的。若不是你得罪了爷,爷说不定愿意让你做个跟班。爷跟你说,爷向来恩怨分明,不喜欢冤枉好人。爷跟你讲,修竹他敢带着你逃跑,就是得罪了爷。”张汉简理直气壮的道。

    “说吧,你想怎么样?”修竹翻了个白眼道,这死胖子可真啰嗦。

    “我想怎么样?还得看这位前辈?若不是看在这位前辈的面上,谁愿意跟你们废话。”张汉简说着对云草拱了拱手。

    “你就是那个强抢孤女的张大少?”云草淡淡的道。

    “前辈,你可别听他们两个瞎说。荣兰原是诡婳楼的妓子,我买了她,可她看不上我,所以私逃了出去。这女子狡猾的很,她骗矮冬瓜自己是个孤女,被我强掳了去,矮冬瓜便信了,自愿将她藏在了家里。若是如此也算了,反正我很快就找到了她。谁知道这矮冬瓜不信我说的话,还当着我的面带着她遁走了,让我在人前丢尽了脸,我可不就要找回场子,不然我以后还怎么在血月城混。正好我们在路上的时候抓住了荣兰,前辈问问她就是。”张汉简说着拍了拍手。他是个纨绔没错,可是生在世家,眼光还是有的,面前这位女修明显是他得罪不起的。

    张汉简的话才说完,就见两个鬼修跳进了一座四面蒙着青帐的兽车上,很快就带出来一个蒙着白纱的姑娘。这姑娘不是别人,正是苏雪薇。却说苏雪薇趁着巫姬不在,偷偷跳进了通幽井,想着尽快离开鬼域,以免云草找她麻烦。到东陵后,她努力赚取魂晶好做过路之用,就在快要存满的时候,却被一群神秘的鬼修掳了去,带入了诡婳楼。诡婳楼是一座妓院,里面的妓子不是鬼,而是一个个貌美的女修。进了诡婳楼后,她被人喂了红香丸,一种可以让修士浑身发软的药。因着她是处子,才进楼就被老鸨带去拍卖,然后就被财大气粗的张汉简看中了。张汉简没想到她敢逃,所以路上只派了个鬼奴看着她,以至于她借着一张藏在簪子里的隐身符逃了出来。可惜她身上发软,多走不得路,所以这才求着郭东救自己。可恨郭东藏不住话,很快就跟自己的好兄弟修竹说了。估摸着说话的时候被人听了去,所以张汉简很快就找来了。好在郭东憨傻,带着她从一个秘道里跑了出来。为了不被抓,出了秘道后,她让郭东将那些鬼修引开,自己却是往相反的反向跑去。谁知道那红香丸药性太重,以至于数月过去,自己依然提不起劲,身上的灵力也犹如套上了枷锁一般,运行一周就需要一天。因着身上的东西都被搜了去,她不得不重新赚取魂晶,谁知道这么倒霉竟被张汉简找到了。

    “果然是你!”云草冷着声音道,这就是她没有走的原因。不过看如今这情形,似乎没有下手的必要。

    “前辈,你认得她?”张汉简睁大了眼,心里想着老祖和这位谁更厉害。

    “仇人。”云草回道。

    “这就好…不是,前辈要不要我…”张汉简做了个割脖子的动作。他原本想教训她一下罢了,毕竟是个美人,他可是非常怜香惜玉的。

    “她如今在你手里,你看着办就是。”云草点点头。

    “不,你不能这样对我!”苏雪薇大声吼道。

    “闭嘴。”张汉简一巴掌甩在苏雪薇脸上。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苏雪薇面目狰狞的道。

    “鬼?你一个修士也想做鬼?我让你夺舍都找不到壳子?”张汉简生气的道。

    “荣兰?”郭东有些不忍的道。

    “笨,我早跟你说了的,她是个女骗子,偏你不信。”修竹耷拉着脑袋道。

    “可是…”郭东犹疑的道。

    “可是什么可是,不就是对着你笑了下吗?就你这丑样,她都能笑的出来,可见其心机,就你个傻冬瓜相信。”修竹反驳道。

    “老大,你不也经常对着我笑吗?”郭东不满道。

    “那是因为我脸盲,所有人在我眼里都一个样。”修竹刺出扎心一刀。

    “哇…”郭东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好啦,好啦。我之所以不让你替她求情,是因为求了也没用,我们自己都是砧板上的肉,你还想着去救别人。”修竹安慰他道。

    “我说矮东瓜,又不是杀你,你哭个啥?你放心,我只准备教训教训你们兄弟,没想着杀你们俩。老头子天天叫我要多积阴德,所以我可是个善鬼。”张汉简让人将苏雪薇带下去方说。

    “真的?”修竹忙问。

    “当着前辈的面,我还能说瞎话不成。我这就用打鬼鞭抽你们一顿,以后别在我眼前晃悠。”张汉简说着就去看云草。眼见云草并没有反对,就拿出一根冒着幽光的金鞭,啪啪的抽困在魂网里的两只。

    “哇,好痛。”郭东忍不住喊道。修竹更夸张,直接抱着头乱滚。

    “痛就对了,以后还敢不敢跟爷做对呢?”张汉简满意的道,手下的鞭子抽的更快了。

    “不敢了,不敢了。”修竹大声喊道。

    张汉简抽了一会,终于累了,这才收了鞭子,跟云草告别后就走了。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修竹忍着痛朝云草道。若不是云草,张汉简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

    “举手之劳,无须在意。我还有事,就此别过。”云草朝他点点头就往仙人陵飞去。

    “老大,我们还打劫吗?”郭东爬起来道。

    “还打什么劫,张简汉他爹说的对,得多修阴德,不然那有人救我们。回城。”修竹意气风发的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