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左浩风
    黑夜中,一道炫目光芒“呼”的一声一闪即逝,如烟花般绚烂耀眼。秋叶与方天翊散发着两道不同的阴气,与那男子同时一触即退。

    方才交手的一瞬间,二人只觉得周遭的空气变得扭曲,仿佛被什么力量束缚住一般,化作两道气团打向了二人,因此,与男子的交手也只是一瞬间,二人便与之拉开了距离。

    “空气?”方天翊与秋叶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一丝震惊的意味。

    男子冷笑一声:“这么快就发现了吗?你们两个倒是有点眼力见,没错,就是空气,在我这里,空气就是我最有利的武器!”说着,男子平摊手掌,周围的空气开始变得实质化,呈现出一个个绚丽多彩的六边形漂浮在身边。

    秋叶注视着男子身边的六边形,双手缓缓抬起,两股黑色的火焰在手心燃烧跳跃,随后双手猛然合十,两道狐火“呼”的一声合二为一,化作一道黑色的火焰漩涡,朝向男子席卷而去。

    男子不慌不忙,抬手轻挥,所有的六边形如同被瞬间激活一般,在其面前瞬间组成一道屏障。

    “噗”的一声闷响,狐火漩涡直接喷在屏障上,男子手背向外随手一挥,屏障在狐火的进攻下,竟然是推着狐火反朝秋叶冲来。

    秋叶不退不避,双手发力,那狐火燃烧势头更盛几分,转瞬之间便将屏障包裹起来,看那架势,竟然逐渐将屏障燃烧殆尽。

    空气可以燃烧,秋叶在对战裴江虎之时,便用狐火取得过压倒性的优势,所以,对男子的空气屏障,他自然有着绝对的信心。

    对于秋叶的狐火能将屏障燃烧,男子也是颇感讶异,但马上也就想通了关节,双手抬起,无数的六边形纷纷朝向屏障飞涌而去,将燃烧掉的六边形及时补上,看那速度,比消减之势更快几分。

    那屏障以一个极快的速度不断重组,推着狐火转瞬之间已经来到秋叶面前。正待此时,一道人影闪过。

    “嘭!”的一拳势大力沉,直接将屏障打的瓦解溃散,连带秋叶的狐火也一股脑的击散。方天翊挡在秋叶身前,整个身体被一圈阴气组成的黑影所包裹,黑影高大魁梧,即便没有真身,也能看得出流线型的肌肉和硕大的拳头。

    打碎屏障之后,方天翊扭了扭脖子,活动着手腕缓步上前,每走一步,都会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他声音粗重的边走边道:“小子,听过大力吗?”

    那男子显然没料到方天翊能一拳打碎自己的屏障,不过看对方的样子,也猜出了个大概,于是冷笑一声:“这些个跳梁小丑,就不必招来了吧?对我是没有用的。”

    男子这句话让方天翊身上的大力鬼有些恼怒,咆哮一声狂奔起来,单手朝男子抓去。男子双手在胸前划过,手心张开,带出一排透明的六边形,随后一个个接连飞出,速度之快,如电光火石。

    “嘭嘭嘭”一连串闷响,所有的六边形一个个打在方天翊胸口,将其打的寸步难进,甚至包裹在他身上的那层阴气也已经凹陷了进去。

    “这个,叫做空气炮!”男子的声音突然传来,

    二人下意识的看了过去,但见男子双手并拢,手心向外,一道透明的光球已经形成,不待方天翊反应过来,“噗”的一声席卷而来,周围的空气伴随着这一式空气炮,传出尖锐的声响。

    “轰!”方天翊匆忙之间双手接住,一阵巨响传来,他脚下的地面因为用力过猛的缘故已经开始龟裂,身上的衣服也因为巨大的冲击力开始从袖口开始崩裂。

    终于,方天翊再也坚持不住,双手一软,空气炮直接命中他的胸口,但见他倒飞而出,胸口被这一炮打的塌陷了下去,明显是断了几根肋骨。

    “咳!”方天翊落地之后,一口鲜血咳了出来,只觉得疼痛难当,连呼吸都会要了自己的小命。

    秋叶没料到男子眨眼之间就将方天翊击败,侧脸看了一眼连呻吟声都不敢发出的方天翊,他也是又恼又怒。

    “别打了,你俩不是对手,我已经留手了,趁你还能动,把他带回去吧。”男子一击得手,也不着急继续对秋叶下手,而是好声好气的劝道。

    眼下方天翊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情况对于秋叶来说极其不利,他的决定很可能影响到二人的生死,即便他放手一搏,且不说胜负如何,便是方天翊的伤势,也不一定能坚持下去。

    秋叶沉默半晌,单臂一阵,浑身的狐火瞬间消散,冷声说道:“你叫什么?”

    男子瞧见秋叶的举动,也知道他是想保住他的同伙,于是冷笑一声:“怎么?寻仇吗?也好,省的你多费周折了,你记好了,天道,左浩风!小子,你这条命,是我给你的,如果再见,记得报恩哦。”

    说罢,男子缓缓退去,身形逐渐隐没在黑暗之中。

    秋叶这才匆忙调头,查看起方天翊的伤势。这一击,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强烈的气流凝聚成的空气炮直接命中其胸口,肋骨断了四根,胸口微微塌陷进去,并且皮肉也已经绽开,一片血肉模糊。

    方天翊的实力他是知道的,但举手投足就将他打成这副模样,他也是没有自信能短时间拿下左浩风,只能任其离去。好在左浩风对于协会还是比较忌惮,不愿惹麻烦上身,如若不然,今晚怕是都要留在这里祭天了。

    次日下午,送走了吕金山的李默言接到秋叶的电话,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一推门,正瞧见秋叶在照顾方天翊,脱口便问:“谁干的?”

    秋叶起身,示意别吵到方天翊休息,便于李默言来到了走廊,跟随行的陆诗悦打了个招呼后便轻声说道:“天道,一个叫左浩风的家伙,很强,一个回合便将方天翊打成这样,不过他对协会比较忌惮,没有下杀手。”

    “又是天道!”李默言沉喝一声,自从天道的人在学术交流研讨会上露面之后,便仿佛一股挥之不散的阴影,无时无刻,无处不在。

    秋叶又道:“封关死了,左浩风杀的。我们是在追击他的过程中被击败的。”

    “左浩风杀的?!”李默言惊呼一声,心底豁然明朗,如此一来,他便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阴阳鱼的消息,是林立交给封关的,而且也说的明

    白,他是被天道的同伙打成重伤。眼下左浩风身为天道成员找到封关,基本上可以确定,是为了阴阳鱼一事而来,至于封关有没有跟他透漏地图在自己的手上,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按照李默言的猜测,左浩风能痛快的杀掉封关,有极大的概率是封关将地图的事情交代了,如此说来,他现在应当是被最少两个天道成员盯上了,万古愁和左浩风。

    万古愁的事情还没有个眉目,这边又来了个左浩风。如果不是歪打正着的被姜灵仙解了万古愁的蛊,自己和陆诗悦怕是已经被万古愁控制起来了,而且,还有一个操纵傀儡的男子,虽然被马昌兴暂时击退之后还没有露过面,但也是个不安因素。所谓虱子多了不痒,多一个天道和多十个天道没什么分别,反正都是要找上门的。

    事情看起来并不复杂,可偏偏都围在了李默言的身边。万古愁很有可能是陆诗悦的杀父仇人,眼下盯上了自己。而左浩风将封关杀掉,又重伤方天翊,行政部肯定是要追查的,如果他知道了地图的事,那势必也会找上自己。

    略作思索,李默言还是决定先去一趟昆仑山。现在他的处境并不理想,敌在暗,他在明。就以他眼下的能力,无论是万古愁还是左浩风,随便来一个可能都会收了他的小命,所以,他也急需去瑶池搏上一搏。

    毕竟眼下太过被动,他还是迫切的需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因为他要的,不仅仅是自保,而是反击。

    自己的关系网并不复杂,可在实力上比起天道来说相差甚远,想要反击天道,就必须把自己身边的人也提升起来,所以这次昆仑山之行,他也是准备多带一些人。

    “李默言?你怎么了?”陆诗悦瞧见李默言失神,轻声问道。

    李默言略作犹豫后,低声说道:“其实我知道左浩风为什么杀封关。”

    “为什么?”秋叶马上问道。

    之后,李默言将阴阳鱼的事情告诉了二人,这两个人,他是完放心的,而且,他也将二人计划在了昆仑山之行中,所以,也是没有隐瞒的如实相告。

    陆诗悦听完之后,消化了好半天才缓缓说道:“这么说的话,左浩风应该也会找上你才对。”

    “没错,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很难与左浩风抗衡,方天翊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所以,我想咱们有必要去一趟昆仑山,如果消息属实,我们能捞得一些好处,或许能与左浩风他们斗上一斗。”李默言将自己的想法说出之后,带着询问的目光扫过二人。

    陆诗悦没有犹豫,当即道:“我肯定是要跟着你的,万古愁一天不死,我就要跟你一天。”

    李默言笑道:“呦,瞧你这意思,赖上我了?万古愁要是一直不死,你还跟我一辈子?”

    陆诗悦白了一眼道:“没心情开玩笑!”

    秋叶透过门上的窗户望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方天翊,犹豫半晌才道:“我也去,你说的对,我们现在不是左浩风的对手。”

    三人一拍即合,接下来,便是将剩余的同行人员确定一下,昆仑山,势在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