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死而复生的丹药?
    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是发出了这个疑问。

    这是目前为止,最合理的解释。

    “猛儿,你怎么那么傻啊!”

    一道竭嘶底里的吼声打破了短暂的寂静,望着王猛自爆的方向,顿时老眼纵横,痛心疾首。

    “不才。”

    无视众人的目光,张云漫步走到药不才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略显失望的道:“虽然你今天做得很好,决策也不错,但你要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有时候,哪怕一个小小的失误,都能让你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药不才心神猛地一震,面色一变,颤声道:“大哥,你是说……”

    “嗯。”张云微微颔首,却也并未再多说什么。

    药不才面色不太好看:“大哥,我错了,下次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他除了懊恼自责之外,也是一阵后怕。

    他明白,王猛只是为了活命,说出的任何话都是权宜之计,并不是真诚的要忠于自己。

    但他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今日若是没有大哥在场,在猝不及防之下,他不就死翘翘了?

    双手环抱于胸,张云眼眸转过,看向王令,淡然道:“王猛不是自杀,而是我杀的,你,有意见吗?”

    “没……没有。”

    王令嘴角剧烈的抽搐着,心中纵然有万千怒火和不甘,为了保命,也为了王家,就算张云杀了他最看重的王猛,这种时候,他也绝不敢造次。

    “你恨我吗?”张云的目光,依然是淡然如水,深邃如寒潭,就连王令这种身经百战的老狐狸,都看之不透。

    “不……不恨。”深深吸了口气,王令强忍着心中悲痛,几乎是挤着说出来的。

    不恨?

    张云灭杀了未来将会带领王家步入鼎盛时期的王猛,一辈子都将心思放在王家发展上的他,怎么可能不恨!

    “是不恨,还是不敢恨,你心里比谁都清楚。”

    张云顿了顿,缓缓道:“我杀了王猛,你心里必定会对我产生怨恨,既然怨恨,就会不忠,所以,你自杀吧。”

    张云那风轻云淡的言语,充满了霸道、锋锐、不可一世,更蕴含着不可置疑的强势。

    王家年轻一辈第一天骄王猛死了,虽说对王家造成了极大的打击。

    但,王猛死了,有老祖在,王家的根基和实力依旧在。

    可是如果老祖也死了,那么对王家所造成的伤害和损失,远远无法估量。

    王家绝对会从顶级家族,沦落到一线家族,甚至渐渐没落!

    慌了!

    王家众强者,这一刻是真的慌了,面色都是变得苍白起来。

    张云何等强大,在场所有人都非常清楚。

    想要谁死,不过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

    “张云!你别欺人太甚!”

    “今日我王令就算是死,也要从你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一直憋着无尽怒火,悲凉、憋屈的王令,终是忍无可忍,七星斗宗的修为,尽数爆发开来。

    以内所爆发的斗气,直接将周身范围内的一大片空间渲染,仿佛有令人心悸的血雾弥漫天际。

    “王令那小家伙彻底暴走了,不,他这是要自爆!”

    “斗宗之下的所有人,赶紧退出十里之外,快!”

    看着疯狂暴走的王令,长孙玉面色一变,瞳孔急剧收缩,赶紧提醒众人撤离。

    他看得出来,王令是被彻底逼疯了!

    狂暴的力量顿时席卷整片天地,顿时引来一片恐慌。

    不管是王家之人,还是神使殿这边的强者,都在第一时间远离爆发的中心,唯恐殃及鱼池。

    以此不难看出,一名斗宗强者的自爆,究竟有多恐怖!

    只怕到最后,整个圣药城的一大半,都将化为一片废墟!

    “有我在,真不知道你们慌什么。”

    张云傲立的身影,缓缓悬浮于空,他的神色,依旧是那样笃定而淡然。

    淡然的语声,就像是具备某种特殊的魔力般,竟令得大多数强者都是生出一种安感,悄然回眸,望着那道稳如泰山,不可一世的白衣少年身影。

    果不其然。

    就在下一刻,张云的身影动了。

    只见他缓缓伸出手掌,不紧不慢的朝着王令的脑袋,轻易的扣了上去。

    仅是一瞬间,以王令为中心,爆发的那些如同惊涛骇浪般的狂暴气息,在一瞬间消散,神使殿前的广阔广场,也是须臾之间归于平静。

    “有一级神使大人在,真不知道我们刚才在怕什么?”

    有人不禁摇头失笑道。

    长孙玉的嘴角,也是露出几分苦笑之意,

    感觉之前的担惊受怕,然多余。

    就连九星斗尊的李和风,一级神使大人对付起来,都不费吹灰之力。

    只有斗宗修为的王令,又算得了什么。

    跟一级神使大人比起来,他们这些所谓的当世巅峰强者,连根腿毛都算不上。

    说杀你就杀你。

    且不给你任何反击,甚至报复的机会!

    “不才,今后做人做事,都给我谨慎一点。”

    像是扔垃圾般,随意将王令的尸体丢到一边,张云转眸看向药不才,缓缓道。

    “是,大哥今天可是言传身教,给小弟上了一堂刻苦铭心的课。”

    药不才朝着张云九十度鞠了一躬,真诚且虚心。

    毕竟没有张云大哥,就没有他药不才今天。

    况且张云大哥还不仅一次救过他的命。

    于公于私,张云大哥,都是他这辈子最敬重之人。

    “长孙玉。”张云看向长孙玉。

    “小的在。”

    听到张云的召唤,长孙玉在第一时间闪现至张云身前,垂首恭谨,随时待命。

    “你有没有那种能让人起死回生的丹药?”

    解决掉神使殿的麻烦,张云自然是直接主题,道出此行的目的。

    “呃……”

    就算是身为六品炼药师的长孙玉,都不由被张云的惊人所问给问住了。

    只因以他的经验与见识来看,药神界中,好像的确不存在能让人起死回生的丹药。

    意识到自己形容得有些过的张云,笑着改口道:“放心,那人还没死。”

    “呼……”

    长孙玉长舒一口气,只要人没死,就都有救活的希望。

    略略思索了下,长孙玉开口道:“根据史籍记载,的确有一种丹药,几乎能让人死而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