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7章 护法
    借由此,安天伟越来越沉浸于对于过往经历的重新体味之中。

    人生永远不能重来!这是所有人的遗憾,但现在的安天伟,则用另外的一种方式,再重新的走一遍他自己的人生。

    同样,在这样的经历面前,如果没有带着先知的经验,面对选择的时候,还是会出现各种的偏差。

    人生只有一条正确的路可行,这条路会达到你人生的最高的巅峰,这就是人的潜力所在。当人在不断的成长之后,这个人生最高的巅峰也会随着潜力的成长而成长,直到有一天,人只一味的沉浸于追寻,而不是自己的成长时,人生最高的巅峰的高度也就永远固定了下来。

    人生最高巅峰的高度在那儿,想要直通到最高巅峰处,要求的是在人生的任何一次选择中,都必须做到最优和最正确!

    这是永远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每一次人生选择的机会,都是唯一性的,没有再来的机会;就算是因为机缘巧合而有了在同一件事情上第二次选择的机会,但这次机会永远不能取代第一次的选择。

    这就是所谓的人生的圆满。

    安天伟现在重新经历这些陈年旧事,所为的便正是这种圆满。

    安天伟的意识在重新走一遍人生路时,同样失败了很多次,想要将人生的每一次选择都做到最优和最正确,除掉你事先知道答案,就永远只可能存在着百分之五十的概率。

    但好在安天伟这一次的人生体验,是可以无限循环的!他每一次选择之后,都会在意识上留下一些痕迹,带着这些痕迹,安天伟终于在重走人生路的无限循环之中,错误越来越少。

    安天伟自己用意识在重寻着人生的圆满,监工办公室里的一帮人,却有点儿不明所以了。

    走过了第九十九遍人生路时,办公室里的人已经散去了。

    而此时此刻,距离安天伟失神才刚刚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张宾宇知道安天伟的状态,知道此时此刻的安天伟正处于一种很紧要的关头之中。

    碍于现在的安天伟的名字叫魏天安,张宾宇也不可能表现的过于在乎,那样就会坏了安天伟的事情。

    于是,张宾宇便假装接了一个电话,挂了电话之后,便指挥着陈亮等人,直接将安天伟架走了。

    弄的一旁的眼镜男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难得的是眼镜男竟然当着张宾宇的面,阻挡了一下。

    “张总,魏天安其实就是一个普通人,不知道张总为什么要架走他?”

    眼镜男的维护之意很明显,所以这也让张宾宇对这个眼镜男倒也高看了一眼。

    眼镜是什么性质的人,张宾宇一眼就看穿了,所以能让这样的人出面挡这么一下,都足以说明眼镜本质上还是一个挺不错的人。

    也正是因为眼镜的这一挡,才使得眼镜获得了一桩大机缘。

    所以说人生事就是如此,眼镜原本就是个将自己的小命看的比什么都重的人,不然也不会丢下咳嗽的老头自己先逃命去了。

    这样的人在明知道张宾宇势大的情况下还出面维护,所以无形之中自然就博得了张宾宇的好感。

    要知道眼镜男的这一挡,一个搞不好付出的就是生命的代价。

    在训练营这儿,可以说现在的张宾宇和班长就是天,就是法;想要谁死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都用不着亲自动手。

    “你先走开吧。我们对你的朋友没有恶意,但是我们的情报部门查出来这小子身上有一点事,我们需要核实一下。”张宾宇跟眼镜男解释了一下。

    张宾宇是什么人?现在训练营里不折不扣的大佬级人物!眼镜男除了诧异张宾宇会跟他解释原因之外,也就放下了心。

    “另外,我看你确实有点干事的底子。所以训练营这块的事情,我准备部放权让你去搞。你拿个方案出来。”

    张宾宇说着话时,跟随着一帮兄弟头也不回的走了。安天伟自然也被一同架走。

    眼镜男则呆愣的立于办公室的大厅之中,总感觉着有种被天上掉下来馅饼砸中的感觉。

    先前张宾宇所说的让魏天安和他共同负责训练营这一块,眼镜男其实非常清楚,这么大的摊子,安天下集团的人不可能真的完交给他来搞。

    张宾宇当时也只是口头上说了这么一句话罢了,眼镜男心中是有这种渴望的,但他却一直感觉着不真实。

    现在张宾宇让他拿方案,这才是真的脚踏实地了,这是真的要放权让他搞的节奏!

    眼睛男这边欣喜若狂且不说,安天伟那儿继续在意识里重走人生路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而距离他将自己走过的这些人生路达到圆满的程度也越来越近了。

    于是,在安天伟的身体外面,有一道一道若隐若现的气息缠绕了起来。

    这些气息开始时只是一种气息,随着安天伟接近圆满的程度越来越高,这些气息也渐渐的由虚转实,变成了一道一道的丝线缠绕在安天伟的身体外面。

    此时此刻,张宾宇已经将安天伟严密的保护了起来,由张宾宇亲自出马,在安天伟的屋子外面当起了值守之人;

    张宾宇能感觉的到,安天伟这会儿非常关键,来不得一丁点的马虎和错误。

    这是最内层的防护,而在张宾宇之外,还有着陈亮和华虎布置出来的第二道和第三道防护。

    张宾宇觉得还是不放心,给正在训练营里指挥搜索不法之徒的班长也叫了过来。

    “小安子的情况很特殊,我们必须放下手里一切的事情,给他护法。”张宾宇神色凝重的说道。

    班长看了一眼安天伟所在那房间紧闭着的门。

    虽然那间房的密封相对较好,但由房间里透出来的一丝丝气息,则让班长也不仅心惊。

    “这是法则?”张宾宇有些惊疑不定。

    班长摇了摇头,道:“这种气息比法则的气息更加强大!我明白了,将最精干的人,部调集于此!”

    一道一道以安天伟房屋为中心的守护防线迅速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