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口
    苏尘一瞬间呆住,身肌肉僵硬,就好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整个人身子挺直,不可思议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帮自己解决生理问题的楼以潇。

    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能够为自己做这些事情。

    其实……

    这种方式的解决问题,在感觉上并是多么的爽,但是为什么这么多男人还对这种方式趋之若鹜呢?

    原因应该就是这种方式可以给男人极大的心理满足。

    看着往日里高高在上的女人,如今跪在自己的面前,然后帮自己做那种事情,把自己卑微的低到了尘埃里。

    如果,再把女人的头往下按,那种心里满足会更大

    苏尘并没有那么做。

    只是呆呆的看着楼以潇在自己的面前鼓弄!

    不时的发出一些让人想入非非的声音。

    “你……”苏尘最终还是呢喃了一句,他不敢张口,毕竟这种感觉让他有些把持不住。

    “唔,别出声,不然我后悔了你可没地哭去,好好享受吧,可不一定有下次了!”楼以潇用牙齿轻轻的咬住苏尘的身子,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如果你不理解,那就当做是我神经了!”

    楼以潇说完便是更加卖力的工作。

    她的动作很是生疏,甚至好几次牙齿都弄疼了苏尘。

    她的动作很是僵硬,说实在的出了心理上极大的满足,在生理上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她的动作明明很古板,只是上下,但是却一句装作轻车熟路的样子。

    苏尘的身子不动,感觉到从楼以潇口中传出来的那一股温热,湿润……

    一时间房间里安静的只剩下两人的世界。

    最终,苏尘没有忍下去,在空中无处安放的手按在了楼以潇的脑后。

    然后随着楼以潇的动作,开始把楼以潇用力的按了下去。

    “唔……”

    楼以潇一时不查被苏尘弄了个措手不及,然后苏尘的手没有松开,而楼以潇也挣脱不了。

    然后……

    五分钟后,楼以潇哀怨的白了一眼苏尘。

    “谁让你出来的!而且还……”楼以潇继续用水杯漱口,总是感觉自己的嘴里还带着一股腥味,而且还,差点就这么吞下去了。

    “我不想出来也不行啊,是你先勾引我的!”苏尘也很无奈,这女人都已经漱口五分钟了,有这么夸张吗,“再说了,电视里不都是放映的,女人很是喜欢吃那个东西,听说,那个东西还可以美容!”

    “胡扯!”楼以潇立刻反驳,“男人的那个东西里面,主要成分是水,还有脂肪、蛋白质颗粒、色素颗粒、卵磷脂小体、酶类、果糖,而这些东西没有一样是可以美容的,再说了,就算是美容的东西,吃进肚子里还怎么美容,你们男人啊,就会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还感觉自己多么的高尚!可以美容的话,你们怎么不吃!”

    “……”

    确实,对一个美容院的老板说美容,自己有点班门弄斧了。

    不过,楼以潇在看到苏尘那发愣的面容之后,噗的一下又笑了出来。

    “怎么样,有什么感觉,现在他答应了吗?”

    楼以潇的脸色有些绯红,用手指了指苏尘的那个地方。

    刚刚苏尘不是说他的那个东西不答应的吗!

    “还行!”苏尘很是满足的说道。

    “呸!”楼以潇轻轻的啐了一口。

    “要是能够看着你吞下去,就更满足了!”苏尘厚颜无耻的补充了一句。

    “呸!”楼以潇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红着脸再次啐了一口,“不过,下次说不定就会吞下去了!”

    “下次?”苏尘立刻又来了精神,“下次是什么时候!”

    “看心情!”

    “那你心情好的时候还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呢!”

    “为什么要告诉你,这才刚给你解决完了呢,又想着下次了?”

    “解决完了是不错,可是……”苏尘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然后一下子掀开自己的衬衫。

    “啊……”

    楼以潇一下愣住了。

    原本她帮助苏尘解决完了问题,那个东西已经软绵绵的了,可是现在……

    怎么又起来了?

    “你……”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尘。

    “人家不是说,做完一次要间隔好久才能……有反应的?”

    “人家说?人家是谁?”苏尘笑眯眯的看着楼以潇,“你别忘记我是中医,我自己的身体自然要调理我!现在怎么办?”苏尘指了指自己那昂首挺胸的兄弟。

    “凉拌!”

    “哎,你不能不负责啊!”

    “呸!”

    看着害羞,红脸的楼以潇,苏尘的心里再一次得到了满足。

    苏尘也知道,以楼以潇的脸皮,能够做到这一步她已经很知足了。

    只是,这个女人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忽然这么放得开了!

    “时间不早了,早点去休息吧!”楼以潇感觉自己在苏尘的面前脸色越来越烫了,而且苏车看自己的眼光也是越来越热。

    感觉,再这么下去真的会出事。

    苏尘似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点了点头。

    “去吧,早点休息!”

    说完这句话,苏尘自己倒是用手捶着自己的肩膀。

    今天帮助那孕妇接生,然后又在酒店伺候了叶希一通,即便是苏尘也是感觉到肩膀一阵酸痛。

    原本楼以潇是打算去睡的,结果看到苏尘自己揉着自己的肩膀,有些于心不忍,披着浴袍又走了回来。一声不吭把沙发收拾了一下。

    “过来躺着!”

    苏尘看到楼以潇的动作,眼神亮。

    难道她想开了,想再次帮自己解决问题?

    这还犹豫什么,苏尘立刻起身,按照楼以潇的要求仰面躺了下去。

    苏尘躺下去,楼以潇也是走了过来。

    “放松,不要紧张,身体尽量的放松!”楼以潇说着,然后便是把脚上穿着的拖鞋脱掉,同时也爬到了沙发上,跪在苏尘的身边。

    苏尘心里有些激动,这些还用你教我?嘿嘿嘿……

    能够得到这样的美女的服务,真是自己上辈子积德了。

    楼以潇抬腿迈过苏尘,成骑位,骑在苏尘的腰上。

    “你不要动,我来帮你捏捏肩!”楼以潇说着便是搓了搓手,去按住苏尘的肩膀。

    “捏肩?”苏尘再一次愣住了。

    不是,这怎么变成捏肩了,自己裤子都脱了,你爬到自己的身上,然后告诉我,你是来捏肩的?

    “是啊,要不你以为干什么……”楼以潇翻了翻白眼,身体一动,忽屁股却是碰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啊,你该不会是以为……”

    “是的!”苏尘很是诚实的点了点头。

    “流氓啊你!”楼以潇真的是要被这个家伙给弄无语了,上脑了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