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追寻(第1/2页)
    沐子晏收回砍向言欢脖颈的手,顺势接住了她软倒的身子,满面俱是愧疚,抱着她站在当地,久久未动。

    火光映着她宛若沉睡的面容,肤白若瓷,睫毛纤长,呼吸匀净,美得动人,也美得让人难舍难分。

    他的声音仿若耳语,有不舍,也有无奈,“阿欢,对不起,我宁愿你怨我怪我,也不愿将你置身于危险之中。你和先生他们一起走才是最安的。”

    杜渲走到他身边,低唤了声,“殿下。”沐子晏明白是在提醒他起行。他认真地端详着她的面容,仿佛要把这一切都深深记住,“你要好好的,莫让我担心。相信我,我很快就会追上你,等我------”

    昏迷的言欢仿佛感受到了什么。。眼角慢慢渗出一滴泪。沐子晏怔怔地看着,心似乎都揪到了一起。他轻轻低下头去,虔诚地吻在那滴纯净剔透如水晶的泪珠上。

    言欢忽然就醒了过来,恍然觉得正躺在马车上。眼前最后的画面依稀是沐子晏带了愧疚与不舍的面容,脑海中兀自回荡着一句,“等我------”。

    她心中蓦地明白过来,是沐子晏为了不让她跟他一起去冒险,偷偷打晕了她。

    她心中腾起一股怒气,他以为这样就可以阻住她的脚步吗?她猛地坐了起来,只觉得一阵头晕。旁边有人扶了她一把,是梁老夫子。

    “先生,”言欢抓住他的衣袖,“阿晏他们是不是已经走了。”梁老夫子默默点头。 。“不行,我要去追他。”言欢说着便要起身。梁老夫子按住她,“他们昨夜就已经离开了,咱们也已行了一夜,现下大家都在歇息。”

    “已经过去一夜了?”言欢惊诧莫名,这才发现外面已是天色大亮。她竟然晕睡了这么久,一整夜的时间,足够令他与她越来越远,远到无法触及。她该怎么追上他?

    她恨恨地一捶身下,突然伸手一推车门,便要下车。车旁立时闪过一个人来,躬身行礼,“言公子。”竟是姚铛。

    “怎么是你?”言欢疑惑道,姚铛恭恭敬敬,“是公子专门将属下留给言公子差遣。”“那好。轻碧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言欢喜出望外,“你快带我去找他。”

    姚铛退后一步,“属下不敢,公子临行前吩咐了,若是言公子有个什么闪失,就会重重治属下的罪。”言欢语塞,沐子晏的这一手,既留了个人给她用,护她安,又钳制她不能擅自行动。

    她又气又无可奈何,他步步都算好了,却不去算她会有多担心他的安危。

    她看了姚铛一刻,面上忽然浮起个笑意,“好,我知道了。”说罢,将马车门阖上,人又退了回去。

    言欢闭目靠在马车壁上,看上去像是在休息,实际上脑中在飞速的想着对策。她是非去寻沐子晏不可,若是轻言放弃她就不叫言欢了。只是,她先得做好盘算,该怎么离开,该怎么寻人。眼下她时间不多,每拖一刻,沐子晏那边不知会遇到什么,她心急如焚。…,

    梁老夫子下车松乏去了,车上只余下她。她突然睁开眼来,不对,车上还有一个人,只是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忽略掉了。那个人就是凉洲都司的都指挥使孙梦符,他受了伤,寸步难行,此刻正躺在一旁歇息。

    言欢眼睛一亮,这一路走来的行进路线,都是熟悉凉洲、熟悉武威山的孙梦符在一旁出谋划策,她放着好好的资源不用,凭白自己瞎想什么。

    “孙将军,”言欢向着卧在一旁的孙梦符深施一礼,“在下有事请教。”

    隔了一刻,言欢下了马车。此刻,她面上不再是方才那种惶然无计的神情,而是容色淡漠,令人捉摸不透。

    姚铛见她下车,一脸紧张地看着她。她却不去理他,自顾去扫视了一遍周遭。

    此刻。。他们正停在一处山谷的入口。入目所见,除了青黑色岩石,便是皑皑白雪,间或有枯黄的衰草,望去一片萧瑟凋零。

    许是奔波了一夜,人马都已累极。众人或倚或靠,都在闭着眼假寐。

    言欢看到了无所顾忌地躺在地上的颜清逸,蒙着头睡得正香。旁边是她昏睡之时与他们悄然汇合的虞子衡,也闭眼沉睡中。还有祁暮云,抱着手臂靠在一块岩石上,即便是睡着,也是规规矩矩的样子。而众人所乘的马匹则三三两两地聚集在山谷入口周边,有的打着响鼻,有的低头拱开积雪寻那下面的干草来吃。

    假使她要走,现在正是时候。

    言欢放轻步子,小心地绕开休憩的众人,走到那些马匹之前。姚铛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后。

    眼见远离了众人。 。言欢方转过身来,看着姚铛静静道:“我不瞒你,我现在便要去寻阿晏。”姚铛脸色一变,刚想发声,言欢摆了摆手,止住他的话头,“你家公子既然让你跟着我,你就得听我的。否则,你还是回你家公子身边去吧。”

    她看上去分明就是个身姿纤细的少年,但当那目光沉静得不带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