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捡”了个大便宜(第1/2页)
    孙家兄弟从山坡往下走,兴高采烈地走在北山通往市区的道路上,激动得都忘记打车了。

    孙子强打着手机,说:平头哥,摆平!哈哈——你说巧不巧,正好碰到这小子开车出去,我哥俩立即跟上——他确实是发现了,但甭想甩掉我俩——我俩是谁?江湖上也有——不是——关键是和平头哥闯,我俩可长能耐了——根本甩不掉,被我们在北山后坡逼停了。

    一直侧耳听着的孙子豪向弟弟伸大拇指,孙子强脸上乐开了花。

    刘国川却一脸苦相,呆呆地站在北山后坡,用纸巾擦脸上的血。

    出生于1978年5月2日的刘国川也已经进入不惑之年,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情况。。脸痛又心痛。突然,他好像突然明白过来了,自言自语道:要听话——要听话——这是要下死手啊?他么么的!

    …………

    十拿九稳的五福和三蛋正坐在市区开往北山的公交车上,在脑海里一遍一遍设计着见到“二五八七”后如何出手的场景。

    三蛋突然问:五福,老大让收拾“二五八七”,是不是和那个圣旨金尊有关?

    五福在座底下踢了他一脚,压低声音说:闭嘴!

    三蛋也意识说漏嘴了,四下瞅瞅没人注意,吐了吐舌头,扭头不再正视五福。

    向窗外看风景的三蛋首先发现了孙家兄弟,赶紧拉五福去看。

    孙子强还在眉飞色舞地打电话。

    五福心里咯噔一下。 。对三蛋说:坏了!养孩子让猫——不是——是让狼叼去了。

    三蛋茫然地看着五福。

    大步流星走着的孙子强兴奋地说:位置差不了,左眼眶——老大的话就得当炮听!对——要听话——说了,重要的事说三遍。还有啊,我哥俩还“打一送一”给他右眼眶也挂上彩,让他印象深刻——

    五福瘪茄子了。

    在北山附近公交站点,五福拉着三蛋下车后往市区方向走。

    三蛋不解,问:五福,到北山后坡还差一站呢。再说,你往回走干啥?

    五福:你的眼睛是用榆木疙瘩车出来的珠子吗?没看见孙家那俩死小子从北山下来吗?瞅那张狂的样。牧人霖汐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他么么的肯定是得手啦!

    三蛋:你是说他俩把“二五八七”干啦?

    五福:肯定啊!傻子都能看出来啊。

    三蛋:那——是谁走漏了风声?

    五福停下来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三蛋,三蛋不知所措。

    五福认真地说:三蛋啊三蛋,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啊。还仨蛋子?你说,你多出一个蛋有啥用?是不是大脑转移的?

    三蛋:你他么么的才比别人多个蛋呢!我是“三蛋”不是“仨蛋子”!我在家排行老三。

    五福:那你大哥叫一蛋,二哥叫二蛋?

    三蛋:错,我大哥叫大牛,我二哥叫二狗!

    五福冷笑了一下,说:你脑子问题的根儿我找到了,强大的基因啊!…,

    三蛋刚想反驳,五福手机突然响了。

    五福接听电话,笑着说:平头哥——

    郭凡在电话里说:你和三蛋回来吧,那事儿让孙家兄弟俩办了,相当漂亮,新鲜血液就是不一样啊,你们这些老血要向子强、子豪多学习啊。

    “好的,平头哥,我们一定听话。”五福挂断了电话,不是好眼神地盯着三蛋,又说,“现在看和‘蛋’没关系,是他么么的和你人性有关系!”

    三蛋惊讶,反问:怎么又扯到人性上了?

    五福:这俩孙子是不是你介绍来的?这不是引狼入室是啥?养孩子让猫叼去还有救,要是让狼叼去,彻底完犊子!

    三蛋:和我喊啥?就和我耍能耐。那你刚才咋不和平头哥说,是咱们设计把“二五八七”约到了北山后坡——

    五福:我问你,养的孩子让狼叼走了。。你是怪狼呢还是怪看孩子的人?我要是那样说,只能让平头哥认为我和你一样蠢到家啦!就是这样的,就算把圣旨金尊放你眼皮子底下,你也得当成瓶起子扔喽!

    五福撇下三蛋就走,三蛋站在原地挠脑袋。

    …………

    傍晚时分,在广场上钟成和一位叫明月的老太太聊得开心,关系也很暧昧。

    钟成细声细语地说:我去给你买冰激凌吧?

    明月嗔怪道:都这大岁数了?不吃那玩意儿。

    钟成贱贱地说:在我眼里,你就是小姑娘。

    明月脸红了,说:老不正经的。

    钟成:俗话讲,老要张狂少要稳。为什么呢?应该不正经的年龄,我们放不开,可以放开的时代,我们又到了沉稳的年龄。现在啊,我就不正经了,咋也比那些假正经的人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