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淦,昨天的串串吃的有点辣,晚上出去骑行凉到了,今天想死……(第1/2页)
    星海坊主的攻击力量很大,伞在对方手中完不是一把雨伞,反而有点像是开山斧一样,势大力沉的向着绯村薰的头部就劈了过来。

    “有意思,阿银。”绯村薰喊了一声,坂田银时立刻就把自己的洞爷湖扔了过去,这个时候绯村薰才开始格挡,看上去似乎慢了一些,但是却后发先至,已经挡在了雨伞的必经之路上。

    星海坊主就算知道自己的攻击会被对方防住,但是依旧狠狠地砸了下去。

    力量很大,在接住对方的攻击的一瞬间,绯村薰就判断出来自己可能对于对方的力量还是有一点小瞧了,双手持刀变成单手持刀,对方的力量顿时泄去一大半,但是对方的雨伞还是向着绯村薰直直落下。

    绯村薰却已经轻巧的躲开,同时另一只手则是抓向了星海坊主,然后向着自己的方向一拽一顶,拳头就打在星海坊主的身上。

    “触之必碎,二重劲!”

    星海坊主登登登向后倒退几步,所有人都注意到对方似乎是有呕吐的样子,但是因为围巾遮挡着不知道是不是吐血了,可是那股血腥味,看来是了。

    “有意思的拳法。”星海坊主开口,是很浑厚的男声,听上去就知道对方因该是那种大山一样的男人,厚重而坚强,“这样就不用放水了。”

    “嘭!”脚下的地板直接碎裂,碎石擦到周围的纸张上瞬间就燃起了熊熊大火,绯村薰则是向旁边一撩,一把雨伞就像是从空间之中突然出现一样,力量极大,可是却被绯村薰的刀带的偏离了方向,向着上方,直接打在了天花板上。

    而绯村薰则是趁着对方的身形被带飞,向前猛的踏出一步,地面没有任何的碎石飞溅的样子,但是刀却快如闪电,拔刀斩依然来到了星海坊主的面前。

    “嘭!”星海坊主很干脆的放弃了自己的雨伞,双手挡在胸前,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星海坊主脸色不变,整个人向后就飞了出去,直接撞塌了一面墙,只不过仅仅是一瞬间,对方就再一次冲了出来,双手呈现出不规则的扭曲状,但是就在冲过来的过程中,则是在迅速的恢复。

    “有些时候还真是羡慕夜兔族的恢复能力……”绯村薰则是舔了舔嘴唇,“我可是已经好久没有遇到合格的沙包了。”

    再次在地上猛地一踏,速度比对方还快的冲了过去,星海坊主的手臂还没有完恢复,只能够是一脚踹向了绯村薰。

    “这一脚不给力啊。”绯村薰却像是打high了一样,身形晃动让对方的脚掌擦着自己的身体过去,一刀又是狠狠地砍在对方的腿上。

    只不过这个时候星海坊主的手就已经彻底的恢复了,单手向着绯村薰抓来,绯村薰不躲不避,同样抬起一只手。

    二重劲!

    但是出乎绯村薰的意料,因为对方的攻击竟然也是二重劲,同样的拳术,完的不分胜负。只不过真的是不分胜负么?绯村薰的嘴角挂起来嘲讽的笑容,因为二重劲如果真的发展下去,可不仅仅只有二重。手掌如同抽风一样的极快变化着拳头和掌,一瞬间就算是以星海坊主的眼力都没有看出来对方究竟是打出了多少次攻击,拳头上的力道被对方轻易的打散,手臂再一次扭曲变形。

    不仅如此,别忘了绯村薰挥下去的刀,就算是只有单手的力量,也是足够强了,至少对于星海坊主的腿来说,一瞬间腿上就传来轻微的声音,虽然说不至于骨折,但是还是骨裂了,虽然一瞬间就能恢复,可是还是相当的疼啊!

    似乎也是被疼痛勾起了深藏在内心深处的嗜血本能,星海坊主的攻击更是增添了一份凌厉,如同野兽一样,但是却又少了几分优雅和温和,变得肃杀起来。

    “我说这两个人不会打出事吧?”志村新八看着已经可是算是灾难现场的场景,这玩意自己等人不会就是灾难片里面最常见的那种路人甲吧?突然掉下来一块石头,然后自己就被砸死了,看着地面都在震颤,他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啊。

    “放心吧,就算是出了事,师姐也能够给他救回来的。”坂田银时对于绯村薰完是无条件信任,毕竟,这是一个自己从来都没有见到对方输过的可怕女人啊。

    “爸比可不弱,阿银,说不定薰姐姐真的会输。”和坂田银时差不多,神乐对于自家老爹的厉害也是相当熟悉,绯村薰在她看来虽然强,但是也不至于说能够和自家老爹相抗衡。

    “你老爹输过么?”

    神乐一愣,然后点了点头,怎么会没有,要是没有的话,他的那条胳膊又是怎么没的,是的,星海坊主只有一条胳膊,那条胳膊正是被神威扯掉的,神威当年还是一个熊孩子,为了能够超过自己老爸,选择了夜兔一族的传统,弑亲,而对象自然就是星海坊主,说是大意也好,还是对于孩子不忍心下手也好,最后的结果就是星海坊主丢了一条胳膊,神威踏上了旅程,所以星海坊主并非是不会输的,至少那一次算是他输了。

    “可是师姐没有。”看着神乐呆愣的样子,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