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妈妈去哪儿了(第1/2页)
    女孩儿吓的哇哇大哭,从乱坟间爬起,找不见妈妈在哪儿?发疯的往家的方向跑,一路上摔的鼻青脸肿,总算是跑回了人住的地方......

    回到家里,妈妈并没回来,她挨家挨户的求救,村里人听她说完,马上就报警了!

    所谓的张庄第五大队,是当地人的笑谈,中国农村,尤其是北方,都分几个大队,张庄有四个大队,所以第五大队,自然是埋死人的地方。

    警察来了,了解了下情况后,就带着孩子又回到了坟场,指证勘察,周围很快围了一圈看热闹的村民,那坟的主家也来了。

    仔细盘问下,孩子一五一十的交待着昨晚发生的事,警察们听完后都觉得不可思议,人家坟茔主家的人,更是难以置信!

    主家交待,这坟里埋的,是人家的前妻,确实是因为难产死的,但年轻小伙子的说法就离谱了,还什么儿媳妇婆婆的,人家妈的活的好好的。

    女孩儿哭着说,自己娘还在坟里困着哩,让警察叔叔帮忙,把坟给挖开,救她娘出来。

    面对这个要求,警察觉得不可理喻。倒是,人家主家很明理,见孩子哭的这么伤心,那接生用的白瓷盆确实扣在自家的坟上,同意挖坟,他们也想知道,这坟里到底日怪了什么猫腻?

    主家愿意挖,这事儿就好办多了,人家自家挖坟,警察跟小女孩儿在一旁看,村民们更是兴趣盎然,谁都想瞧个新鲜。

    找来几个伙计,一锹锹一镐镐,坟给剖开了,棺材板子揭开后,里面是一具高度腐烂的女尸。

    恶臭盈天,把周围人都给熏退了好几米,主家踩在坟头上一看,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那正是自己的前妻,微鼓的肚子里,是胎死腹中的孩子,已经烂成汤儿了......

    小女孩儿壮着胆子凑向前,惊恐害怕之余,她也看出来了,那不是自己的妈妈,可...妈妈去哪儿了?她连惊带怕又哇哇的哭了起来。主家跟警察解释了解释,这又把坟给重新填好。

    此一番,小丫头总算死心了,坟里没妈妈,可...妈妈在哪儿呢?平白一个大活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面对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警察能咋办?只能先把那沾着黑色秽物的白瓷盆儿拿回去化验,看看那散发着恶臭的物质究竟是啥?

    案子就这样告一段落,陈小手再没回来,偌大的家里,只剩下丫头一个人。

    当是时,二叔正在附近村子里收宝,跟几个摸金的伙计讨价还价。

    要说这宝物,国家文物和古玩藏宝之间的界限很模糊,哪些东西摸的,哪些东西摸不得,那个时候也没个准确的说法。

    对于像商周,先秦时期的青铜器,如编钟,铜炉,戊鼎之类的,那肯定是文物,碰一下,一百个脑袋也不够枪毙的。

    但普通的,考古价值不是很高的东西,如乾隆的扇子,唐伯虎的字画,宋朝的瓷器,玉器等,这些...则完可以纳入收藏古董的范畴。

    祖传的东西,也不一定都在子孙手里,有些恋物不舍的老家伙,会带到坟中去,如此一来,那些土夫子盗墓贼,挖些老百姓的小墓,弄点东西换俩钱花,倒是也可以理解。

    一天夜里,二叔谈成了一笔生意,正和俩伙计喝完酒,摇摇晃晃的回村里,看见一个小女孩儿发疯的迎面跑来,见到二叔他们,一阵嗷嗷惨叫般的求救!

    “叔叔!救救我!”孩子撕心裂肺的叫着,那声儿都不对了。

    二叔一愣,赶紧上前护住孩子,问道:“丫头咋了?发生啥事儿了?”

    “我家闹鬼!我家闹鬼!”孩子哭喊着,身子触电一样的抖。

    “闹鬼?”二叔倒抽一口凉气,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俩伙计。

    这俩伙计,都是道儿上的摸金贼,而那求救的小姑娘,正是陈小手的女儿。

    “咳!世上哪有鬼?丫头,你不要胡说,”俩盗墓贼中,年纪大的,绰号叫鬼三儿的家伙笑道。

    “真的有,就在我家,呜呜呜!”女孩儿哭着,情绪已经崩溃了。

    鬼三也瞅着孩子可怜,苦笑了下,让她把具体情况讲一讲。

    女孩儿胆怯抽泣着,向我们讲述了家里发生的事。

    之前陪母亲接生的怪事,这两天村子里传的沸沸扬扬,我们多少也听闻了一些,没想到,眼前这就是那家的孩子!

    小丫头说,妈妈没回来,她每天夜里都害怕的要死,这都好几天了,一天好觉也没睡过,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她缩在被窝里刚要入睡,突然感觉...屋顶上,像是有什么细碎的东西,掉了下来,落在她头发上......

    她猛的一惊,抬起头,屋顶什么也没有,然而这个时候,却听见上面儿...一声声轻微的撞击传来。

    “咚...咚...咚,”女孩儿吓坏了,紧紧的蜷缩成一团,惊恐的盯着天花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