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变得鬼气森森(第1/2页)
    晏衍匆匆赶回京都,又悄悄的走了,悄无声息。

    奉凌汐的日子变得忙碌起来。

    蒲生的账册已经清算出了一部分,但是只是这一小部分清算出来的数额都让奉凌汐惊到了。

    数十万的银子不翼而飞,难道谷夫人是吃银子的吗?

    而且蒲生指出来,每年谷夫人都没有停止过从这些商铺中把账抽走。

    这一年年的银子叠加将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可是这笔天大的银子去了哪里?

    谷夫人一个三品文官的夫人能花多少银子,就算宅子渡上一层金也用不了这么多钱吧?

    “流星,你去查谷夫人,我总觉得能把谷夫人查透彻了,很多谜团都能解开了。”奉凌汐眯了眯眼。

    晏衍的姨母前后对晏衍的态度变化太大。

    晏衍嘴里的姨母是一个一心为了他而行事的温柔女子,对晏衍亦有救命之恩。

    但是,奉凌汐所看到的谷夫人却是一个功利心十足,对晏衍颇多算计的人。

    这两人能是一个人吗?

    这个疑惑在奉凌汐的心底越来越大。

    “龙依,你能想办法找张前淮南王妃的画像回来吗?我有用。”奉凌汐斟酌一番后,做下一个决定。

    龙依沉吟一会,建议道:“在淮南王府就有前淮南王妃的画像,但是姑娘不想让人知道姑娘还在京都的话,我们最后不要接近淮南王府。

    那里有晏世子留下的人手,而那些人手中不知道有没有是上面那位安排的,那些人每个都是人精,属下怕露馅,但是有一个人能帮姑娘把画像取出来。”

    奉凌汐眸色一动:“你说的流风?”

    龙依点头:“姑娘放了流风多次,看姑娘的意思,流风并不会伤害我们,何不给他个机会?”

    奉凌汐正在犹豫。

    她知道龙依在给流风求情,是因为龙玖。

    只是,她不确定流风心底的天平会倾向于谁。

    “你这样,让龙玖去找流风,画像回来的时候把尾巴扫干净。”

    听到奉凌汐松口,龙依顿时喜笑颜开,找脸谱帮她乔装打扮一番后悄悄去见龙玖了。

    到了傍晚十分,龙依便把画像给奉凌汐拿了回来。

    奉凌汐听说过很多关于前淮南王妃的传说。

    有说前淮南王妃长得出尘脱俗的,有说前淮南王妃性子温柔可亲的,有说前淮南王妃饱读诗书的,有说前淮南王妃天下第一美的……

    总之,当奉凌汐打开画卷的时候,入眼的仕女图中,那嫣然一笑的美人栩栩如生,好像要从画卷中一跃而出。

    看着画卷,奉凌汐才知道,传言中形容前淮南王妃的词汇是多么的生硬。

    画卷中的美人肩若削成,腰如约素,眉如翠羽,肌如白雪。

    五官精致,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身穿一袭素锦宫衣,外披水蓝色轻纱,微风吹过,轻纱飞舞,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灵气。

    似误落凡尘沾染了丝丝尘缘的仙子。

    奉凌汐原来想过

    能生出晏魔头这么俊美的儿子,娘亲一定是极美的,但是何曾想会这么惊艳,怪不得先淮南王妃都仙去了这么多年,皇后还会心中介怀这么久,只是那样美好的人,却香消玉殒了……

    脸谱被喊了进来,奉凌汐指着前淮南王妃的画卷问:“你能帮我把妆容易容成这个样子么?”

    脸谱看了一眼前淮南王妃的画像,而后迟疑的点点头:“不求精细的话,还是可以的。”

    奉凌汐无所谓的点头:“反正是晚上去,精细不精细的谁能看出来。”

    晏衍在离京的时候,早已交代过脸谱,以后他归奉六姑娘管。

    现在见奉凌汐执意要乔装成晏主子的娘,虽然心有疑惑,但是脸谱胜在是个实干型,话不多,领导吩咐下来就是干。

    一阵捣鼓之后,奉凌汐再换上画像上那套龙依找来的素锦宫衣, 披上水蓝色的轻纱,整个人骤然仙气了不少。

    奉凌汐想想,这样有些不对,她把头发揉得凌乱了一些,在眼眶下 涂抹了褐灰色,眼睫处涂上猩红的颜料,在把唇上的色泽抹成灰白色,在看镜中的人。

    刚才还有些仙气的人儿现在已经变得鬼气森森了。

    龙依看奉六姑娘把自己折腾成这副样子,顿时好奇不已:“姑娘,这是要做什么?”

    “去吓人去。”奉凌汐看看屋外的天色,只能三更天再行动。

    龙依自从跟了奉凌汐后,这沉稳的性子被奉凌汐带着一天比一天跳脱,现在看奉凌汐有这么好玩的事情,顿时眼巴巴的看着,意思很明显,姑娘带属下去吧!

    奉凌汐看了眼龙依,随即灵机一动,她提起笔在画布上画下坝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