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9章 你,要做什么?(上)
    天空中!

    “承让!”

    和下方人群的激动不已和尖叫连连不同,看着面前的风道虚,雷族双子等百位天骄,炎绝空脸上毫无任何获胜的喜悦之色,只是抬手,然后点头说道。

    风道虚,雷族双子等人不过是动用了十分之一的力量,并且当中还有不少人连十分之一的力量都没有动用,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打败他们,更多的是形式。

    他们出手,也更多的是为今天订婚大典造势,烘托气氛而已。

    所以,此战获胜着实是没有什么可高兴的。

    当然,压力还是有的,因为终究是一人对百人,哪有那么简单?一个不留神,是真有落败的可能。

    风道虚,雷族双子等人都是没有说话,皆是转身,离开了白色大道,重回紫玉阁楼当中,留下炎绝空,紫尘霄独自留在白色大道之上。

    “第二关,是你亲自出手?”炎绝空望着紫尘霄,开口说道。

    “是!”紫尘霄开口,微笑而道,“而只要你能过得了我对你的这一关考验,你就可以继续向前,然后和我妹妹订婚了!”

    “好,这一刻其实我也等很久了,而虽然不是你的本尊的亲自到来,只是次身,但,也足够了!”炎绝空当即点头,然后开口说道,声音虽然平静,可当中却是战意盎然。

    “请!”紫尘霄淡笑,抬手说道。

    “请!”炎绝空亦是开口,目光当中精芒暴射,点头说道。

    下一息!

    “轰!”

    天空中的两人皆是自原地消失,然后就轰然重重的撞击在了一起,激扬而起漫天飓风和惊人的爆炸,宛若要把天空给生生撕裂开来一般,各自皆是以着无比狂暴的姿态,在无数人面前开始巅峰大战。

    而下方的人群也都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紧盯着天空,一个个脸庞亢奋到通红一片,呼吸急促,胸膛剧烈起伏不停,整个人完沉浸在紫尘霄和炎绝空的大战当中,短暂的忘却了四周的一切。

    紫尘霄和炎绝空皆是幽域年轻一代的最顶尖人物,他们之间的大战,说是罕见至极也毫不为过,而今日纵然不是真正一战,但也足够吸引无数人的目光,让所有人为之激动不已了。

    只是!

    就在所有人都在聚精关注天空中紫尘霄和炎绝空的大战时候,空幻晴却有些心不在焉,因为她时不时将目光瞥向远处的那个‘熟悉’人影,心头怒气不定,而纵然他非常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却是怎么也无法做到。

    ....

    离空幻晴不远处!

    萧凡带着林山,青柠,小王八,穆君素静静站立于人群当中,整个人闭上眼睛,不动如钟,似乎是在细细的感应什么。

    静夜阁只查到关押雪红的隐秘死牢是在圣焰广场之下,但圣焰广场却占地极广,方圆接近百里,面积更是达到惊人的上万平方里。

    而想要在这么大的地方确定,究竟关押雪红的那个隐秘死牢究竟在圣焰广场下面哪里,需要时间。

    更何况,关押雪红的隐秘死牢是在圣焰广场之下百里之遥的地方,隔着这么深的大地厚度,纵然是目前的萧凡想要将神识穿透,也是极其困难,更需要时间。

    所以,现在萧凡要做的就是确定关押雪红的隐秘死牢准确位置,然后,一举将整个死牢从百里之身的大地之下强行拉到地面之上,最终救出雪红。

    萧凡站在那里感应确定位置,青柠,林山,小王八以及穆君素都是望向天空,如同其它人一般,也是观看紫尘霄和炎绝空的这场大战。

    “不愧是幽域年轻一代最强大的几人,我,目前确实还有所不如!”看着紫尘霄和炎绝空,林山点头,开口说道,承认自己不足,但脸上却毫无任何羞愧之色,只有坦然。

    “确实很强,最起码,灵域当中即便是剑无尘,北苍之子,巨阙灵女等人也是不如,甚至可以说有相当的距离!”青柠也是开口,轻声感叹而道。

    “幽域整体比灵域强上十倍都不止,所以灵域的剑无尘,北苍之子,巨阙灵女等人最多也就是和风道虚,羽化飞,雷族双子一个层次!”穆君素对于灵域之事也是了若指掌,此刻听到青柠之话,当即也是开口说道,“而他们,也自然是不如炎绝空,紫尘霄等人。”

    说到这里,穆君素的眼睛突然眨了几下,但随即又很快恢复正常。

    因为她现在心中是非常好奇,萧凡,究竟在灵域都做了些什么,如何可以安离开灵域,然后来到幽域?

    要知道萧凡手握补魂天丹,这等东西在灵域可是引起了轩然大波。

    而根据她的耳目所最后传来的消息,是萧凡手中的补魂天丹消息彻底传开,整个灵域都为之沸腾,然后灵域各方大宗联手寻找萧凡,试图让萧凡交出补魂天丹。

    此后之事,就是再无了!

    因为所有耳目皆是为了传递消息,自陨身亡!

    所以穆君素这几天一直以来,都在心中不停的好奇,灵域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灵域各方大宗在知道补魂天丹之事,没道理,更没可能让萧凡轻松离开的,而即便萧凡服软,主动低头,然后交出补魂天丹的炼制方法,灵域各大宗也会最终除掉萧凡,以防止补魂天丹的炼制之法传播到幽域和东域。

    不管怎么想,萧凡都无法离开灵域。

    但是,如今萧凡却是极其不合常理的安然离开了灵域,来到了这幽域之中,所以,这当中的真正缘故,穆君素是怎么也无法弄清楚。

    不过,穆君素也不敢多问,因为她清楚自己的目前地位,若是多嘴的话,对自己没什么好处,而关于这个问题,只要一直呆在萧凡等人身边,迟早会知道。

    “那不知道,东域的天骄又是何等的强大?”林山开口,眼中尽是向往之色。

    “东域比幽域也至少强上十倍!”穆君素开口,点头说道,“所以,灵域天骄和幽域天骄差距有多大,那幽域天骄就和东域天骄差距有多大!”

    “并且,东域当中还有零星的中州天骄逗留,所以,那当中的差距,只会比想象中的更大,而不会更小!”

    林山点头,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此刻,一直沉睡在萧凡怀中的明夜雪却是醒来,然后揉了揉惺忪眼睛,直接伸手就在萧凡怀中摸索起来。

    而看到明夜雪苏醒过来,林山立马闭嘴,脸上露出畏惧之色,小王八本来还在那里懒洋洋的挖鼻孔,掏下体,跷二郎腿,做出各种不雅而极其粗俗的动作,此刻也是立马在林山头顶站直立正,然后一脸谄媚的看向明夜雪。

    “嗯?”看着林山和小王八的反应,穆君素顿时就是一声惊疑,然后看向明夜雪,上上下下打量。

    对于萧凡怀中所一直抱着,很少见萧凡放开过,并喊萧凡父亲,但却实际上和萧凡并无任何血缘关系的这个绝美至极小女孩,穆君素亦是心头充满疑问。

    而如今看到林山,小王八皆是似乎对这个绝美至极的小女孩畏惧到了极致,她心头的疑问更是不断蔓延生长,心头的巨大疑问是怎么也无法按捺下来。

    “咔嚓,咔嚓,咔嚓!”

    明夜雪很快就在萧凡怀中摸出了在横扫天影城之后,从影族,骨猴族,紫鹊族,黑貂族,银雀族,青铜狮子族等天影城百族手中所收取的残余宝物,然后就将其尽数咬碎,然后如同吃饭一般,部吃了下去。

    “什么?”

    看到这一幕,尤其是看到当日紫鹊族老祖宗,紫青衫手中的那半截血红色长矛,银雀族老祖宗银炎手中的那个黑色石台,还有青铜狮子族老祖宗狮怒,黑貂族老祖宗黑妖各自手中的青色长刀和黑色长剑皆是被明夜雪所咬碎吃下,穆君素的眼珠子一下子凸出,整个人非常失态的当场叫出了声。

    不过好在,四周的所有人都在关注天空中紫尘霄和炎绝空的大战,根本无人关注这里,所以穆君素的失态,也唯有萧凡几人看到,其它人都是未曾向这里看一眼。

    当然,空幻晴除外。

    “她,她吃兵器?而,而且,还,还像吃豆腐一样,直接咬碎了那些镇族之宝级别的兵器宝物?”穆君素脸上尽是惊骇之色,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口中是结结巴巴的说道,心头涌起惊涛骇浪。

    吃兵器就足以令人惊骇了,而且还像吃豆腐一般,无比轻松的将镇族之宝级别的兵器宝物部咬碎吃下,这简直就是...怪物!

    “小妞,别大呼小叫!”听到穆君素失态大叫,小王八顿时满头大汗,然后赶紧开口,制止穆君素,“咱们爷好说话,一些小事向来懒得计较和理会,但这位奶奶可不好说话!”

    “她要真发起怒来,能够和咱们爷一样,直接横扫四方,灭杀一切,镇压下州的所有人和所有物!”

    “你别乱开口,我可不想被你连累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