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0章 一个女人
    “天鼎何在?助我击杀此人!”这个梦族人在萧凡手中剧烈挣扎,然后口中声嘶力竭的大叫起来。

    “天鼎何在?”听到这话,萧凡顿时停下了手中磨灭这个梦族人的动作,然后眸子紧紧的盯着他,缕缕莫名的气息开始在萧凡身上弥漫。

    天鼎这个东西萧凡一直没弄清楚它的来历,所知信息非常有限,只知道它存在了无数年,目的就是要镇压一个人。

    而这个事情之前在轻舞仙子口中已经是得到了证实,此刻不再赘言什么。

    虽然对于天鼎所知甚少,但萧凡也并不太在意,因为真要动手,萧凡有十足的把握可打爆天鼎,所以纵然天鼎神秘,可也不值得萧凡去在意什么。

    但直到现在,从这个梦族人口中萧凡才对天鼎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天鼎,居然是和无数年前的梦族人有关系。

    这个消息,当真是非常意外,萧凡从未想到过。

    “天鼎,居然和梦族有关?”最终魔刀也是开口,非常惊愕的说道,显然它也没想到天鼎居然是和梦族有关。

    并且说着它就再次从萧凡体内冒了出来,悬浮在萧凡身体一旁,然后紧紧的盯着萧凡手中的这个梦族之人。

    “天鼎在哪里?为什么没有回应?”但对于萧凡和最终魔刀的惊愕,这个梦族人却是脸色瞬间剧变,然后在口中惊惶无比的叫了起来。

    因为按照往日,只要他一呼应,天鼎立马就会做出回应,但是今日他呼唤了半天,天鼎却是毫无任何回应,此刻底牌无,他真有可能死在这里,所以这一下子就让他慌了起来。

    “不用白费力气大叫了,为了防止你逃跑,我们在动手之前就封锁了这片地域!”最终魔刀盯着这个梦族人,开口说道,“所以你现在呼唤天鼎能够得到回应才怪!”

    “不可能,天鼎可以穿透任何封锁,整个东灵下州,就没有天鼎所破不开的地方,你们绝不可能真正将天鼎隔绝开来!”这个梦族人虽然愈发的惊慌起来,但是他却执拗无比,口中大叫而道,依旧在不断呼唤天鼎,请求天鼎的相助。

    可是,依旧无果,无论是他怎么呼唤,四周都寂静如初,他所想象中的天鼎降临是始终没有到来。

    萧凡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任凭这个梦族人在那里呼唤天鼎,然后整个人一点一点的陷入绝望和恐惧当中。

    片刻之后!

    这个梦族人终于是沉默了下来,在萧凡手中变得异常安静,一言不发。

    “天鼎,和你们梦族有什么关系?”萧凡开口,看着这个梦族人缓缓说道。

    “你们,究竟是谁?为何能够封锁这里,然后斩断我和天鼎之间的联系?”面对萧凡的询问,这个梦族人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反问说道,声音艰涩一片。

    “区区天鼎而已,封锁它和你之间的联系又有何难?”萧凡摇头说道,“只要我愿意,我打爆天鼎也不是什么难事!”

    “打爆天鼎?”听到萧凡这样说,这个梦族人当即就冷笑起来,然后望着萧凡,冷笑连连,讥讽不断,整个人是根本不说话。

    “不说是吧?”萧凡看了这个死鸭子嘴硬的梦族一人,点头说道,幽暗的眸子当中如渊如狱,然后他手下攥紧,又开始一点一点的磨灭这个梦族之人。

    “我梦故我在,梦族,当永生,当无敌,当万世不灭...!”在萧凡的大手不断磨灭当中,这个梦族之人虽然脸上充满着惊惶,恐惧,还有绝望之色,但他却突然眼神一狠,口中随之念出了一道誓言。

    而伴随着他念出这道誓言,他的模糊不清身影也开始在萧凡大手当中剧烈沸腾起来,整个人一点一点的膨胀,阵阵令人心悸一片的毁灭性气息从他身上开始不断散发开来。

    他,要自爆!

    这道誓言在梦族被称之为毁灭誓言,只要念出,即可进行自我毁灭,然后在自我毁灭的同时,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可怕杀伤力,可击杀以自己为中心的千百里范围内所有敌人。

    当年神帝,仙帝征伐梦族之人,梦族十大老祖麻烦无比,但无数梦族人的自我毁灭,随之造成的巨大毁灭和杀伤力,比梦族十大老祖的麻烦还要大上一分。

    只是!

    当萧凡手下再次猛然一攥之后,这个梦族人的膨胀身躯顿时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快速恢复如初,模糊不清的身影也稳定了下来,不再剧烈沸腾,其身上的毁灭性气息也当即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感受不到了。

    “你...!”

    见到自己已经发动的自爆居然被萧凡生生掐灭打断,这个梦族人是彻底的傻眼了,他脸上尽是无法置信之色,然后惊骇无比的看着萧凡,说不出话来。

    梦族人的自爆,从未听说过可以阻止的,连十大梦族老祖都不能,只要开始,带来的必然是无尽的死亡和毁灭。

    可眼前的这个陌生人族年轻人却居然阻止了梦族人的自爆,这一下子是彻底惊住了这个梦族人,然后让他是身如坠冰窟,一片发凉。

    “还不说?”看到这个梦族人再次陷入沉默当中,萧凡眉毛一挑,开口说道,同时手下再次发力,开始磨灭起这个梦族人来。

    面对萧凡的磨灭,这个梦族人咬紧牙关,仍旧是一言不发,拼命死扛。

    “很好!”

    萧凡并未动怒,只是眸子幽暗,点头说道,然后他突然松开手,将这个梦族人扔到一旁,继而再次伸出手,化为光影之手,向着林山的头颅当中没去。

    十几息之后!

    萧凡的大手就缓缓抽回,然后一颗模糊不清的淡蓝色心脏虚影就被萧凡从林山的头颅当中所一点一点的抓了出来。

    “不,不可能!”

    看着这颗模糊不清的淡蓝色心脏虚影,这个梦族人终于是彻底崩溃了,整个人恐惧无比,绝望一片,身体剧烈颤栗个不停,无法接受这一切。

    因为这颗模糊不清的淡蓝色心脏虚影,正是他的心脏!

    每一个梦族人只要心脏不灭,皆可以无限重生复活,所以这个梦族人即使面对天鼎无回应,自己自爆被萧凡所惊人和不可能阻止却依然可以非常硬气,拒绝向萧凡低头,他的真正底气就在这里。

    因为他知道他是根本不会死的,即使被萧凡所磨灭掉,只要他的心脏无碍,那他亦是可以在梦中重生,当中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不过是沉睡个上百年罢了!

    但此刻,当他看到萧凡居然从林山的梦中抓出了他隐藏的心脏,萧凡可以真正而彻底的抹杀他,他的心理防线这才彻底崩溃,心头终于是充满了对萧凡的无尽恐惧和战栗。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这个梦族人不断颤抖着看着萧凡,然后战栗个不停的说道,“为什么可以做到这些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你,无需知道,现在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就是!”萧凡神色平淡,开口说道。

    “这个世界,怎么会有你这样可怕的人?怎么会?”这个梦族人喃喃自语个不停,整个人彻底陷入绝望当中,神色惨淡到了极致。

    数息之后!

    “我们梦族和天鼎确实有关系!”这个梦族人恐惧的看着萧凡,然后声音艰涩的说道,“但究竟是怎样的联系,我也不太清楚,因为我并非梦族高层之人!”

    “而我唯一知道的是,在我们梦族当中流传着一个说法,说是天鼎创造了我们整个梦族!”

    “天鼎,创造了整个梦族?”听到这个梦族之人的话,萧凡和最终魔刀都是再度愕然,非常意外。

    因为这个说法还真没听说过,此刻若不是这个梦族人说出,怕是还无人得知。

    “如果这个说法为真,那天鼎为何要创造你们整个梦族?而当初你们梦族被剿灭,作为你们梦族的创造者,天鼎为何不现身,然后助你们一臂之力?”最终魔刀开口,蹙眉问道。

    虽然没有参与过当初神帝,仙帝联手剿灭梦族之事,但是最终魔刀毕竟是经历过那个年代,一些埋藏在历史当中不为人知之事,它也是知晓的。

    当时梦族被神帝,仙帝所联手剿灭,但直到真正灭亡之前都没听说过天鼎的到来,而既然照这个梦族人的说法,是天鼎创造了梦族,那么天鼎就必然不是寻常的神物,它若是出手,当初未必就不能救下整个梦族。

    可实际上却是天鼎并未出手,那这当中必然有不为人知的缘故!

    “天鼎创造我们整个梦族的缘故是为了寻找和镇压一个女人!”这个梦族人低低说道,“而不曾在我们梦族被剿灭的时候出手救援,缘故是我们梦族没有按照天鼎的要求去做,去寻找和镇压那个女人!”

    “一个女人?”听到这里,萧凡目光顿时就是一凝!

    天鼎一直都在寻找和镇压一个人的事情,萧凡之前在轻舞仙子口中就得知了,不过,当初轻舞仙子可没说过天鼎所一直寻找和镇压的这个人实际上为一个女人。

    如今从这个梦族人口中得知,萧凡着实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