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8章 延寿的代价(第1/2页)
    “拓跋狂?”萧凡看着这个灰袍老者,顿时挑了挑眉毛。

    自己在八千年前来到青云下州,而拓跋狂则是七千年前的人物,他和自己差了一千年,是在自己离开了青云下州千年之后的所出现人物,所以对于拓跋狂,萧凡还真没什么印象。

    不过,拓跋狂的实力萧凡看的很清楚,他连天位四等境界都没能够破入,却还七千年而不死,拥有如此漫长的寿命,那看来真阳山中最深处怕是有一些不寻常的东西了。

    “拓跋狂,我有点印象!”此时,萧凡背后的玄罗开口,点头说道,“七千年前,拓跋世家出现了两尊瞩目四方的绝世天骄,共争拓跋世家家主之位!”

    “这两个拓跋世家的绝世天骄争斗了很久,但最终还是决出了胜负,其中的胜者成功出任拓跋世家家主之位,从此荣耀八方,而败者,则黯然退出,从此泯然于众人!”

    “如果我没有记错,那个黯然退出,从此泯然于众人的败者名字,正是拓跋狂!”

    “玄罗前辈所言不虚,我,正是当年的那个可怜失败者!”拓跋狂看着玄罗笑了笑,然后点头说道。

    听到拓跋狂的肯定回答,四下没有一个人说话,所有的人都是将目光聚焦在拓跋狂身上,寂静无声,而其中有不少人的都是有些感慨,似乎是在感叹命运的造化弄人。

    曾经的黯然失败者,如今却是活了下来,然后成为活着的传奇,而当年的荣耀四方成功者,却早已经尘归尘,土归土,再不复存在。

    世间的有些事情,真的只能用命运两个字来解说。

    “老祖宗,那不知道真阳山中最深处,除了您之外,是否还有其它的老祖宗活下来?”拓跋夜此时上前,对着拓跋狂恭敬行礼,然后有些激动的说道。

    “没有了!”拓跋狂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遗憾之色,然后摇头轻叹说道,“其它的拓跋世家之人都死了,只有我一个人得到了真阳山的造化,活了下来!”

    听到拓跋狂的回答,拓跋夜,拓跋越等二十五位拓跋世家的巨头以及真阳山上那些剩余还活着的拓跋世家之人的脸上都是露出强烈的失望之色。

    如果拓跋世家再有一位数千年而不死的活着传奇出现,那今天拓跋世家必然可以绝地反击,力挽狂澜,甚至之后整个拓跋世家再进一步,都说不定。

    但可惜,事实却是如此残酷,真阳山中深处,唯有拓跋狂一人活下,活出了第二世,再度重现人间,其它的拓跋世家先祖则都已经寿命干涸,尽数死亡了。

    只是,就在此时!

    “以吞噬其它拓跋世家之人为代价,再凭借真阳山中的独有造化,其它所有人都寿命彻底干涸而死,但唯独你能活下来,理所应当!”萧凡看着拓跋狂,突然点头说道。

    “什么?”萧凡的话语顿时就如同一颗炸弹一般,瞬间炸裂当场,令所有的人都是呆立在了原地,脑袋变得一片空白。

    而听到萧凡的话,拓跋狂那原本非常和蔼,一直都是带着微微笑意的脸庞也是一下子变了,他死死的盯着萧凡,灰色的衣袍无风自动,不断作响,一双黝黑的眸子深邃无比,其中散发着谁也琢磨不透的光芒。

    “老祖...!”拓跋夜,拓跋越等二十五位拓跋世家的巨头以及真阳山上那些剩余还活着的拓跋世家之人都是一下子惊在原地,神色骇然,齐齐看向拓跋狂,惊恐叫了起来。

    “想要延寿,想要长生,哪那么容易?不付出相对等的代价,长生延寿只是一句笑话!”对于拓跋狂的实质性光芒,萧凡熟若无睹,只是摇头,平淡说道。

    “老祖,你当真...!”拓跋夜也感觉到了此事的不寻常,因为一切都是拓跋狂所说,旁人并未真正见到真阳山深处的一切,谁知道里面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所以他惊声开口,声音在不断的颤抖。

    “做过的事,我拓跋狂没什么不敢认的!”拓跋狂此时脸上的和蔼微笑之色尽数收起,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漠然之色,他看向拓跋夜等所有拓跋世家之人,平淡而道,“不错,正如他所言,我能够长生延寿七千年,不光是得到了真阳山深处的造化,更是杀掉并吞噬了其它拓跋世家之人的一切,然后,我用他们的血和肉以及生命精华来为我延寿!”

    听着拓跋狂的话,所有的拓跋世家之人都如同泥塑,整个人僵立在地,无法动弹半分,久久都无法言语。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拓跋狂非常漠然,看着萧凡非常平淡的说道,“当年我败给拓跋湛,而从此之后所有人也都只记得拓跋湛,有谁还记得我拓跋狂?”

    “曾经那些原本支持我的人,也都尽数离我而去,我孑然一人,带着寻死的决心走入真阳山深处,谁又曾看过我一眼,劝说过我一句让我莫寻死路?”

    “没有!”

    “而既然如此,人生在世,也当只为自己而活,其它的一切人和物,都是垫脚石,有用则用,无用,则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