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2章 染血之山(下)
    “不!”

    望着那无情斩下来的倚天战剑,段天龙的脸色顿时一下子就褪的干干净净,煞白一片,身体冰冷一片,眼中尽是惊恐之色,口中尖叫起来。

    倚天战剑这一斩,谁都能看出其中的可怕威力,段天龙也是毫不怀疑,若是这一剑真的落下来,他绝对会无法抵御,然后被斩的瞬间灰飞烟灭。

    面对死亡,段天龙再不复高才的傲然之色,有的只是最深的恐惧,下半身已经见到一丝湿意,整个人显得极为不堪,和绝大多数人死前也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与区别!

    “萧凡,你敢?”

    远处的天空之中,数十道身影如同流星一般疾驰而来,其中为首的是两个灰衣老者,他们远远的大叫而道,声音之中充满着惊怒之色。

    那是段家的各位大人物们,为首的则是段家的两位老祖宗,他们也早就到了,一直隐藏在旁边,打算伺机而动。

    但没想到,倚天战剑居然重现当日之辉煌,无边威能重现,然后一剑斩下,不光段天龙要死,恐怕段家军也要尽数覆灭,所以他们是再也无法继续隐藏下去,只能暴漏身形,急速冲出,要阻止倚天战剑斩落而下,救下段天龙以及段家军!

    但是,他们终究是晚来了一步。

    倚天战剑的横贯天空,无情的重重斩落而下,所到之处,一切都在被毁灭,没有任何一个生灵能够存活。

    段天龙在倚天战剑之下,身体就如同是单薄的玻璃一般,瞬间破碎而掉,整个人只是惊恐无比的尖叫了一声之后,声音就戛然而止,然后所有人都能够看到,他的身躯一点点粉碎,然后消失,最终归于虚无,被斩的连一点渣滓都没留下。

    段天龙手中的透骨剑也是无用,透骨剑在杀人方面有自己独特的一面,但是如今面对倚天战剑那如同摧枯拉朽的毁灭之力,透骨剑也只能是在发出一声凄厉的哀鸣之声后,然后就寸寸龟裂,彻底粉碎掉了。

    接着就是地上的两万余名段家军,面对死亡,他们也是惊恐大叫,有人疯狂鼓动体内力量,想要反抗,有人丧失勇气,疯狂逃逸,还有人因为恐惧,僵硬到无法动弹。

    但一切的一切都是无用,他们所有人的身体在倚天战剑之下,都是快速粉碎,最终尽数齐齐殒命当场。

    前来救援的段家大人物们和段家老祖此时也是一个个僵硬在了原地,然后用着惊骇一片的目光,怔怔的看着前方的一切。

    前方的地面之上,是一片血肉所组成的地面,汩汩的血水就如同河流一般,奔腾而下,向着山下流去,浓郁至极的血腥味道弥漫当空,让人直欲窒息。

    两万余名段家军,都在这里了。

    无一活口!

    远处的人群此时也是彻底噤声,所有人都是骇然一片的看着天峰山方向,每个人的眼底都是浮现出一丝无法遏制的惊恐之色。

    一剑,灭杀两万余人。

    而且这两万余人还都不是无名小卒,而是大名鼎鼎的段家军,就算是放到整个青云下州的各大军团当中,也绝对是能够排的上号的,

    但现在,他们却都被一剑灭杀,宛若最微不足道的蝼蚁。

    此时此刻,再看向天峰山,很多人都像是从头顶浇了一盆彻骨的冷水一般,整个人清醒了很多,眼中的贪婪之色也终于是散去了很多。

    天峰山上,固然有让人发狂的重宝,但是你也得有命去拿,有命去享受余生才是,命都没了,要重宝有何用?

    下意识的,很多人身形再度后退,望着天峰山,凝重一片。

    “我们段家的儿郎啊...!”一位段家大人物骤然跪了下来,望着面前的大片血肉土地,他仰天悲呼,声音如泣如血。

    段家军,是段家的唯一一支大军,其中聚集了段家八成的精锐子弟,而如今,他们皆被一剑斩杀,成为这天峰山的一缕亡魂,那段家的未来和希望,也自此彻底断绝。

    “萧凡,你今天杀我段家两万余名儿郎,我们段家...!”段家的另外一位大人物抬起头,双眸血红一片,看着天峰山的山巅,疯狂怒喝而道。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人影就骤然从天峰山的山巅横射而下,瞬间就来到了这个段家大人物的面前,接着一把闪烁着蓝色雷霆的长剑就深深的没入了这个段家大人物的胸膛之中,将他斩杀当场。

    徐战清,风雷剑!

    “徐战清!”

    看着杀下山的徐战清,段家的那两位灰衣老祖宗此时都是睚眦欲裂,整个人直欲发狂,眼中迸射出无比浓烈的杀意,口中咆哮道。

    但是徐战清却是不言不语,神色漠然,二话不说,蹂身而上,手中的风雷剑带着破空的风雷之声,横扫而向这两个段家灰衣老祖宗。

    “杀!”,“杀!”

    这两个段家灰衣老祖宗都是顿时一声大吼,随之就取出了自己的最重要兵器,和徐战清正面激战开来。

    其他的几十个段家大人物,也纷纷身而上,一起出手围杀徐战清,而也有十几个段家大人物低喝一声,绕开徐战清,齐齐向着山巅,直扑萧凡而去。

    可是,还没等这些人走几步,山巅之上冷秋颜却是再次冲杀了下来,然后拦住了他们所有人,手中的龙吟古剑带着阵阵的龙吟之声,激战当场。

    一时之间,在离天峰山山巅不远的地方,杀声阵阵,血气弥漫。

    而约莫过了片刻之后!

    杀声终于消散而掉,冷秋颜强横无敌,率先斩掉了所有段家大人物,然后就施施然的重回山巅,而徐战清也已经将其他段家大人物部斩杀,只留下那两位段家灰衣老祖宗了。

    “徐战清,我们段家,在地狱之中,等你...!”一个段家灰衣老祖宗已经被徐战清斩断了双臂,接着骤然被徐战清一剑刺入了胸膛,生生的搅碎了心脏,他望着面前的徐战清,眼中满是怨毒之色,艰难说道。

    但徐战清却是懒得说什么,因为能够成为战武宗的老祖宗,徐战清也绝对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人,他也是从杀戮里面一路走过来的,对于这种临死之前所司空见怪的哀嚎和威胁,听听笑笑就好,根本不用在意什么。

    一剑拔出,干脆利落的斩掉了这个段家灰衣老祖宗的头颅,接着徐战清就转身向着远方疾驰而去,追杀另外一位已经逃远的段家灰衣老祖宗。

    “各位,还等什么,他已经下山,擒下他,机会难得!”这个逃跑的段家灰衣老祖宗已经是逃出了天峰山,他一边逃,一边冲着四方大吼而道,鼓动其它人对徐战清出手。

    而听到他的声音,顿时四周的黑暗之中皆是有异动,显然隐藏的有可怕强者,但是却没有人马上动。

    因为在见识到了刚才倚天战剑一剑灭掉两万余名段家军的无敌威势,他们也是心有余孽,此刻对于偷袭斩杀徐战清虽然很意动,但半天终究也是没有人敢立马妄动。

    不过,依然还是有胆大的人,在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就有人突然压低声音,口中发出一声嘿然冷笑之声,然后当即出手,身形如电,带着浓烈的杀意,向着徐战清背后狠狠的偷袭而去。

    “杀!”

    徐战清反应敏捷,口中咆哮,镇山塔当即祭出,一下子就定住了这几个胆大偷袭之人,然后风雷剑反手就是凌厉斩去。

    “噗通!”,“噗通!”,“噗通!”

    这几个胆子大的强者在镇山塔之下根本无力反抗,所以在短短的数息时间之内,他们就被徐战清各自斩掉了头颅,无头的尸体轰然落地,毙命当场。

    看到这一幕,顿时,四周的黑暗之中,人影一下子尽数彻底消失,没有人再敢隐藏在四周,伺机想要对下山的徐战清出手了。

    徐战清也是继续追杀那个逃跑的段家灰衣老祖而去,并且是在片刻之后追上,一剑砍下了他的脑袋,接着带上所有被他斩杀之人的尸体,重回天峰山而去了。

    天峰山,重新恢复了宁静,无边的夜色笼罩着整个天峰山,让天峰山是充满着诡异的静谧之意!

    远处,偌大的人群居然是再无人敢动,也再无人敢登山,所有人都是沉默着,远远的望着天峰山,久久不语,直到天亮。

    而等到天亮的时候,所有人也才真正看清楚了昨晚几次攻伐天峰山大战的惨烈。

    在阳光的照射之下,天峰山之上各处都满是大片大片触目惊心的血红,那都是人的鲜血,并且尤其是中间属于段家军的那最大一块,远远望去,宛若是给天峰山披上了一条鲜血围巾一般,令人心头忍不住直冒凉气。

    而且,在天峰山的山脚之下,还用非常粗糙的十字架钉死着一些还算完整的尸体,其中就有段家的那几十位大人物和两位灰衣老祖宗,作为对所有人的最冷酷和最无情警告!

    这,是一座染血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