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四章 赌命
    看着已经抬起了手,但却是迟迟没有落下,并无实现诺言,只是突然发怔静战的萧凡,顿时周围的不少凶徒就开始起哄起来。txt小说下载80txt.co

    “唉,不是说要灭掉风楼么?怎么光说不动手呢?”

    “我看是不敢吧,哈哈哈!”

    “这牛皮吹的震天响,结果原来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软柿子啊!”

    “我就说这个人是个疯子,得,看到了吧?现在原形毕露了吧?”

    .....

    无论讽刺和讥笑之声是顿时响起。

    并且同时,整个赌厅,甚至连带着风楼之中其它地方的人都是闻言聚集了过来,然后在明白了事情经过之后,是一起加入了对于萧凡的讽刺之中。

    “也是一个只敢瞎说说,但实际上却是个什么都不行,更不敢的草包罢了!”薛文清瞟了萧凡一眼,冷笑说道。

    “我早已经料到,他绝对不敢,灭掉风楼,呵呵呵!”蒋痕非常不屑,看了萧凡一眼,就扭过头,冷笑连连道。

    “草包,废物!”林傲看着萧凡,从口中冷冷的吐出了这两个词。

    “呜呜呜!”一旁的谢珊珊想要说什么,但却是被蓝灵捂住嘴巴,并且是捂的死死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珊珊,你要相信我,我这是为你好!”蓝灵苦笑着在谢珊珊耳边低声说道。

    “阁下不是说要灭我们风楼么?怎么...?”驼老看着面前已经把手掌放下去的萧凡,脸上也是带着一丝戏谑之色,然后笑着说道。

    “夜可儿,是不是你的先祖?”萧凡突然开口,打断了驼老的话,然后凝声说道。

    “你...!”驼老本来还在笑,但是在听到萧凡的话之后就顿时脸色大变,浑浊的老眼之中充满震骇之色,然后张口结舌的看着萧凡,一时之间,居然是说不出话来。

    “看来,就是了!”看到驼老的反应,萧凡顿时点头,然后缓缓说道,并且同时,他神色沉默,思绪也是陷入了对于往昔的回忆之中。

    曾经在青云下州的时候,萧凡所牵挂的人之中,除了红楼和战武宗的那两位老友之外,还有一个人,而那个人,则正是夜可儿。

    夜可儿,本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来历的孤女,而萧凡在拜入玄天宗之后没多久,就和夜可儿意外相遇了。<strong>在线阅读天火大道://.qiushu/</strong>

    当时夜可儿只有八岁,八岁的她带着自己三岁的弟弟,孤苦伶仃,宛若一个瘦弱的小叫花子,独自行走在泥泞的大路之上,满身的脏兮兮泥巴。

    萧凡经过,看到可怜至极的夜可儿,顿时动了恻隐之心,就将其带走,收入了自己身边,而自此,夜可儿就成为萧凡生命之中的最重要一个人之一。

    在被青云下州的很多人敌对,追杀的时候,是夜可儿站出来,用只有十一岁的稚嫩肩膀和身躯为萧凡挡剑挡刀,生死无悔!

    萧凡和夜可儿,成为生死相依的最亲密之人。

    而随后,在萧凡打算离开青云下州,也一并带走夜可儿姐弟的时候,夜可儿姐弟却突然失踪,不知道去了哪里,萧凡多停留了整整一个月,找了很多地方,也是无果,最终只能黯然离开,再也没有和夜可儿姐弟相遇过。

    只是万万没想到,时隔数千年,在这里,静然会遇见夜可儿的后人。

    而夜可儿不知道是什么出身和来历,体内血脉有些异常,其族人每个人在脖颈之处,都会有一个天生的奇异花纹纹身,夜可儿和其弟弟,脖颈之上都有。

    现在,萧凡也是通过这个奇异的花纹纹身,认出了驼老的身份,正是夜可儿这一脉族人的后代。

    “你,如何知道我们的先祖名讳?”驼老死死的盯着萧凡,眼中满是无法置信之色,然后凝声开口说道。

    自己的先祖名讳以及身份都是绝密,外人是根本不可能知道,但是现在却被萧凡一言点开,驼老的心中顿时是涌起了惊涛骇浪。

    但是对于驼老的回答,萧凡没有说什么,只是摇头轻叹。

    夜可儿,萧凡至今都不知道她和她弟弟当初为什么会突然离开,而离开之后又去了哪里?萧凡在成帝之后也派人去找过她们,但却始终无果,甚至连其族人都隐秘的无法找到。

    如今,再次见到故人之后,萧凡心中真的是复杂难明。

    “既然你是夜可儿之后,那我今天就看在夜可儿的面子上,暂且放你们风楼一条生路!”萧凡看着驼老,深深的说道。

    当初夜可儿为萧凡实在是付出了太多太多,若是换个其它人,那萧凡说灭风楼就灭风楼绝对不会迟疑一下,但是对于夜可儿,是真的不行。

    当然,若是风楼真的和萧凡为敌,生死相向,那萧凡也绝对不会束手,该杀的杀,该灭的灭,干脆利落。

    “或许,你应该先说说,你是如何知道我们先祖名讳的?”驼老不为所动,只是仅仅的盯着萧凡,凝声开口说道。

    “这个,等我办完手头上的事情,我会找地方和你细谈,因为我也想知道当年夜可儿去了哪里!”萧凡摇头,轻叹着说道。

    “好!”驼老沉默了一下,没有再追问,而是缓缓点头说道。

    “另外,同样也是看在夜可儿的面子上,我不会再风楼之中乱来!”萧凡又是开口,声音平淡的说道,“不过,这个人我必须带走,所以为了不和你们风楼主动对上,我应该可以和这个人赌命吧?”

    “赌命?”驼老愣了一下。

    “赌桌之上,胜就是一切,我若和他事先订下赌命规则,赢了,他的命就是我的,那这样做,我将其带走,你们风楼就不会再多说什么了吧?”萧凡缓缓的说道。

    “如果你这样做,我们风楼自然不会多说什么了!”驼老神色非常坦然,点头说道,“虽然木英是我们风楼的客卿,但是赌桌上的规矩就是规矩,他如果真的输给了你,那你带走他,我们风楼不会再插手!”

    “好!”萧凡点头,然后顿时转身,向着赌桌之上的最后一个位置坐了下来,然后看着那个锦衣中年人,淡淡开口说道:“我和你赌命,你输了,我就可以带你走,风楼不会插手!”

    “我凭什么和你赌?”锦衣中年人冷笑说道。

    “你一定会和我赌的,因为这个!”萧凡抬手,把天雀寿石拿了出来,然后随意的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开口说道,“你输了,我带你走,你赢了,那它就是你的了!”

    “这是...!”天雀寿石一出现,顿时这个锦衣中年人就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双眸大睁,其中爆射出夺目的金光,一直冷淡的脸上顿时出现一抹无法遏制的亢奋之情。

    “这是...!”看到天雀寿石,一旁冷笑连连的林傲三人也是一下子眼睛睁大,在愣了一下之后,脸上就浮现出极度的兴奋之色,身形也是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整个人激动的隐隐颤抖。

    “这是什么东西?”

    相比于锦衣中年人这个左丘世家的族人,林傲三人等蛮龙军,圣火教和云龙商会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他们这些各方大势力子弟的见多识广,死人城之中的凶徒就差多了,半响功夫,都是美人能够认出天雀寿石是什么东西,一脸的愕然和迷茫之色,几乎所有人都是脑海之中冒出这么一句话。

    “我的天,这是天雀寿石,能够让人拥有漫长寿命的天雀寿石啊!”此时,一旁,谢珊珊终于挣脱了蓝灵的束缚,然后她看着天雀寿石,兴奋的高声尖叫了起来。

    “什么?这东西是天雀寿石?”

    “天雀寿石,那个传说之中可以近乎不死的天雀寿石?”

    “应该就是了,林傲三人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这东西,就是天雀寿石了!”

    一瞬间,谢珊珊的话就像是一块石头砸入了平静的湖面之中一般,让整个凶徒人群都炸开了锅,然后所有的凶徒都是亢奋一片的大叫了起来。

    虽然凶徒们认不出天雀寿石,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没听说过,而现在,被谢珊珊一言点开,顿时,所有人都快要疯狂了。

    寿命,是几乎所有人最想要得到的东西。

    实力再强,但寿命不过百年,有什么用?活着,才是一切,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天雀寿石,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足以为之发狂的无上重宝。

    齐齐的看着萧凡,以及萧凡面前的天雀寿石,凶徒人群之中,有一道又一道的充满贪婪和炽热的光芒激射而来,令人如芒在背。

    “如何,赌不赌?”萧凡根本无视周围这些凶徒的炽热而贪婪的光芒,他抬手,抓着天雀寿石,用手指头在上面轻轻了敲了两下,然后看着锦衣中年人,淡淡开口说道。

    “好,我和你赌!”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锦衣中年人当即就同意了下来,然后满脸的激动和亢奋之色,坐了下来。

    “同意就好,那咱们就开始吧!”萧凡抬手就把庄家手中的七星牌给抓了过来,然后淡淡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