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交易达成
    天阴之体,是诸多宝体之一!

    不过它和火灵宝体等宝体还有诸多不同,因为这种宝体是一种只可能在女人身上所出现的辅助性宝体,并且这种宝体对于拥有它的人来说,有和没有也没什么区别。[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om

    你不会因为拥有这种宝体,从而就像其它宝体一般变得天骄无双,然后引得无数人为之钦慕赞叹,你只会依然和寻常一样,平凡无奇,没有丝毫的引人注意之处。

    就像现在的上官彤,她虽然拥有天阴之体这种宝体,但是她的修为在水云圣地的诸多普通弟子之中,可谓是再也普通不过的一个,甚至真要算起来实力排名的话,她恐怕还要更靠后。

    但宝体终究是宝体,而既然天阴之体是宝体中的一种,那它自然是有着自己的独特和过人之处。

    天阴之体的真正作用不在于天阴之体的拥有者,而在于得到天阴之体拥有者童贞的人

    只要天阴之体的拥有者心甘情愿,那么凡是得到天阴之体拥有者童贞之人,就会自动吸收天阴之体的精华,从而让自己的身体变成纯阳之体。

    而纯阳之体,那可是诸多宝体之中比较罕见的一种宝体,可比火灵宝体等那些普通宝体要强多了。

    据说,水云圣地的历代圣主就都是纯阳之体,如此他们才能够强势镇压住圣地内所有不服之人,真正掌控圣地实际大权,然后稳坐圣主宝座,挥斥方遒,笑傲四方!

    对这一切的事情,天青公子自然是清清楚楚,所以当上官彤说她是天阴之体之后,他整个人一下子变得狂喜一片,心中充满了巨大的亢奋之情。

    只要得到上官彤的童贞,那么自己便可以拥有纯阳之体,而拥有了纯阳之体,那其它的圣子算什么?圣地的那些长老算什么?

    他们,什么都不算!

    因为自己迟早会坐上水云圣地的圣主之位,整个天齐郡都将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拦住自己快速崛起的脚步。

    至于自己身体之中的那个苍老声音,自己在遇见绝境的时候依赖他就可以了,平时则还是不要太过于依赖他的好。

    因为只有真正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力量才是真的,而若是自己平时太过于依赖自己体内的那个苍老声音,无论自己做什么事情,学什么功法,和什么人交往,怎么规划自己的人生都听他的,无论什么都对他言听计从,那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被那个苍老声音所真正控制,然后从而成为一个可悲的傀儡。

    所以,上官彤的天阴之体,意义重大,自己,势在必得!

    “都出去!”突然,天青公子像是想起了什么,然后大手一挥,对着韩文烨,王天明等所有人冷声喝道。<strong>80.80txt.c>

    “是,公子!”韩文烨,王天明等人都是一愣,不过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而是纷纷转身离去了。

    很快,这里便只剩下上官彤和天青公子两人了。

    “上官彤,你是天阴之体的事情究竟是真是假?不会是为了救你父亲,故意骗我的吧?”天青公子的心智可以说就像是磐石一般坚定,所以在经历了最初的狂喜和亢奋之后,他又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然后他盯着上官彤,眼中带着一丝怀疑之色说道。

    上官彤什么话都没有说,而是捋起了自己的袖子,露出了自己的白皙胳膊,然后她再心神一动,一个类似一个人瞳孔的灰暗印记顿时就在她的胳膊之上出现了。

    “怎么?还有怀疑么?”只是让天青公子看了一眼这个灰暗印记,然后上官彤就冷淡的重新放下了自己的袖子,然后声音冰冷道。

    “没有了,你确实是天阴之体!”天青公子深深的看了上官彤一眼,然后顿时脸上露出浓浓的笑意说道。

    那灰暗印记正是天阴之体的独有标志,天青公子在水云圣地的一门机密典籍之中看到过相关的叙述和介绍,他师傅也给他讲过,而此时对照无误,那想必上官彤是天阴之体的事情,应该不假!

    “既然如此,那我们之间的这个交易可否完成?”上官彤盯着天青公子,一字一顿的说道。

    “可以!”此时天青公子再无任何疑虑,非常干脆的说道。

    “好!”上官彤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了一丝喜色。

    “既然咱们交易完成,那么就事不宜迟,开始吧!”天青公子盯着上官彤,那眼神就如同是一只垂涎三尺的恶狼在盯着一只可怜无助的小白兔一般,其中充满着贪婪之色。

    说罢,天青公子就一步踏出,迫不及待的向着上官彤快速走来。

    “慢着!”上官彤急忙后退,然后脸上露出警惕之色,沉声开口说道,“天青公子,虽然我们交易已经是在口头上达成了一致,但是你若想要我的身子,那你就必须先把我父亲放走再说,不然的话,你想都别想!”

    “是么?”天青公子脸上顿时露出哂笑之色,然后骤然神色变冷,冷笑连连道,“上官彤,你实在是太天真了,你以为,你来到了这里,你的命,还能够由你来掌握么?”

    “天阴之体?我要定了,今天你就算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由不得你做主!”

    话音落下,天青公子就直接冷酷的探出手,然后一把向着上官彤的雪白脖颈抓去。

    “天青公子,你弄错了两件事情,第一,我今天进来到这里,我就没想活着出去,而我如果想死,那么谁都别想活,所以我的命,由我做主!”对此,上官彤是躲也不躲,或者应该说她根本无法躲得开天青公子的手爪,所以她根本不打算躲。

    她只是快速的从怀中拿出破髓绝针,然后将其对准了天青公子的胸膛,握紧发射开关,口中冷笑之色说道,“第二,你就算用强,要了我的童贞,那么你也无法得到你想要的纯阳之体!”

    “因为别忘记了,那前提条件是要我心甘情愿,然后我天阴之体的精华才会传入你的体内,否则的话,那精华就会凭空消散,最终你什么都得不到!”

    “你确定你要这么...!”

    上官彤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她的脖颈已经被天青公子给抓在了手中,呼吸困难,所以是什么话都无法说出来了。

    天青公子根本不看顶在自己胸膛的破碎绝针,一言不发,冷冷的盯着近在咫尺的上官彤,而上官彤也毫不示弱,整个人就如同是一直不肯低头的骄傲天鹅一般,倔强的昂着头,眼神冰冷的看着稍高她一头的天青公子。

    两人,就这样冰冷的对峙着,都是一言不发,空气之中充斥着令人窒息的凝固之意。

    良久之后!

    “上官彤,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敢这样胁迫我了!”天青公子盯着上官彤的那张娇美脸庞,眼神之中却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感情,缓缓开口,声音冰冷无比道。

    “咳咳咳,我现在已经是被逼到了绝路之上,再向前一步就是万劫不复的绝望深渊,既然如此,那胁迫你?我又有什么好怕的?”天青公子的手稍微松开了上官彤的脖颈,然后上官彤在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之后,又继续昂着头看着天青公子,冷笑回应说道。

    “虽然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但,敢真正做出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事情,敢真正这样不给自己后路,将自己的一切都押上赌桌的人也终究还是少数,所以上官彤,女人之中我很少有佩服的人,你,算一个!”天青公子后退一步,然后冷漠的对着上官彤说道。

    “我应该说,这是我的荣幸么?”上官彤冷笑回应道。

    “行了,此事就这么定了,我放你父亲一条生路,然后你心甘情愿的把你的童贞交给我!”天青公子不再和上官彤斗嘴,而是非常干脆的说道。

    “成交!”上官彤没有过多犹豫,同样是非常干脆的说道。

    “来人,把上官大小姐带下去,然后好好的招待她,不可怠慢!”天青公子扭头,对着身后淡淡吩咐说道。

    “是!”四个犹若鬼魅一样的黑衣女人在天青公子背后突然出现,然后她们对着天青公子行了一礼之后,齐声冰冷说道。

    话音落下,四人就抬脚上前,将上官彤围在正中间。

    “请吧!”其中一个黑衣女人对着上官彤声音冰冷无比的说道。

    上官彤咬了咬嘴唇,脸色苍白的没有半分血丝,然后她艰难的抬起脚,向前一步一步的费力走去。

    “巡察大人明天就会到,而到时候我不会再提起上官澈残杀金鹏商行,临风阵法公会,孙家,何家和青帮等九方的事情,保证让你父亲能够安然活下来!”此时,天青公子头也不回,淡淡的说道。

    “好!”听到天青公子的话,上官彤的脚步顿时就顿了一下,开口回应道,不过她的声音之中却是听不出任何喜怒哀乐的感情,有的只是空洞和木然!

    然后,她就又重新抬起脚步,继续向前走去,而那四个黑衣女人则继续站在上官彤的四周,既是保护也是软禁的跟着上官彤的脚步一起前行。

    “萧凡...!”

    上官彤深深低头,她用微不可察的声音低语,两行清泪从眼眶忍不住流下。

    “或许,你很强,能解决很多事情,但是这件事闹得实在是太大了,其中所蕴含的危险也足以把任何想要插手进来的人给彻底碾碎!”

    “天青公子,巡察大人,你对付不了他们的!”

    “我不能把你给牵扯进来,从而让你承受那巨大的危险!”

    “所以,我们来生再见吧!”

    呢喃完这一切,上官彤脸上的那两行清泪就彻底再也看不到了,她整个人就像是失去了所有人类所应该有的感情一般,变得冰冷彻骨,变得漠然一切,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之中,都散发着无穷无尽的令人彻骨寒意。

    仿若,从此以后,她就不再是人类,而是一个没有任何感情和温度的冰人一般。

    脚步和身影,渐渐远去,最终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有些人,有些事,也终究远去,再也无法回头!

    .......

    “公子!”就在上官彤离去之后,韩文烨,王天明等六人也是纷纷走了进来,然后脸色难看的对着天青公子齐声说道。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上官彤所说的天阴之体是什么,但是从天青公子的激烈反应之中,他们就知道,这天阴之体绝对是了不得的好东西,足够令天青公子心动不已。

    而再从上官彤被天青公子的四名贴身女卫所保护并安然无恙的带走,那么即使是傻子此时也应该反应过来,上官彤和天青公子之间的交易已经是完成了。

    天青公子,他答应了上官彤的要求,准备放上官尘一条生路。

    可这个结果让韩文烨,王天明等人实在是无法接受,因为上官尘,他必须得死,无论如何都得死。

    但天青公子却...。

    所以,韩文烨,王天明等人就联袂走了进来,想要天青公子给他们一个解释!

    “怎么?六人联手进来,要我给你们一个解释?”大家都是聪明人,虽然没开口,但也已经猜到了对方的意图是什么,所以天青公子直接就看着韩文烨和王天明等人,声音淡漠的说道。

    “公子言重了,我们不敢!”听到天青公子的那冰冷声音,韩文烨和王天明等人顿时心中一颤,然后慌忙跪下,用力叩首,颤声说道。

    “不敢?不敢还一起进来?那不是要我给你们一个解释又是什么?”天青公子冷笑道,同时一股淡淡的威压就从他身上散发开来,向着韩文烨,王天明等人汹涌而去。

    “我们,知错了!”感受着天青公子身上的这股威压,韩文烨和王天明等人顿时都是额头冷汗涔涔,几乎是在眨眼之间,他们身的衣衫就彻底湿透了,然后六人就连连叩首,声音颤抖无比的说道。

    而说罢,他们就纷纷慌忙起身,一个个低着头,弯着腰,向后忙不迭的退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