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红岩城的第一个妖孽天才
    夜深!

    红岩城却是更加的不平静起来,城内不少地方都是火光焚天!

    那是上官尘在进一步的追杀孙家,何家,金鹏商行等九方势力。<strong>最新章节文阅读qiushu</strong>

    现在,由于萧凡的出手干涉,导致孙家,何家,金鹏商行等诸方势力现在最为虚弱的时候,而不趁这个时候削弱他们,那还等什么时候?

    所以,上官尘是没有任何犹豫,连夜夜袭孙家,何家,金鹏商行等诸方势力,争取把今天晚上的战绩进一步扩大,而将来在水云圣地的一众长老面前对质的时候,自己的赢面也会更大上几分。

    因为死人,是没有人在意的,而且死人,也是不会拥有话语权的。

    如果真的灭绝了九方势力,那么水云圣地那方恐怕连理会都不见得会理会,接下来的麻烦那是一丝一毫都不会有。

    麻烦的就是活下来一群人,然后在那里上蹦下跳,而水云圣地也就不得不着手处理此事,到时候或多或少,自己这一方总会吃些亏。

    但不管了,现在能削弱对方多少是多少,削弱的对方越厉害,自己将来的赢面也就越大。

    杀戮,依旧在黑夜之中进行。

    而这杀戮,似乎永无尽头。

    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

    当天空中的那十二轮月亮重新变成太阳,然后照耀大地的时候,红岩城城内的那些普通人才纷纷带着惊惧之色从各自的家门之中走了出来。

    而当他们看到街道之中的情景时候,顿时是愣了。

    每一条街道,都被清洗的干干净净,看不到任何尸体,也看不到任何血迹,就仿若他们昨晚听到的那些厮杀,惨嚎,尖叫之声都是假的一般,根本不存在。

    而也有细心之人发现,在地上砖缝之中。紫黑一片,用手指头一摸,再一闻,顿时是脸色大变。

    是血!

    昨夜的那些厮杀。惨嚎,尖叫绝对不是假的,是真的!

    并且再看看整条街道从头到尾,几乎地上的每一个砖缝之中,都是如此。所以就可以想象,昨夜,该有多少人死在了这里,不然的话,整条街的砖缝都不可能被部灌满鲜血。

    而这还没完,有更加细心的人发现,不光这一条街道,旁边的其它街道,甚至更远的街道之中,也都是这个情况。(.80txt.bsp;广告)

    每一条砖缝之中。都是紫黑一片,赫然正是那干涸凝固的鲜血。

    有胆大之人,像往常一般照常日出劳作,也有人惴惴不安,四处奔走,打听消息,还有人吓的干脆闭门谢客,谁都不见。

    但无论如何,红岩城新的一天,又是开始了。

    不管世界上的人怎么死。太阳依旧升起,照耀大地,而不会有任何改变,世界上那所发生的一切的一切。都只不过是那时间长河中的一朵不起眼小浪花罢了。

    当它过去了,而时间走的又足够久远,一切,就能够被忘记。

    .......

    红岩城城门口!

    一队城卫军兵士正在守卫,他们既不是沈狂手中的兵,也不是郑宇手中的兵。更不是王归一手中的兵,他们是红岩城城卫军三大统领之中最后一位年迈统领的人。

    昨夜的厮杀,他们并未参与任何一方,或者准确说,他们是不敢参与任何一方,只是在一旁袖手旁观。

    “你们知道么?昨夜的事情!”

    红岩城城门口守卫的主要工作其实是观测远方妖兽,当有兽潮来袭,或者某些实力强横的妖兽打算冲击城市的时候,能够做出及时的警报,但兽潮千百年难得遇见一次,某些实力强横的妖兽经过教训,也很少再敢进犯人类城市,所以这些守卫平时的工作可以说是百无聊赖,此时,这几个兵士之中的一个年轻兵士瞅了一眼正在远处和人交谈的队长,突然低声对着其它人说道。

    “当然知道,唉,别提了,那简直血流成河啊!”这个年轻兵士一开口,顿时就引起了其它几个兵士的共鸣,其中一个年龄偏大的兵士顿时是叹了口气说道,“真不知道究竟死了多少人,反正我早上路过城南的乱葬坑,那坑里面密密麻麻都是尸体,看着让人简直身体冰凉的难受!”

    “红岩城,要变天了啊!”另外一个兵士轻声说道。

    “没错!”其它兵士也是点头感慨说道,然后说完之后,他们就突然一个个的陷入了沉默之中。

    之前,红岩城上官尘一方和其它反对他的一方是争斗不休,整个红岩城的局面更是混乱不堪,而现在,虽然局面被彻底改变,一方彻底获胜,一方彻底败亡,之前红岩城那混乱不堪的局面将从此变得晴朗一片,但是这种情况,对于他们这些曾经的中立者来说,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中立者,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就是墙头草。

    而没人喜欢墙头草的。

    如今,上官尘和反对他的人两方之中,有一方已经获胜,从而彻底掌握整个红岩城,那他们这些中立者,接下来除了跪服,将再无第二条路可走。

    而到时候,他们虽然不会死,但是他们的日子绝对会比以前左右逢源的时候要糟糕的多,鬼知道获胜一方会如何对待他们这些人?是恩典还是惩戒?

    恐怕是惩戒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吧?

    考虑着自己将来究竟该何去何从,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再说话,四周的空气,是也短暂的陷入凝固之中。

    突然之间!

    “对了,昨夜听说是何家,孙家,金鹏商行就一共九方围攻城主府,怎么早上我换班的时候,见得却是城主府的人在清扫战场?”有一个兵士打破了凝固的空气,然后疑惑问道,“难道城主府一方胜了?”

    “确实如此,我早上也看到郑宇统领手下的那群人在抬尸体,而尸体几乎都是何家,孙家和金鹏商行等那一方的人!”一个矮小兵士也是接口,同样惊疑不定的说道,“这还真是见了鬼了!”

    “为什么会这样?”又有兵士满脸不解的说道,“何家,孙家和金鹏商行等九方的人马恐怕足足是上官城主一方的十倍,因为上官城主手下的主要力量也就郑宇统领的人马,以及他从水云圣地带过了的一些人,就算他还有其它底牌,但何家,孙家和金鹏商行可是九方联手,人数兵力绝对远胜!”

    “上官城主,他,是如何能够以少胜多?彻底翻盘的?”

    “不知道!”旁人都是摇头,同样疑惑不解道。

    “这个我知道一些,据说是因为那个萧凡!”刚才开口的那个年龄稍长的兵士此时再次开口,眯着眼睛说道。

    “萧凡?”其它所有的兵士都是扭头看了过来,脸上有不解之色。

    “临风阵法公会的事情和斗兽场的事情,你们应该都听说了,这个萧凡,据说也正是昨夜上官城主一方能够实现惊天大逆转的主要原因!”年龄稍长兵士低低的说道。

    “这个萧凡我知道,很年轻,很狂,很嚣张!”最先开口的那个年轻兵士接口道,“据说他是一个水平不低的阵法师,如此才能在临风阵法公会和斗兽场上横行四方。”

    “这个萧凡的名字最近是传的整个红岩城都知道,他是阵法师无疑,水平不低也是无疑,但是就算他能耐再强,他一个人就能改变昨晚的战局?”那个矮小兵士看向年龄稍长兵士,怀疑说道,“老李头,你不是在胡说八道吧?”

    “你觉得我像是胡说八道的人吗?”年龄稍长的兵士顿时恼火道,“我这是有根据的消息好不好?”

    “谁给你的消息?”矮小兵士依然不太相信,怀疑问道。

    剩余所有的兵士也是看向年龄稍长兵士,同样脸上有惊疑不定之色,显然他们也并不太相信年龄稍长兵士的话。

    “至于这消息的来源在哪里,我不能告诉你们!”年龄稍长兵士被众人的怀疑眼神看的很是恼火,不过他还算有克制,或者说有忌惮,没有准确说明自己的消息来源,而是沉声说道,“我只能说这个消息绝对可靠,那个萧凡,是改变昨晚战局的重要人物,没有他,恐怕现在我们已经能够见到上官城主的脑袋在城墙上挂着了!”

    “不信!”

    “不信!”

    “我也不信!”一群人顿时部摇头说道。

    “我承认那个萧凡很强,但是再强也应该有个极限,你当何家,孙家,金鹏商行九方是泥捏的不成?”矮小兵士摇头说道。

    “就是!”一群人再次起哄道。

    “你们...!”年龄稍长兵士气急,他刚想说什么,突然下意识的看向了城外的管道之上,顿时是僵住了身形,然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其它人再愣了一下之后,也是部扭头看去,然后很快一个个就都愣在了原地。

    远处的官道之上,一大群人马正在这边疾驰而来,而人群为首的则是一个英武不凡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剑眉星目,器宇轩昂,一身白衣如雪,人还未到,一股无形的可怕威压就远远传来,令人忍不住心生敬畏之情!

    “都跪下,天青公子,降临红岩城了!”

    这群兵士的那个队长从远处飞奔过来,他立马冲着所有人大声喝道,然后话音还未落,他就首先单膝跪了下来,神色是恭敬无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