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第1/2页)
    魏昌突然仰天大笑,似乎听到了什么极为可笑的事情,随即对着李孝恭说道:“非也非也!我相信李将军所言乃是实话,我想贾逵的屯粮之地真的在五道渠,这一点李将军确实没有骗我!”

    “那?那都督相信我了?”

    魏昌听完李孝恭的话却是轻蔑地摇了摇头:“呵呵,信你?那倒说不上,我倒是更加肯定你是诈降了!你就是告诉我贾逵的屯粮之地又如何?我军如今被牵制在这永县之中,进退两难,根本无法派兵前去袭击贾逵粮草,最多不过乘着夜色偷偷派出几骑斥候去探查一番,而你肯定也清楚这一点!为了博取我的信任,你所说的地方必定真的是贾逵的屯粮之所,我查与不查根本没有意义,所以你拿一个表面上对我很重要,实际上却又毫无用处的消息来麻痹我,还不是为了让我相信你。”

    魏昌目光此刻如鹰眼一般锐利,就这样直直地注视着李孝恭,一字一顿地说道:“李孝恭!你……还是太小看我魏昌了!”

    李孝恭越听越觉得可怕,起初信心满满的自己,如今已沉入了谷底。当魏昌的最后一句话落下,李孝恭的心理防线终于崩塌,所有的豪情壮志就此破灭。

    此时神色顿时一变,似乎卸下了所有压力一般,突然仰天大笑,可这一笑与魏昌之前的大笑截然相反:“哈哈哈哈……魏昌,我李孝恭自以为自己谋略天下无双,没想到今日见到你,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输得不冤!如今你已看穿我的计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魏昌却是摆了摆手,面带微笑地对着李孝恭开口说道:“李将军可还记得昨日城门之处那番话?”

    李孝恭这下疑惑了,不知道魏昌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什……什么话?”

    “虽然你今日乃是诈降,又不巧被我识破,算了败给了我。但是我依然觉得你是一位真正的大才,比之贾逵高出不止一筹,然而却只能屈居那等庸才手下。若是将军愿意真心归降于我,我必当重用将军,此战过后立即上奏陛下封你为关内侯,待日后定有机会独自镇守一方,让将军胸中之才不至于就此埋没!”

    “呵呵!”李孝恭突然轻蔑地笑了笑,无比轻松地看向魏昌,仿佛丝毫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一般,从容地说道,“魏都督不必白费口舌了,我李孝恭虽算不上什么铁骨铮铮的人物,可也不是贪生怕死之人,绝不可能做出背主求荣之事,都督要杀就杀吧,想让我投降,绝无可能!”

    “李将军……”

    “别说了,请都督给我个痛快的!”

    “李孝恭!老子看得你起,给你脸,你特么给脸不要脸是吧?来人!给我把这狗东西关押到地道之中,好生看管,小心他自尽,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准接近!”

    说罢两名亲兵与虎子立即将李孝恭从新捆好,推搡着押出了魏昌房中。

    “哈哈哈哈!魏昌,你还是杀了我吧!想让我投降,你是痴心妄想!”

    魏昌此时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对着尚未走远的虎子等人喊道:“等一等!”

    李孝恭缓缓回过头,一脸笑意地看着魏昌:“怎么?魏昌,改变主意了?准备杀了我?”

    魏昌嘴角高高扬起,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向着李孝恭露出一个极为阴沉的笑容,无比寒冷地对着李孝恭说道:“没,我就是想谢谢李将军,谢谢将军告诉我贾逵的屯粮之所!”

    哪怕是面对死亡也毫不畏惧的李孝恭,此时却是突然慌了神,一种不好的预感突然涌上心头,目光透出无尽的惊恐,颤颤巍巍地看着魏昌:“你……你什么意思?”

    “李将军知道我手下有一千骑兵吧?”

    “那……那又如何?”

    魏昌此时此刻心情似乎格外的好,仿佛贾逵几万大军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一般:“他们在几日之前便已经悄悄前往建平驻扎了!你们还不知道吧?”

    这句话一出,李孝恭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终于破灭了,此刻他仿佛什么都看开了一般,仿佛什么事情都已经与自己再无关系,重重地叹了口气,这一口气似乎卸去了他所有的力气。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魏昌,一句话也没有说。

    “呲~~”

    仿佛是在自嘲一般,李孝恭面无表情地回过了头,随即被魏昌手下亲兵推搡着渐渐走远,不一会儿便消失在魏昌目光之中,几句话随着夜晚地微风缓缓飘入了魏昌耳中。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出此诈降之计,如今不但计策失败,反而还倒是真的帮了都督一次,也罢,也罢,我心服口服……”

    等到李孝恭离去之后,房玄龄这才对着魏昌拱手说道:“主公真是神机妙算!今天可让我开了眼界,这贾逵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乔有幸得如此明主,真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啊!”

    “噗呲……老师可别这样说,什么叫几世修来的福分啊!说得就跟我俩是夫妻一样,这传出去可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