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结局(本章名字并非本书结局。)(第1/4页)
    杀掉赵客,就凭她手上那把幽神弓,足以在这时把赵客当成活靶子来干掉。

    但这样显然不足以来平息她内心的愤怒。

    只见鬼公主缓缓摘下面具,一张清瘦的脸颊,一双摄人心神的大眼睛,不得不说绝对是标准的美人儿。

    但前提是要忽略掉她额头上那些深红色的锤印。

    鲜艳的印记,像是烙印在白纸上的涂鸦。

    丁小乙看清楚了她额头这些伤痕后,心里不禁恍然大悟,暗道:“难怪这娘们每次都要隔着屏风,不愿意被人看到真面目。”

    只见她恶狠狠的盯着已经变成怪物般的赵客,近乎竭嘶底里的尖大吼着:

    “当初你放我的时候,我就说过一定要你后悔!你不是要开这扇门么?好啊,跪下来求我,我就告诉你怎么才能开门!”

    这么多年过去了,但额头上带来的屈辱,令她羞愤难平。

    这份屈辱一定要加倍的偿还给赵客。

    杀了他只是太便宜了他,她要让赵客后悔,要让他痛苦,甚至是生不如死。

    丁小乙和颂兴学两人看着这娘们疯狂的笑声,一时直觉浑身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

    最毒妇人心,说的就是这种女人。

    她早就在大帝那里得到了这里的信息,才会故意拖延到这一刻来施展她的报复。

    但这件事上,两人也无可奈何,甚至没办法插嘴。

    两人和赵客的关系不错,虽然相处的短暂,但赵客对他们俩算是仗义了。

    但站在鬼公主的角度说,人家报仇雪恨,理所应当。

    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跳出来说三道四。

    未经他人苦莫劝人为善。

    只是看着赵客口中发出嘶哑的叫声,非人非鬼的模样,丁小乙心一狠,拿出黄泉,就想要帮赵客解脱掉。

    那知他刚要有所动作,鬼公主冷不丁的一个眸光扫来,身影一闪,下一刻出现在丁小乙身后。

    纤细的手指掐在自己的后颈上,顿时令他浑身一冷,整个身子都僵硬了起来。

    “别以为你和那些老东西关系不错,我就不敢动你,真宰了你,也没人敢拿我怎么样!”

    丁小乙嘴角一抽,却是浑身发冷,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看到丁小乙受制,大头顿时就怒了,扑着就要冲上来。

    鬼公主只是轻蔑一笑,正要随手把这只丑陋的大头蛮灭掉,以儆效尤时,一回头却是看到了那只三手松鼠正站在大头肥胖的鼻梁上。

    叽叽喳喳的尖叫声,令她眉头一沉,马上轻轻一推,顺手就把丁小乙丢进了大头怀里去。

    同时神色忌惮的看着这只松鼠。

    她显然是认得这只异种,知晓鬼松老人爱它如子,真要是伤了这小家伙,自己回去,可是不好交代。

    跟随在义父身边多年,她很清楚义父心里鬼松老人是怎样的地位,自己捉弄几下鬼松老人没关系,但若是真的惹怒了他,自己义父可不会帮自己。

    “该死的小家伙,跑到这里和一只下贱的大头蛮鬼混什么?”

    就在她心中忍着怒气,无法发作时。

    颂兴学赶忙上前打圆场了。

    “公主息怒,息怒啊,他就是想帮公主报仇,才会如此迫切,那个……不看僧面看佛面嘛。”

    话音刚落,鬼公主一脚就把他踹飞出去。

    “砰!!”

    倒飞出去的颂兴学狠狠撞在石壁上,喉咙里钻出一股腥甜,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这一脚显然踹断了他好几根肋骨。

    “你算什么东西,要不是甶孑老贼收你做徒弟,你在我眼里蚂蚁都算不上,本想利用这小子好好运作一下,你居然还敢出卖我?想做墙头草也不掂量掂量自己什么份量!”

    对于丁小乙,她或许还能网开一面,毕竟这小子不仅仅是背后一群老家伙,和自己义父有点特殊的关系在。

    但对于颂兴学她可就一点都不客气了。

    甶孑大帝虽然强,可也不敢拿她怎么样,真得罪了就得罪了自己才不在乎这一个。

    故而她心里的气自然而然的全都撒在了颂兴学的身上。

    “咳咳……”颂兴学捂着腹部,疼的说不出来,眼底流过一抹阴霾,却是马上藏在眸光深处。

    “哼!”

    鬼公主冷哼一声,也不再理会两人,打算等处理完赵客,再好好和两人算账。

    大头急忙往后退去,把丁小乙抱在怀里,确定他没事后,才放心下来,只是目光看向鬼公主时,眼神顿时不善起来。

    “别!咱们不是她的对手!”

    丁小乙生怕大头做傻事,赶忙低声说道。

    大头闻言迟疑了下,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