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帷幕(第1/2页)
    “叶尘,纵使韩统帅所说有些偏激,但他也只是不想御的兄弟死得不明不白,你杀了人,这是铁一般的事实,你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方寒见事已至此,也不想再多做纠缠,只要能够拿下叶尘,到时候是杀是剐,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不明不白?我怎么听这些御说,此次事件的幕后主使就是二皇子殿下,他们受你的指使,进入羽化界,引来元兽暴动,最终目的是打压羽化宗,让羽化宗不得不归顺于你,这样的手法,你对碧波阁用了一次,应该是极为清楚才对,怎么能够说是不明不白?”

    叶尘淡淡的开口说道,人群只感觉心头猛然一颤,方寒是幕后指使?而且还不是第一次为之,他也曾对碧波阁下了黑手?

    这话实在是太震撼了,如此手段,足以让人感到心惊胆寒。

    方寒同样心头一震,死死的盯着叶尘,叶尘,他居然知道碧波阁的事,还当着所有人戳穿了他的阴谋,直言不讳。

    “叶尘,你说的话毫无证据,这是诬蔑,我岂能饶你?”

    脚步一踏,紫色火焰熊熊燃烧而起,一股狰狞杀意,从方寒的身上蔓延而出,他要杀叶尘,彻底灭口。

    “不愧是皇子殿下,说话果然霸道,我说你是幕后指使,你就要杀我,想要让我永远闭嘴,但刚才韩白麟说我滥杀无辜之时,你怎么缄默不言?你这样的举动,不正是大声告诉他人,我方寒就是蛮横,就是不将羽化宗放在眼里,你们能耐我何!”

    叶尘狂傲说道,旋即看向华昊穹等人,淡淡道:“副宗主,弟子所要说的话语,都已然说完,事情到此,相信大家心中都心中有数。”

    说完,叶尘缓步走回叶瑶身旁,轻轻地瞥了方寒一眼,讥讽意味十足。

    墨逸始终保持着沉默,脸上带着冷漠之色,他看向叶尘,心中也是暗暗咂舌,好一个叶尘,言语之锋利,竟是将方寒逼迫得还口之力都没有。

    现在,方寒若是动手,就是默认了他是幕后指使,不把羽化宗放在眼里,到那个时候,华昊穹等人必定会出手。

    这一战纵使天昏地暗,也不会对叶尘造成任何影响。

    倘若方寒不动手,就代表他忍下了这口闷气,他输了,再一次输给了叶尘,而且比上次输得更加彻底,更加无力辩驳。

    也正如叶尘所说,他把皇族的脸面都丢光了。

    “千老。”

    方寒眼眉低垂,那熊熊燃烧的紫色火焰,刹那间,竟是消失得无影无踪,只见他微微一转身,头也不回地朝着传送水幕走去,声音冷冷传来:“收兵,撤退。”

    “是!”

    千老恭敬点头,目光饶有深意的看了叶尘一眼。

    他当时的预感果然成真,这次的好戏,主角不是羽化宗,是叶尘,今日过后,狂人叶尘之名,将会震惊皇城,哪怕是皇宫之内,也将会流传着他的名字。

    人群呆呆地看着快步离去的御,目光都是一凝,仍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一张嘴,一眼神,竟是逼退了来势汹汹的方寒。

    “今日之事,来日我必当百倍还之。”

    韩白麟的目光一沉,心中冰寒刺骨,今日之后,他在方寒心中的地位将会一落千丈,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叶尘。

    面对着韩白麟的威胁,叶尘也是用冷眼回之,淡淡道:“我既然能废了韩白羽,就也能废了你这个韩白麟,韩家虽家大业大,但我叶尘也并非软柿子,能让你们随意揉捏。”

    说罢,他的身上爆发出一股森然杀意,让韩白麟脸上的表情更加难看,一甩手,径直走进了传送水幕之中。

    待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野之中,一片死寂的羊角峰巅,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之声,这声音知道,直刺云霄。

    “叶尘兄弟,你太厉害了。”

    “皇城内,能够让方寒两次郁闷败退之人,非你叶尘莫属,这一战,赢得漂亮,为我羽化宗争了一口气。”

    人群目光炙热的望着叶尘,就连一众内门长老,也是不住的点头,叶尘帮他们出了一口闷气,同时也是让羽化宗得到喘息的机会。

    三宗之中,羽化宗本来就处于末尾,方寒在吞并四方阁之后,自然会将魔爪伸向羽化宗,此次事件,他们虽然早就料到方寒会暗中下手,奈何自身的实力不足,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他为所欲为。

    但在叶尘的这般逼迫之下,方寒接二连三的吃了暗亏,就连卫川这样的心腹都惨死在羽化界内,日后必定会小心翼翼,不敢再有大动作。

    华昊穹长长地松了口气,满是欣慰的看着叶尘,从此以后,羽化宗又多了一名天才,一名敢说敢做,不惧任何强权的天才。

    这一巴掌,抽得痛快。

    “叶尘”

    在这时,墨逸缓步走了过来,人群皆是一静,不约而同的让开了一条道路,凝视着这名凶名赫赫的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