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7.拳与刀
    “哪怕当初在鹿鸣界那里上了个大当,羽行人应该也仍然不会放弃这方面的努力。”沈健说道“只是鹿鸣界、佳成界战事延绵至今太过胶着,牵扯双方大量注意力,让羽行人一直没能取得更进一步的成果。”

    但越是这种时候,越需要警惕。

    羽行联邦在佳成界、鹿鸣界两处战场上的表现都有些反应不及,略微疲软。

    这应该是他们暗中抽调了一部分人马的缘故。

    就像是暗中收回一只拳头。

    先收回,然后再打出。

    更有力。

    那么这只拳头,可能打向哪里呢?

    “我觉得,羽行这支预备队,是专门等着打我们软肋,打炎黄第五世代战舰。”沈健猜测道“只是对方的情报部门吃过鹿鸣界的亏以后,更谨慎了,所以迟迟还没有动手,在不断收集情报信息。”

    面前的老将军这时说道“之所以有这个举动,有这个想法,说明对方已经发现一些端倪了,所以才作此准备?”

    沈健点头“我的一点浅见,只是推测,不敢肯定。”

    那老将军轻轻摇头“你的推测不无道理,总参谋部那边也有类似忧虑,只不过目前谁都无法证实这一点。”

    他说道“如你方才所言,吃一堑长一智,羽行联邦的情报部门这次谨慎多了,不仅仅是从我们这里刺探情报,也包括自身警戒,都明显上了一个档次。”

    羽行情报部门,在诸天万界都威名赫赫。

    若非如此,当年他们也做不到将王谨言跟星声珠拐出炎黄。

    战争爆发至今,情报部门为羽行立功无数。

    于是有时候,难免有些轻敌。

    在炎黄手里栽了鹿鸣界那个大跟头后,对面明显认真起来。

    “所以你的想法是,你也做一柄收回来的刀,凝而不发?”那老将军问道“威慑敌人让敌人忌惮的同时,随时准备斩对方那只藏起来的拳头,只要对面一伸手,就剁他?”

    沈健点头“目前佳成界这边能稳住,鹿鸣界那边我们略微占上风,局面一直僵持下去,我们不吃亏,但就怕后院突然起火。”

    就像此先佳成界这边的情况一样。

    如果不是海鹰会内乱分裂突然爆发,导致佳成界失陷的话,炎黄联邦在鹿鸣界那边更好打,优势只会比现在更大。

    只要别的地方后院不起火,炎黄联邦大可以一直坚持下去。

    如果,羽行联邦真的藏起来一只拳头,那么一直僵持的话,先着急,想要改变现状的是他们。

    总有他们沉不住气的时候。

    届时炎黄联邦有底气后发制人,随机应变。

    沈健这柄刀,悬在头顶,有时候给对手的压力,比刀直接落下要来得更大。

    但他每出鞘一次,都需要封刀一段时间。

    如果在佳成界、鹿鸣界盲目亮刀又不能一战定胜负的话,万一羽行那一拳打出来,炎黄联邦又要头疼,想方设法拆东墙补西墙。

    而且,对方这一次出招,如果不像先前鹿鸣界那那次失误,而是能打准位置的话,对炎黄来说,后果不堪设想。

    自家第五世代战舰的研发基地万一有失,那鹿鸣界这里俘虏敌人一艘完整的第五世代巨舰也没意义了。

    这种担忧,并非杞人忧天。

    羽行联邦这次失手栽跟头就是因为轻敌被骗。

    前车之鉴,炎黄哪里敢放松警惕?

    务必将隐患彻底杜绝才行。

    退一步说,羽行联邦这一拳,也可能打在炎黄其他要害处,不得不防。

    “老夫个人同意你的看法,联邦政府和军方也给了你足够的特权决定自己的行动。”老将军说道“老夫会帮你把想法跟总司令部那边报备。”

    “有劳将军。”沈健说道“我需要调阅更多机密资料。”

    他接下来的这种行动方式,需要更多情报支持。

    “有些事,老夫的权限达不到,你直接跟总司令部还有总参谋部那边联系。”老将军点头说道“那么接下来,我们先考虑你如何从佳成界这里出去的问题吧。”

    当天,佳成界内部立即有了动静。

    界外虚空里的羽行舰队立马发现问题。

    炎黄人似乎在试图重建佳成界通往其他地方的虚空之门。

    察觉这一点后,羽行舰队立马针对佳成界发动猛烈攻击。

    佳成界里的炎黄高手,需要将绝大多数精力集中到稳固界域结界上来。

    受此影响,开启并稳固星空之门的脚步,顿时缓慢下来。

    但炎黄并没有就此放弃,仍然在不断努力。

    双方僵持一段时间后,羽行联邦忽然发现不对劲。

    有炎黄战舰,趁着抵挡羽行舰队攻击的时候,进行反冲锋,意图突破羽行联邦的阵线。

    敏锐察觉到这一点,羽行联邦立马进行阻截。

    看上去,佳成界内部的虚空通道,建立缓慢,更像是一个引人注意的幌子。

    在羽行联邦的注意力被吸引后,炎黄战舰则试图突围。

    看起来倒是只有大猫小猫三两只。

    但天晓得某一艘船上,有没有卧虎藏龙?

    将沈健关在佳成界里,也是此地羽行部队的重要任务之一。

    他们甚至做好付出一定牺牲来承受沈健刀锋的准备。

    因此发现情况不对头后,羽行联邦立马拦截这些炎黄战舰。

    而此刻在佳成界内部,贺上校看着沈健说道“虚空之门只是将将勉强立起,异常危险,你孤身进入,赌的太大了。”

    沈健站在晃动的虚空之门旁边,头顶上三层宝塔悬浮。

    他手里拿着一枚玉牌说道“有这件法宝相助,便有机会,只是可惜,恐怕会毁了将军的这件法宝。”

    贺上校说道“多小心。”

    “这些天合作的很愉快,希望能有再合作的机会。”沈健冲对方点点头,然后身形被三层宝塔吸入。

    三层宝塔化为一道金光,当即冲入面前并不稳定的虚空之门里。

    刚一进入其中,虚空通道就有崩塌的征兆。

    时空仿佛要破碎。

    沈健这时祭起那枚玉牌。

    玉牌爆发出耀眼的白光,在通道内笔直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