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新皇(第1/2页)
    等到我走出大厅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杀父的感觉可不好,我足足在议政殿里呕吐了一个小时,直到连一点东西都没法再吐出来了,才停下来,又用了半个小时平复心态和整理衣装,才慢慢走出大殿。

    而大殿外的战斗也已经结束了,决定跟随父皇的老人们,在人数和体力上完没有办法和青壮的亲卫军相提并论,虽然双方也是拼杀的极其惨烈,但是最终结局是显而易见的一边倒,此时所有将士看到我走出大殿,大多数人都是眼神明亮,神采奕奕,我的出现,也是他们更加辉煌的前提条件。

    “恭迎我皇!”随着泽拉斯第一个在我近处跪下,所有在大殿门前的将士,都整整齐齐的跪在地上,高呼了起来:“恭迎我皇!我皇万岁!!”

    “好了,都起来吧,你们以后便是我皇宫最重要的保护者,每一位,我都希望你们能恪尽职守,做好我皇宫的保卫工作。”我轻轻抬手,示意其他人无需如此多礼,而随着泽拉斯第一个起身,所有亲卫军都整齐的站起身来,每个人脸上的喜色甚至都要抑制不住。

    “将所有战死之人的尸骨小心收敛,无论他是何原因战死在此处,一律按最高葬礼仪式下葬!”随着我一声令下,所有人也大声应和,然后开始了有条不紊的工作,虽然他们是亲卫军,但是也是上过边境战场的人,处理起遗体来非常的迅速利落。

    “恭喜皇子殿下正式成为恕瑞玛第五十三代皇帝。”光明祭祀长此时带着近乎于所有光明祭祀从议政殿西门缓缓步入门厅之内,除了光明祭祀长之外,所有光明祭祀都缓缓的跪在我的身前。

    “如果我没记错,所有帝王遗体都是交由光明祭祀神殿下葬的,”我对着光明祭祀长点点头,虽然他还是我的老师,但是既然已经成为了新皇,就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和他说什么都行了:“应我父皇和母后的要求,还请光明祭祀长大人将两人合葬。”

    “那是自然,此事先皇早已经吩咐过了,还请陛下放心。”光明祭祀长微微鞠躬。

    “陛下,先帝的其他妃子,太皇太后,和您的姐姐妹妹们,您打算?”泽拉斯来到我的身后小心的问道。

    “泽拉斯你可别动歪脑筋。”我回头给了泽拉斯肩膀一拳,丝毫不在意在任何人前表现出我和泽拉斯的友谊:“她们不仅无错无过,更是和我血脉相连,只要她们愿意安分守己,我依然会将她们视为我的血族,你要是动手了,小心我收拾你。”

    “知道了。”泽拉斯也微微点头表示接受,虽然我知道在他的心里我的姐妹们肯定是隐藏的威胁,他就是这样,做事太过极端,太过谨小慎微。

    “好了,把大殿的正门收拾一下,再叫些人来修缮一下议政殿,下午,本皇便要面见群臣。”虽然这么说话让我浑身都不自在,但是我知道,只要我成为了皇帝,就不能在像我还是六皇子的时候,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

    而我在吩咐完之后,只带着泽拉斯慢慢的渡步回到大殿,我慢慢的坐在那皇位上闭目养神,而泽拉斯则是站在我的身后,一言不发。

    “我的那些姐姐妹妹,无论是已经嫁为人妇的大姐,还是马上就要和工部大司之子订婚的二姐,你都不要多加干涉,无论是怨我恨我还是怕我,都是人之常情嘛?就算是私底下有些不好的小动作,你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实在过分了还有老师会管制他们那,你就理这些事情远一些,我已经是那逼死母亲,杀死父亲的大不孝之人,不想再手上沾满自己血族的鲜血了,没意义。”我没有看泽拉斯,也没有睁眼,只是有些松散的靠在皇位上。

    “好的,陛下。”泽拉斯轻声的允诺道。

    “私下该怎么叫怎么叫,你都叫我陛下我可受不了。”我再次开口说道:“不要想我父皇一样,到了最后他的名字连记住的人都少了,只知道他是恕瑞玛伟大的第五十二代皇帝,父皇不在意,但是我难免会有些不舒服的。”

    “嗯,阿兹尔,你今天元气大伤,不如召见群臣的事情再推迟一些?反正大局已定,没有任何人会对你推迟召见这个事情多加口舌。”泽拉斯有些关切的问道,我知道我现在精神状态已经差到了一个极限,魔力枯竭,身受内伤,就算随时昏迷都不奇怪,而和我相处最久的泽拉斯能看出来也丝毫都不稀奇。

    “不了,下午召见群臣,晚上还要去祖坟祭祖,明天还要去光明神殿沐浴神光洗礼,做了皇帝之后,麻烦事会越来越多的,我可不想一拖再拖,那到了最后我恐怕连喘息的时间都没了。”我淡淡的说道:“而且你知道的,我现在并不想回寝宫,我会害怕。”

    “你父皇的正寝殿我已经吩咐下去开始收拾整理了,明天你就可以搬去正寝殿住。”泽拉斯小声的说道:“你既然已经做了皇帝,再睡在偏殿就不合适了。”

    “是啊,从衣食住行到军国大事,甚至纳妃娶妻都要开始身不由己了啊。”我感叹一声,“说来可笑,父皇才刚刚被我亲手杀死,现在就要住进父皇的寝宫,我虽然知道父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