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泽拉斯的梦想(第1/2页)
    在宴会开始之前,我可是狠狠的补了一下大臣和贵族们的知识,短短二十天的时间,我要记住一百多名大臣和贵族的名字和长相,着实让我头大,而且从我开始接触光明祭祀长之后,我的魔法修习也开始了。

    “特摩斯侯爵,长这个样子是吗?嗯,这两撇小胡子还是挺好记的。。。。。不对,南克特财务副卿也是小胡子的!”记忆这么多人的长相实在是让我几乎疯掉,而且我还要记住他们的职位和工作内容,我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爆炸了。

    “怎么样?皇子殿下?”就在我满头大汗的时候,光明祭祀长慢慢的走到了我的身边问道。

    “光明祭祀长大人,我现在实在是没办法和您学习魔法,我还有五十多个人没记住。”我匆匆的对光明祭祀长行了一个皇子礼,然后继续将我的目光挪回那一堆画像上面。

    “这点你和你父皇就不一样了。”光明祭祀长笑眯眯的说道:“你难道就没有想到一些捷径吗?”

    “对啊。”光明祭祀长的话倒是提醒了我,我急忙站起身,“我应该把泽拉斯叫过来,他那过目不忘的本事肯定能记得住,到时候让他提醒我就是了!”

    “哎!该说皇子殿下你是笨还是太慌张了那?”光明祭祀长轻轻挥手,两道藤蔓就缠住了我的脚,让我动弹不得,“您就没想过,我做光明祭祀长七十余年了,哪个大臣我还不认识?他们中最老的文部大臣林库尔都是我看着他长大的。”

    “对啊,我怎么忘记这茬!”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如果光明祭祀长肯帮我,我哪里还需要记住这么多人?到时候祭祀长大人给我传声,我不就都知道他们是谁是干嘛的了?

    “当然你还是要记个大概的,我在宴会上也不可能时时刻刻跟着你,到时候叫不上对方的名字还是皇子殿下您自己尴尬。”光明祭祀长解开了他擅长的植物魔法,“既然您已经对这件事情无需在意了,那您是不是可以开始和我学习魔法了?”

    “糟老头原来是这个目的!”我心里狠狠的想到,但是一想到光明祭祀长的能力是读心,赶紧用手按住了自己的嘴巴。

    “您觉得捂上嘴巴有用吗?皇子殿下。”光明祭祀长无语的白了我一眼,然后将双手背过去:“走吧,和我去修习殿,我们先来测试一下您适合那种类型的魔法。”

    等我和光明祭祀长走进修习殿,无数身穿浅灰色的见习祭祀纷纷起身对我和光明祭祀长行礼,而我也只是简单的问候了一下这些皇朝未来的支柱,然后跟随光明祭祀长走进了皇族专用的隔间。

    “因为您不可能长期留在我这光明神殿,所以想要靠长时间沐浴在太阳之力下获得太阳之神的眷顾肯定是很难了,不过学习魔法还是没问题的。”光明祭祀长轻轻的敲了敲用恕瑞玛百年大树的树心做成的桌子,“你的几个哥哥,老大老二老三对魔法不屑一顾,老四老五更重权势,老六倒是喜欢学习魔法,奈何他和符文之力的亲进度堪称绝望,不知道你是否能成为一个魔法适才之人。”

    还没等我说什么,光明祭祀长就从架子上取出了一个石板,虽然我无法解读上面的文字,但是我我也知道上面都是神族创建的符文。

    “将鲜血滴在这个石板上,我们就知道你是否适合修习魔法了。”光明祭祀长笑了笑,递给我一把锋利的小刀,而我也只能顺从的接下,从我的食指上面划开一个小口子,让鲜血滴落在圆盘上。

    随着我的鲜血滴进符文的凹槽,凹槽里的符文页逐渐发出黄色的亮光,明亮却柔和。

    “不错不错,您居然是沙系魔法的适应者,而且适应之力高达四级,比你所有哥哥都有天赋。”光明祭祀长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看来我让您让陛下允许你早些学习魔法果然是个正确的选择,您可要知道即使是宫廷首席魔法师库布也和您一般是四级适应之力,您说您魔法天赋是不是很高啊?”

    “可是除了学习魔法之外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啊,”我苦着脸哭丧着说道:“我要去和大臣贵族搞好关系,我要去和雷克顿学习战斗方式,我要读书,我觉得我会累死。”

    “毕竟您现在是第一继承人也是唯一继承人,您不努力的话,难道您忍心看到恕瑞玛走向衰落吗?”光明祭祀长看着我的眼睛问道,而我也只能轻轻的摇摇头,恕瑞玛是我心中最大的骄傲,我是绝对不允许它在我的手中走向衰弱的。

    “那就好,那么我们就从今天开始学习吧,稍等,我去给您找几颗符文蓝宝石,让您先感受一下魔法的力量。”光明祭祀长笑着摸了摸我的脑袋,有转身离去了。

    就这样,我在光明祭祀长那里开始了每天五个小时的魔法课程,再加上每天五个小时的读书时间和几乎排满了长队的大臣接见,我每日从早上起来就要开始忙碌,知道深夜才能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回寝宫,而最令我担心的还是即将到来的宴会,若是我不能再宴会上笼络到人心,是不是父皇真的会像他说的一样不阻止皇叔的篡位?大臣贵族们会不会转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