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惨状(第1/2页)
    “小心,不要发出声音。”泽拉斯猫着腰走在前面,而我则是小心翼翼的跟在了后面,心里充满了懊悔和无奈,因为我从小就身体孱弱,所以我对任何战斗方面的知识都没有兴趣,要不是今天泽拉斯在场,我非要吃大亏不可。

    “等我回去,我一定要找皇宫里身手最好的人学习战斗方式,我还要学习魔法!”我在泽拉斯的身后暗自发誓道。

    “营地里有亮光!”泽拉斯突然停下,小心翼翼的向着篝火的方向看去。

    “事到如今,你觉得凭借我们两个小孩能走回皇宫吗?”我到了现在也终于将完乱掉的脑袋清醒过来,缓缓的站起身,“而且我不相信有人能杀死我的父皇。”

    “傲慢!”泽拉斯想要拉住我,但是我已经率先开始跑了起来,而泽拉斯也无奈的跟了上来。

    “父皇!”我刚刚重回营地,就看到了大量的残肢断臂,就算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还是没有忍住将晚上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甚至都已经将胃里的东西吐光了还在不断的干呕。

    “呕!”紧跟我而来的泽拉斯也是险些吐了出来,不过他明显见过这种场面,所以比我好上很多。

    “陛下,陛下,七皇子,七皇子还活着!”就在我还在干呕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我抬起头,看见米库特正高兴的指着我,虽然他已经失去了一只手臂,但是看他的表情似乎像是划伤了一般微不足道。

    “是吗?老七居然还活着啊。”我听到了细微的声音,赶紧冲过去,果然在尸山后面父皇正坐在地上,手中持一把精钢宝剑,平时华贵而工整的衣服上面沾满了血渍,而象征着王权的头冠也不翼而飞。

    “父皇,你没事吧父皇!”我冲到父皇的面前,虽然他平时不喜欢我,但是他可是我的亲生父亲,到了这个时候我十分的害怕他会出事。

    “我没事。”父皇勉强的对我笑了笑,此时我才发现他的头上居然是白发,看起来比皮瑞将军还要年迈,我那所向睥睨的父皇是这个样子的?

    “老七,去看看,你的兄长还有哪个活着?就算是死了,也要把他们的尸首找出来。”父皇年迈而疲惫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我也是小鸡叨米一般点着头,但是随即反应过来,难道我的几个兄长都不保了吗?

    “不用找了,我已经找过了。”正当我要起身的时候,一个有些陌生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正当我要回头的时候,一个巨大的鳄鱼头就出现在我面前,吓得我放声尖叫了起来。

    “我有那么吓人吗?”那鳄鱼头人身的人不满的小声嘟囔了一句。

    “十分抱歉,“万人莫敌”雷克顿大人。”我尖叫完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如果说在恕瑞玛,只有一个人是鳄鱼头人身的,那就是飞升者之一的雷克顿了。

    “我已经清点过了,老大到老六都已经死了。”雷克顿对我并不在意,只是轻轻挥了挥手原谅了我的无理,然后盯着父皇说道:“你们喝的水里面有人下了微量的毒,不然就凭这几十个刺客还真没法动你,幸好我大哥觉得这次出行可能要出事情,派我日夜兼程而来,不然你皇族血脉都将尽数葬送在此。”

    “是谁?”父皇缓缓的抬起头,那面如野兽一般狰狞的表情让我都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一步,那种暴烈而充满敌意的气息,即使是我这个小孩都能感觉得到:“是谁派来的人!是谁!!!”

    “这我就不知道了,刺客们的身上没有任何标记,显然是有备而来,你们一开始就被人设计陷害了。”雷克顿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尖锐的牙齿,看起来越发狰狞:“找出来犯者是你的事情,等你找到,杀光他们,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才是我的任务。”

    “我。。。我大概知道是谁。。。”我颤颤巍巍的举起自己的手,眼前的两个人像是从地狱中走出的恶鬼,尽管一个是恕瑞玛的皇帝,一个是恕瑞玛的大英雄,依然让我情不自禁的战栗:“刚刚在湖边有个刺客想要杀我,他提到了牛羊的赏赐,我想。。。。我想大概可能是德玛大部落的人。”

    “德玛大部落的人要是能如此轻易的渗透过我恕瑞玛设下的边境,我还要皮瑞有何用!!”父皇像是要吃了我一般对着我大声的怒吼道,我也是被吓得直接坐在了地上,再不敢说话。

    “一定是有人,一定是哪个贵族串通了德玛大部落或是诺克赛帝国的人,不然皮瑞就算是拼死也会来向我报信的!”父皇疯狂的揪着自己的头发,大声的怒吼道:“能在我喝的水中下毒,并且知道我随身带着牧师不敢用猛毒,这个人好算计啊,好算计啊!是谁!是谁这么歹毒?!要杀我恕瑞玛皇室一族?!”

    “陛下,陛下,您还受着伤,要保重身体啊!”米库特冲到了父皇的身边,试图让几近疯狂的父皇冷静下来。

    “滚!”父皇现在已经化身为择人而弑的野兽,就算是最亲近的米库特也被父皇直接推开。

    “谁有嫌疑,你心里应该有数。”雷克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