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1章 打你个鹊占鸠巢!(三)(第1/2页)
    那个日军唯一的一声“啊”早已消弥于山野之中。

    太阳已经西斜,整个第二密营依旧是静悄悄的。

    雷鸣都有点佩服日军的纪律了,除了那出来解手的个别日军就再也没有日本兵出来了。

    而自己小队呢,除了自己特别强调的时候除外,队伍里多少都会有人在窃窃私语。

    当然了,如果有勾小欠在场的情况下那就嘈杂声更多。

    这点以后自己还真要让队员注意了呢。

    可这个念头也只是在雷鸣脑海里一闪后,他便一挥手,自己就先跳上了那河岸,他的队员们在后面紧紧跟随。

    雷鸣和大许子也不管别人就是一个劲的上前,而其他四名队员在上前过程中便分开了。

    算河边那个刚刚被他们拿下的那个,第二密营一共是五个地窨子。

    而现在就只剩下四个了,正好一名队员负责一个,小不点则负责居中策应。

    每名队员都是左手盒子炮右手一颗拔去销子的手雷。

    按正常来讲,如果是两个人负责袭击一个地窨子那就完美了。

    一个人负责往那地窨子里塞手雷,一个人在一旁拿着盒子炮负责查缺补漏。

    可是没办法,雷鸣又不知道第二密营已经是被日军给占了,早知道他说啥也多带点人来了。

    雷鸣的那件伪装衣又被他穿回身上了。

    他和大许子要负责阻击树林里的日军,那身上多一层伪装色总是好的。

    他的右手握着盒子炮左手却是拎了三个日军的棉帽子,而大许子亦是如此。

    要问这六个帽子有啥用?他们现在所做的就是那帽子的用途。

    他们也只是才过了那最后的一个地窨子二十多米便都趴在了雪地上。

    然后,他们两个便把那帽子逐个的摆在了树后。

    他们对这里的地形当然很熟。

    地窨子西边那就是树林子,那拨日军就藏在了树林子里。

    就在先前观察日军的时候,他们看着日军的炊事兵抬着那锅冒着热气的白米饭出去。

    在望远镜里,雷鸣看着那两名日军士兵在树林了里消失的身影都能猜到树林里的日军埋伏在了哪个位置上。

    所以,以他们两个现在的位置只要自己小心点,日军不大可能发现。

    雷鸣估计树林子里的日军怎么也和有个二三十人的。

    可是他和大许子只有两个人,那他们两个就需制造点疑兵出来。

    而这些摆放在树后的帽子便时了,甚至雷鸣还把自己背着的步枪放到了一个帽子的后面。

    大许子亦是如此。

    于雷鸣小队来讲,干这种事那就是“举手之劳”,打仗我动脑筋已经成了骨子里的东西。

    他们刚刚在河边的那个地窨子杀死了六名日军,一个人捡三个帽子过来那可不就是举手之劳吗?

    不要小瞧这几个帽子。

    只要战斗一打响,树林里的日军肯定要回援。

    而在紧张的战斗之中,当看到树旁露出帽子露出指向自己一方的枪时,别说是日军就时雷鸣小队第一反应也是把枪指回去。

    如此一来可就指错方向了。

    可只要日军指错这一下子,雷鸣和大许子就会多出一个射击机会来。

    以少打多,瞬间当真是决定生死!

    雷鸣和大许子是把那帽子摆在了日军来回走踩出来的小路正对着的地方。

    而他们两个则是一左一右都挑那够粗的树后趴了下来。

    一切准备妥当也只是片刻功夫的事,雷鸣回头点头。

    这时正在一个地窨子旁探头出来的小不点看到后就把头收了回去。

    队长那头已经就位了,那现在就看他们这五个人的了。

    小不点就单膝跪在了地上,双手各执一把盒子炮,他再看向那几个地窨子时,那四名队员就都看向了他。

    于是,小不点一点头。

    那几名队员就不见了。

    怎么不见了?那自然是扑门去了。

    他们所有人现在手中所有的武器都是一样的,都是右手攥着一颗手雷。

    在那门前,他们每个人都把那已经去了销子的手雷在自己穿着的大头鞋底上一砸,然后左手就去拉门了。

    门也只开了一个缝,那右手中的手雷便丢了进去,然后所有人就都反向扑倒。

    他们必须得反向扑倒,他们可不敢在那地窨子旁趴着。

    这四个地窨子都是半入地式的。

    最初建密营的时候,他们都是用树皮树枝之类的棚成的,这些东西根本就挡不住弹片。

    那不是土墙,如果靠得太近,那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