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闭关(第1/2页)
    ()    “动手吧,即使你忘了白某,可白某却从不曾将你忘记,悬天榜第十五的玉祁公子……”白凡说着,一步步走向玉祁,在说玉祁,斗大的汗水密布,怔怔的看着白凡,嗓子嘶哑道。

    “你到底是谁?我又什么时候和你结怨的?”

    能看的出来,玉祁是真的想不起来了,这也难怪,当初白凡一直裹在黑袍之中,而如今他则是以本来面目面对玉祁,因此想不起来倒也还算正常。

    不过,白凡到也不想玉祁做个糊涂鬼,于是叹息一声,一挥手,身上顿时多了一件黑袍,也就是这时,玉祁瞳孔收缩,他终于想起了对方。

    “呵呵,想起来了是么,那就该偿还你曾经的过错了……”白凡说着目光徒然变得凌厉。跟着那碾压同阶的气息瞬间横扫玉祁众人,使得包括玉祁在内剩下的五人刹那心跳加速,跟着玉祁便吼道。

    “原来是你,想不到你竟然变得这么强,我真后悔当初没有宰了你啊……”

    玉祁真的后悔了,人都说斩草除根永绝后患,可恨为什么当初自己就没有追上去治对方于死地,以至于今日再遇到,彼此的身份已然互换,我真的不甘心啊,玉祁心中憋屈无比。但,世间事就是这样,后悔是永远不能挽回的。

    白凡倒是对玉祁的话不置可否,反正他不会去犯玉祁的错误,因为今日,就是今日了,玉祁是绝不可能逃出升天的,不是他不想,而是白凡不会允许。

    “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和我一起上,杀了他……”玉祁大吼,随着他的吼声,他身后的五人略微犹豫片刻,但随即就瞬息出手。

    轰隆隆,术法凝聚成功,五名玄胎初期在加上玉祁这样的玄胎中期天骄,一时间造成的恐怖波动,足以令绝大多数修士都会颤抖。

    可惜,他们此刻面对的是白凡,同阶无敌的白凡,连玄胎后期的妖兽,他都不放在眼里,又怎么可能会被区区几个玄胎中期之下的修士给吓抖。

    于是下一息,白凡抬起头,默默说道。

    “寂灭………”

    嗡,一道乌光从白凡身后散出,顷刻间想前蔓延,眨眼之中,就笼罩了方圆一里的空间。玉祁等众人,跟着就惊恐的发现,突然之中,他们竟感受不到丝毫的天地灵力,连带他们的术法都迅速暗淡下去,直到最后,砰的一声,就那么无声无息崩溃了……

    “啊……”玉祁惊叫,这是什么术法,怎么如此恐怖?连他都为此惊叫,就更不用说他此时身后的三男二女,他们就只感觉从头到脚都被一股无形的寒意浸透,于是,下一息,他们成了无头的苍蝇,纷纷惊慌四散。只是,任凭他们如何四散奔逃,但就是逃不出这眼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而更加可

    怕的是,他们同时感受自己的灵气,就在这黑暗之中,迅速的从体内一点点流失,仅仅几个呼吸,灵海就传出阵阵枯竭之意。

    这时外界,白凡来到武言的身旁,轻轻说道。

    “我们走吧……”

    说着白凡瞬间远去,他甚至都没有去关心结果,因为他知道,当自己踏入玄胎之后,寂灭之光这种真正的大道之相,已经足以灭杀玉祁等人,因此在看下去已经没必要了。

    果然,就在白凡远去的那一刻,黑暗如潮水般褪去,在之后,一到乌光卷着几个储物袋,追上了白凡,没入了白凡的身体,而那几个储物袋也随即进了白凡的储物袋中。

    武言看到这一幕莫名的寒意大增,随即透出神识向后看去,紧跟着武言看到,就在之前玉祁等人站立的地方,大地之上,横陈着数具尸体。

    而当看到他们的样子,武言没来由的倒吸一口凉气,就见几具尸身,表情惊恐,似是死前遭受了什么难以形容的恐怖之事。尤其是玉祁的表情最为狰狞,双眼鼓瞪,面容扭曲,甚至武言还可以感受到他临死前的不甘心,但也就仅仅如此而已。因为,接下来一阵微风吹拂而过,在看几具尸身,砰砰砰,成了粉末。

    武言收回神识,目光极度复杂,老大越来越神秘了,甚至武言都觉得老大神秘的可怕。白凡倒是对此没有解释,玉祁该死,既然该死,就不需要任何怜悯。

    就这样,二人再一次沉默到了无言,直至又过了半日,北海之边映入眼帘,白凡和武言径直的奔一座高塔飞了过去。

    等到来到高塔近前,二人落在地上,同一时间落地的还有许多其他修士,大家彼此神色警惕,沉默中各自迈进了高塔之中……

    “请问二位道友,是要置换灵晶石么?”

    就在白凡和武言走进高塔,第一时间就有位联盟的执事迎了上来,面带笑容的看着二人,客气的说着惯例的口吻。

    白凡武言点点头,也不废话,一挥手,霎时间身前出现了十余个储物袋。

    然后储物袋飘向联盟执事,那执事先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尔后紧接着其表情透出惊骇,目光如电一样,重新扫视白凡与武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