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一印两人刻
    上官雨这么说,那就成了《云山清江图》要价一千八百万了。

    尹宝荣眼神一变,但转而笑着点点上官雨,“我说什么来着?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嘛!咱俩想法都一样!”

    上官雨咳嗽一声,“其实价钱都是可以商量的。”

    尹宝荣却没有再说话,面无表情地拿起一支烟点了,抽的时候也没看上官雨和余耀,好似在纯粹享受香烟。

    这情况,是尹宝荣觉得奇货可居、狮子大开口在先,上官雨则是跟着提了价儿。

    不过,东西和东西确实不一样。这方“真品烜赫”田黄印章,对上官雨和余耀来说,志在必得;但是一幅《云山清江图》手卷,尹宝荣却不一定非得买。

    这里头,不能说上官雨提了前辈之物、临终交待之类的是个失误,因为你都寻过来了,就算表现的轻描淡写,尹宝荣也不是傻子,不在意的东西哪会如此费力查访?况且,如果不说出个原由,说不定尹宝荣还会起疑、暂时捂住东西。

    这气氛不对了。因为尹宝荣对上官雨的开价很不满意。

    余耀也点了一支烟,“尹老板,我看这样吧,你俩坐这儿空谈,实在是有点儿太干,不如,彼此先看看东西如何?边看边聊嘛!”

    尹宝荣看了看他俩,“这话说得倒对!”

    上官雨笑道,“我这就回去取东西。另外,看完了东西,今晚我做东。”

    余耀接口,“尹老板,你和才老不也认识么?正好才老今天和我通过电话,叫上一起吧!”

    “才老今天有空?”

    “有。”

    “那该我做东!买卖成不成的两说!”

    一个小时后,余耀和上官雨、才朋玺一起到了尹宝荣的办公室,而尹宝荣也是刚取了印章回到办公室不久。

    他没想到,才朋玺直接到办公室来了,连说了几句“有失远迎”、“招呼不周”之类的话。

    同时,尹宝荣心里也嘀咕起来。

    显然,才朋玺是上官雨和余耀请来的。才朋玺精通玉石,有帮忙掌眼的可能,也有帮腔的可能······哎?难道,这印章其实是才朋玺要买?上官雨和余耀反倒是他请来的“先锋”?

    这尹宝荣怎么也不可能想到真实的情况,但才朋玺的面子,是不能不给的。他收起了思绪,心说边谈边看吧,反正不能吃亏,最好两其美。

    上官雨没有提出先看印章,而是和余耀一起,展开了这幅手卷。

    尹宝荣一看这展开的手卷,脸色一变看向上官雨,“老弟啊,你可没说有王原祁的题引首啊!”

    这“引首”,是手卷装裱特有的东西,就是在开卷的位置空出一部分页面,可以题字题诗什么的;相对的,还有“拖尾”,就是在手卷末尾留出空白。

    这幅手卷,上官雨说一米九的长度,其中王原祁的题引首就占了七八十厘米。

    四个大字:元贤妙笔。有王原祁的落款,也有钤印。

    上官雨微微一笑,“你也没问啊,你只问有什么鉴藏印!”

    “好家伙,人家都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你这还把优点给藏起来了。”

    上官雨心道,若不是为了“真品烜赫”印章,这画我也不会卖给你。而且,反正最后都得看,给你个惊喜,反而好谈。

    “以尹老板的眼力,说什么不重要。”

    尹宝荣确实惊喜了,“有王原祁的题引首,确实是加分项啊!”

    王原祁,清初“四王”之一。

    华夏书画史上,有“二王”,指的是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的书法;也有“四王”,指的是清初画坛的王时敏、王鉴、王翚、王原祁。其中王原祁是王时敏的孙子。

    四王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崇古仿古,他们都认为宋元名家的笔法才是最高标准。结果呢,这个艺术思想被皇帝认同了,所以当时就成了“正宗”。四王的画作,以山水为主。

    这王原祁,从小就临摹宋元名家的真迹,是公认的仿古高手;他最擅长的,是元四家之一的黄公望,也就是《富春山居图》的作者。

    这幅元代高克恭的《云山清江图》手卷,有王原祁的题引首,合情合理。而且既然如此,说明是王原祁旧藏。此画的价值,的确是得上一个档次的。

    不过,即便上一个档次,此画的行价,虽说能过千万,但也到不了一千八百万的高价。

    尹宝荣细细看完,保存的确完好,连个霉点儿都找不到。元代纸本真迹,清初重裱过,裱材和裱工都是一流的。

    看完之后,尹宝荣搓了搓手,“我也不说旁的了,的确是好东西,但上官老弟你之前的开价,确实太高了。”

    “不忙说。我还没看印章呢!”上官雨笑道。

    “对,对。来,请看!”

    尹宝荣拿出了一个锦盒,打开锦盒,将一个剔红的印盒摆在了桌上。

    余耀、上官雨、才朋玺三人都是心头暗喜,原盒完好无损!

    这方田黄印章,就如杜大爷介绍的那样,随型钮薄意雕“半壁见海日”,田黄品质好,雕工又极佳,相得益彰。

    看了这雕工,余耀和才朋玺不由对视一眼。

    虽然没有落款,但两人都看出来了,这应该是林清卿的作品。

    林清卿,民国时期寿山石雕刻名家,尤其是薄意雕刻,堪称大师。在他之前的清代,已经有人不断在尝试浅雕的印章钮饰,但却都局限在工艺上;林清卿的薄意雕刻,则引入国画的构图原理和意境,艺术性上升到了一个高度。

    不过,印文,却并不是林清卿刻的。

    这里面,或许是许太炎请林清卿和另外一个人分别雕刻了印钮和印文;也可能许太炎根本就不认识林清卿,只是得到了一方他的薄意雕钮的印章作品,而后请人篆刻印文。

    而篆刻印文的人,许太炎却应该是认识的。

    印文“真品烜赫”,小篆的体势,阳文。

    余耀之前从上官雨那幅书法中,已见过落在纸上的朱印。但是见朱印和见印章是不一样的;印章上除了印文,还能审视刀工。

    余耀和才朋玺审视这印文,又对视了一眼。只不过,这印文,两人却都看不出是谁的手笔。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