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再入百草园,伏羲讲述魔神事(第1/2页)
    鲁班和他弟子离开碧水居,伏羲突然严肃起来:“江河小兄弟,有些事情我不得不说说,你心地淳朴,但是游历尚浅,还不知道人性的贪婪和险恶。玄黄龙旗可是代表着炎黄二帝的诏令,有着极强大的权利,若非绝对信任的人是无法持有的,黄帝将玄黄龙旗赋予我们,是因为这世上还有许多需要我们处理的事情,同时有很多世俗的事情,需要借助外力。你擅自把玄黄龙旗借给他人实属不智啊,若所托非人,那么将引起一场极大的浩劫......”

    江河听到伏羲仙人的讲解,才知道自己的鲁莽,原本以为凭借心灵同步,江河自信对方不会欺瞒自己。毕竟这是灵魂之间的对话,有着绝对诚实的效果,可是经过伏羲仙人这一番教育,江河才知道,大多数人类还有一个本性叫贪婪,一旦尝到权利带来的甜头,又无法做到大公无私不谋私利,并且他索要无度,私下调度军队为自己卖命。也会破坏天下的格局,重新进入混乱之中。

    江河:“哎,我可以看出本性的善良,却无法估算出人性的贪婪。伏羲仙人,如今我如何是好?”

    伏羲走近前来,轻轻拍打着江河的肩膀:“别担心,我早已通过演算,得知你的玄黄龙旗已经易手,便在今早和黄帝商议,并由他派遣灵鸟前往军营取回玄黄龙旗。”

    江河听后十分感激,感慨道:“还好伏羲仙人妙算天机,虽然我觉得周膑周逹,不象是那种大权在握便为所欲为的人,但是保险起见还是回收的好。嗯,伏羲仙人真是了得,要不是您算出我的玄黄龙旗易手,我连燕京都进不了,不过户引这东西实在是麻烦。”

    伏羲哈哈大笑:“我也觉得麻烦,如今天下已经渐渐太平安定,炎黄二帝商议可以慢慢撤出户引,之后百姓们只要没有劣迹可以自由往来。”

    伏羲想想还是觉得教江河洛书演算好一点,毕竟他成仙不久,阅历太浅,很多事情都太过感情用事。

    可惜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无论伏羲怎么讲解,江河虽然记住全部的流程,但是还是无法成功运用。江河搞不明白伏羲仙人所说的,这世上唯一不变的东西就是在时刻变化。

    虽然没能学会伏羲仙人的预知未来,不过江河将自己领悟的心灵同步说与伏羲听,伏羲很快就掌握了心灵同步,并将心灵同步进行升华成灵魂密语——读心术。

    这正是江河想要的,也是昔日师傅谆谆告诫自己的,在获知对方真实意图的同时,不透露出自己的本心,避免为坏人所乘。

    可惜伏羲仙人将升华之后的灵魂密语尽数教给江河,但是终究道行太浅,结果和洛书演算一样,知道原理方法,却始终难悟要领。实际运用起来却十分吃力,而且效果也无法达到伏羲仙人的万分之一,对江河的自信心打击不小。

    伏羲安抚道:“每个人都各有所长,各具天赋,你也不必妄自菲薄。就像我无法掌握黄帝的轩辕剑法一样,但是并不影响我在道方面的领悟。与其在你不擅长的领域,花十倍的努力获得微小成功,远不如再你具有天赋的领域花一倍的付出获得更大的突破。”

    江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燕京虽然比不上扬州城,毕竟属于帝都,人口众多,颇为繁华,江河在此地没有住所,所以和伏羲仙人居住碧水居。

    (此时燕京和建康都属于帝都,炎黄二帝皆是神仙,在人间为并列君王,虽然二帝彼此会有些小小矛盾,但其目的都是让人间能够安享太平,所以帝都并非终身住所,炎黄会交替来往。同时二帝治世内政方式不同,当时的北方以游牧为生,食物缺乏导致人口受限,因此由善于农业发展的黄帝在燕京进行中枢指导。另外,不管是伏羲还是神农,以及江河,不像炎黄二帝需要扛起帝王振兴天下的重责,属于辅助炎黄二帝的仙人,碧水居是黄帝赏赐,让众仙可以有个安身落脚之处。)

    江河此刻和伏羲仙人彼此面对盘膝,双手对掌,双目经闭,在进行......啊,从外人看来不过是两人端坐着,进行悟道双修,实际上,两人的元神都不在这里。

    云中界百草园中心,江河看着在地上面容憔悴的神农,在看看神情焦虑的伏羲,轻声询问:“神农仙人他,怎么啦?”

    伏羲便把和神农前往南方查看异象的过程简单叙述了一遍:“这要从很早之前说起,当初黄帝用轩辕剑斩下战魔刑天的头颅,将头颅送回蚩尤,并将刑天的身体封印在南方庐山脚下,由此来阻隔头身相连,刑天的身体构造非常特殊,是我们始料未及的,他可以杀死并吸收一个人,来隐藏自己的魔神气息,在我们看来和常人无异。打败刑天之后,我们所定的策略是将头颅送给蚩尤,以魔神蚩尤的性格,必定会吸收刑天的头颅以提高自身的能力。魔神是不死的,被吸收的头颅就会留在蚩尤身体中,除非强行破开蚩尤肉身取回头颅,否则刑天就永远无法重新成为战魔,或是说无法成为完整的恶魔。计划非常顺利,失去头颅的刑天,不过是行尸走肉,完全没有战斗力,根本无法脱离庐山的结界封印。”伏羲轻轻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