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谢谢前辈!(第1/2页)
    “天灯虫真的能炸,而且还能叠加爆炸……你们能想象用燃烧弹同时击中10只天灯虫的景象吗?3头6星级腐化沼牛啊……整整三头啊!瞬间就上天了……我感觉我引爆了一颗微型核弹。那感觉,简直……太爽了啊!”

    “不过可能因为准备不够,隔了一公里,我们几名战友忘记佩戴头盔,现在听力还有些影响。”

    “对了,我们拉走天灯虫时没有引来燃火角蛾,不过半个小时后那三头腐化沼牛的亲戚们,大概20多头可怜的家伙,都被追来的燃火角蛾给烧烤了。这是当时的无人机拍摄图,地面都玻璃化了。附:(图片.jpg)。”

    被燃火角蛾击中后的弹坑边缘,是高温侵彻大地后形成的玻璃化效果,大概直径200米的区域,被彻底烤秃了。

    “你问为什么开始没引来燃火角蛾?唔,这个是我们此行探索出来的秘密,咨询收费,订单已经挂到了交易黑市版块里。”

    下面大片大片的骂声陆泽就没再看了,他真的很佩服这些敢于玩火的家伙,竟然能想到把天灯虫勾引到腐化沼牛的区域内,然后一炮引爆。这还是他重生以来第一次生出敬佩,能想出这点子的人可真是个人才!

    ……

    接下来的帖子还有《单人猎杀花甲重蜥实况记录》、《花甲重蜥的菊花尺寸实测》、《论红烧花甲蜥尾的十九种做法》……

    还有一篇被加精的帖子,已经有了超过6000条回复,《我是“花自留”的好友,他发现了四色希尔曼陀罗,但是他永远的留在了那里。》

    陆泽的视线在那张近距离拍摄的四色曼陀罗照片上停留了片刻,沉默的翻过,探索这个瑰丽世界的代价,并不是谁都能承受得起。

    ……

    至于那上千条未读信息,陆泽粗略翻了翻,绝大多数是“666”、“抱大腿”、“我给你生猴子”之类毫无营养的话,小部分是一些故作高冷、装神弄鬼的家伙,神秘兮兮的问自己要不要加入队伍,现实结算薪酬。

    还有极少数勤学好问的,真切的提出若干问题,不过很可惜,陆泽直接X掉,他没义务做这些人的百科书。

    然后一个默认的系统头像映入眼帘,是一名穿着白色盔甲的女骑士。

    月之歌?

    “……在您的预估中,这柄“钥匙”究竟还会在先驱者的手中放置多久?”

    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陆泽眯起眼睛,微不可察的点点头,这个月之歌的洞察力算相当敏锐了,不排除对方已经对这个世界产生某种认知的可能性。

    在这个星球虚影尚未降临的年代,能够产生这种想法并且深挖下去的人,无论如何都是值得肯定的。

    在陆泽看来,这就是未来的种子。

    在即将面临的星球虚影降临,迷雾彻底侵袭大劫到来之时,他只希望这些种子……越多越好。

    毕竟,未来的那场战争,是为种族生存之战,是赌上人类命运的战斗。

    “你既然已经发现这个世界的新奇,为什么还要去思索这个不切实际的问题?”

    陆泽作出这样一个略有些奇怪的回复后,准备就关闭论坛,但是很快消息一闪而过,月之歌竟然在瞬间进行了回复。

    月之歌:谢谢,您的智慧如星辰般浩瀚,是我过于执念了。

    中庭别墅花园6栋地下室,堪称奢华的训练场内,穿着一身练功服的林韵雪额前挂着细密的汗珠,紧张的看着光幕。

    往日在校园里惜字如金的“月光白骑”,此刻竟然罕见的露出咬着嘴唇的赧然样子。

    人类的好奇心是没有止境的,解决一个问题的同时,往往会抛出下一个问题,人类社会就是在这样不断的提出问题、解决问题的循环中不断发展向前。

    这个道理放在林韵雪身上,同样如此。在遇到执火者之前,她总是感觉眼前似乎有一闪隐隐的大门虚开着,她想要触碰开启那扇大门却总是摸不到边缘,但是遇到执火者之后,短短几句话就令她豁然开朗。

    那扇大门虽然仍没有触碰到,但是林韵雪已经能够清晰的“看”到它了。所以,她自然而然的又提出了新的需求,但是整整两天,她发出的信息都如同泥牛入海,杳无回音。

    倒是往日不算特别热闹的迷雾拼图这个小版块,却因为接二连三证明执火者回答的内容而变得格外火热,这也更加佐证了执火者的博学与智慧。

    加上刚刚那带着宽容与引导的反问,林韵雪恍惚看到了一名智慧的长者在温和的注视自己。

    当学识高高悬于天空有若繁星时,那么带给仰望者的便是浩瀚如海的敬畏。

    执火者的低调与神秘,就像流星掠过夜空,留下灿烂的轨迹,让人久久不能自已。

    林韵雪现在倒是有些患得患失了,生怕因为自己的鲁莽与无知,导致对方的厌烦,所以她忐忑而紧张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