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愿望与取舍(第二更)(第1/2页)
    除了那些神明之外,“愈骨者”塞提基本是这个世界的最顶层了。

    多少人都希望从他这边得到教育。而塞提招学生,也并非是只看对方的出身……他作为黄金阶的超凡者,非常清楚“欲望”的力量。更能够知道,如果强大的欲望被污染,人会变成怎样可怕的恶魔。

    因此……只要是欲望强大而纯净、三观正直的人,即使没有学费,塞提也会把他招为学生。

    这也是因为塞提特殊职业的缘故。

    他教学弟子的过程,同时也可以增强自己的力量……因为偶像学派只要被人崇拜,就能够增长力量。而塞提更倾向于提取来自“学生”的崇拜。

    塞提最为看重的,就是他们这份纯净无比的“愿望”。

    愿望之力,是偶像巫师所能利用的几种力量中最为纯净的。

    他与那些无力完成自己愿望的学生们约定好——免费给予他们能够完成愿望的力量。然后他们在实现愿望后,再回来一趟、把属于他们的故事留下来。

    但最终,从塞提这里毕业后,真正达成“愿望”的人数是——零。

    别说外人了。

    就连塞提自己,有时候都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在他们身边,无意识间便夺走了他们的愿望。

    明明只要从塞提这里学到一丁点的东西,就能轻而易举的达成他们的愿望。

    拥有纯粹的心、强烈的欲望的人,愿望本就不会是什么复杂的、难以达成的东西。

    但那些学生们,却在接受塞提的教导后,理解了“有备无患”的想法;也从其他的学生那里,得知了他们的老师是怎样了不起的大人物。

    毕竟其他的黄金阶,可不像塞提那样“教学”本身就是“修炼”。他们如果收徒弟,多半是为了找个助手……就像是找个帮忙干活的研究生,自然是要精挑细选的。

    他们意识到: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可能下次就得不到了。

    不,下次是一定得不到的。

    在得到自己能够实现愿望的力量之后,他们却并没有像最开始约定的那样离开。等到完成愿望之后再回来。

    而是继续留在愈骨者身边,继续学习。

    就像是看到学生课间来问题的老师一样。

    塞提看到学生这么上进,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宁可他们多学一点、多成长一点……“有备无患”。

    而他们也是真正达成了老师的期待。塞提的这些学生里,绝大多数都成为了大人物。至少也是个圈内耳熟能详的名人。还有一些人成为了白银阶的超凡者。

    他们都有各自精彩无比的人生。

    在旁人看来,他们都是幸福的。

    ……但只有塞提大师知道。

    他这些学生们一定是有着遗憾的。

    因为他们最开始的愿望,几乎都没有达成。

    与普通人小时候那种“我想要成为国王”、“我想要成为巨龙”那样注定无法实现的稚嫩“幻想”不同。那是真正纯澈而有力的愿望。

    塞提都记得他们。

    有一个孩子曾是天才剑士。

    他年纪轻轻就成为了监督者,但因为在面对地底魔物的时候没有经验、退缩逃走……而将无辜的居民暴露在了魔物面前,害死了许多人。

    当时他如果与魔物战斗,虽然他也会死,但其他人都可以成功撤离。然而他作为保护者,却第一个逃离……这让被他保护的人全部死亡。

    也因此,没有人追溯他的责任。

    他来到塞提面前,痛哭流涕。希望自己能够成为有勇气,不再退缩的人。

    于是他在塞提这里读了许多书,见识到了许多大场面、被塞提带着和一些大人物们接触。逐渐变成了一个有胆有识有担当的杰出青年。

    他靠着这份关系,与自己原本就相当杰出的能力,来到联合王国、成为了联合王国的警务总长。

    可他在政治面前,退缩的却反而比之前次数更多了……作为手握大权的外国人,国王对他常有猜忌怀疑,其他的同僚更是对这个实权肥差垂涎已久,许多陷阱摆在他面前,诱惑他伸手至职权之外,以此激怒国王。

    为了不让这个位子被居心叵测的人夺走,他不得不在公义面前退缩。可随着时间推移,他却是渐渐学会了视而不见、渐渐学会了踢皮球、渐渐掌握了不粘锅的技艺……而这些都是来自于塞提的杰出教导。

    他救下了很多人,为公义伸张了许多次,可也隐瞒了许多罪行、放走了一些罪人。

    昔日为自己的退缩痛哭流涕的少年剑士,最终却成为了一名政客。

    而当年还有一个孩子,他希望让自己的青梅竹马富家大小姐能够幸福,却没有能配得上她的地位、更没有能让她幸福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