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易形(第1/2页)
    ()    林海扫视着这个不大的出租屋,看着里面的东西。

    他从抽屉里摸出对他来说他已经很久没用过的手机,看了眼上面的时间。

    上午十点多点,对于一天来说还属于黄金时间。

    他很快做出决定,一些不用的就留在这里,一些需要的东西打包带走。

    “喂,是房东先生吗?”

    “嗯,是我,我不打算续租了。”

    “嗯。”

    简单几句话就将事情说清楚,在放下手机后,他浅浅的吸了口气。

    距离合同到期还有一个把月的时间,提前一个月跟房东说是常识。

    而后他轻轻吸了口气,周身的皮肉轻轻的蠕动,连带着骨骼都在变化,万兽神力向他身体四周蔓延。

    一点点一点点的变化后,林海看着镜子中那个曾经熟悉的面孔。

    “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那个平凡的自己。

    略显无神的双眼,一米七五的个头,带着些许痘印的面颊,这才是他曾经的自己。

    收拾起那几套衣服,又在通讯录里找了一下,联系了经常来找他收纸皮废的老头,让他上来收拾一下这些东西。

    小半袋米,小碗盐,冰箱里还冻的有巧克力,林林总总的东西很是繁多。

    还有那些工具,剪刀,西瓜刀等物件也得收拾。

    收收收,将工具都收拾进箱子里,衣服装进挎包里,装不下的开门丢进树屋里。

    煤气灶被他放弃,不说已经用了好几年,就说现在已经普遍性安装的天然气灶也比煤气灶方便的多。

    小桌子小板凳也被他丢在了这里,如果下一位有缘人看得起的话也可以留着。

    收收捡捡之后,林海听着门外的敲门声,才愕然的发现自己还是穿着那件麻布围裙。

    “稍等。”

    十多秒后,林海穿着短袖短裤,一把将如瀑黑发揉起,扣上一顶小圆帽后拉开门,让门口的房东老板走进来。

    “海娃,咋个说不住就不住了。”步入中年的房东老板一走进来就开始叨叨。

    “不想做了,想回老家看看。”林海将一箱子衣服和之前已经打好包的东西放在一起。

    里面还包括电脑,路由器,网线等物件。

    “啥时候走。”房东老板面目有些消瘦,在房屋的各个地方看有没有损坏的地方。

    “待会儿。”

    “说好哈,当时签的合同是租凭的房屋在未到一半的时候还可以退一小部分租金,如果你现在走的话是一分钱没得的哦。”

    瘦瘦的老板似是才想起这个问题,对林海说道。

    “嗯。”林海微微点头,示意就是如此。

    半小时后,林海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离开了住了三四年的地方,迎着有些火辣的太阳昂首出发。

    他已经确认好了路程,先乘坐高铁向渝城前进,转班车去外公家。

    再去祭拜自己的母亲,商谈自己的居住问题。

    “师傅,到城南火车站。”一辆出租车拐过弯,在他面前停下,林海提着包上车。

    “好嘞,通价68。”司机师傅满口答应,一路快行。

    ——————

    等他到了城南火车站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他看着路边摆着卖的水果,感觉腹中有些许的饥饿。

    但扑鼻的药水味道让他谢绝不敏,吃不起,告辞。

    购票,候车,在高铁站中,似乎什么时候都有很大一群人在等待出行。

    大都是低着头玩手机,或者三三两两凑成一堆,在那里哈哈大笑。

    林海找了个角落坐下来,将两个行李箱立在一侧,挎包和背包也是满满当当。

    他神色如常,这里的汗臭味脚臭味烟熏味口臭味到处都是,空气一片污浊。

    哪怕是中央空调的大力换气也没有办法掩盖过去,或者说这种味道只有他一个人能够闻出来。

    这种体验感在他一开始的时候还感觉比较烦恼,但几个小时后他已经适应了下来。

    能够下意识的无视这样那样的气味,但一旦他泛起认真的情绪,他依旧能够闻到那股味道。

    比如他现在,看着从厕所方向走过来的一个男青年,不用看都知道,他有一部分尿尿到了裤腿上,因为气味很大。

    比如他看向前面的一对情侣,他的神色有些古怪,两人排排坐在一起,神色亲昵。

    女孩子旁边还坐着一个女孩,看样子是她的闺蜜,两人都涂着清淡的妆容。

    他嗅到了那个男同志的气味在两个女孩的身上都有。

    这是?什么道道?林海有些费解。

    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