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必入绝境(第1/2页)
    “星辰子?难道这里也有人叫星辰子?”秦宇盯着金色石碑上的“星辰子”三字,不由嘀咕。

    不过,这古怪的决斗场给了秦宇难言的感觉,特别是石阶上的议论声让秦宇有些恍惚,仿佛,这是真实的而并非是虚幻的,不过,想到那幻阵的恐怖,秦宇也就默认了,只是,不解的是既然身处幻阵里,那该如何表现出自己的实力呢?

    就在秦宇惊疑不定时,一道身影突然从天而降,在落地的瞬间,秦宇只感觉整个地面如惊涛骇浪般剧烈起伏,地面玄石也不知是质量好还是这根本是虚幻的,只是随大地震动而拨动着,但并没有浮现什么龟裂纹,更没碎裂了。

    站在玄石上的秦宇差点都没被波动震飞,当看到前方弯着身缓慢站起来的青年时,秦宇目光一闪。

    这是名婴变境巅峰的青年,青年身着兽皮,高约六尺不到,五官粗犷,面色黝黑,眉宇开阔,嘴唇宽厚,两条浓眉如两柄大刀横在一双冷漠双目之上,看起来给人一股不怒自威之感。

    “小子,你运气不错,是婴变境巅峰修士。”逐荒心里松了口气,他还真怕秦宇会遇到个叩道境巅峰修士,那样一来,不仅是这小子,连他也要交代在这里了。

    其实,逐荒内心格外憋屈的,昔日别说叩道境,就算是仙境强者他弹指可杀,可现在,连叩道境的修士都让他心惊胆战,这般的落差让逐荒越发想早点脱离秦宇,开始重新修炼,早日回到昔日巅峰状态。

    秦宇打量着眼前这黝黑青年,并没有因这是婴变境巅峰修士而轻松半点,被这青年盯着,秦宇只感觉有座大山压在心头,这般的感觉,就算面对寻常叩道境身上都没有如此威压。

    “报上名来,我褚虎不战无名之辈!”

    在秦宇打量着青年时,这黝黑青年声音浑厚,开口说道。

    “有些意思。”秦宇嘴角微掀,这道鸿布置的幻阵还真是不凡啊,不过,回想那突然爆裂的青年天骄,秦宇猜测若在这里战死了,自己很可能真会死,所以哪敢大意?

    撇了眼上空的八面金色石碑,秦宇淡然道:“星辰子!”

    这黝黑的青年先是愣了下,随后脸上肌肉抽搐,看傻子般看向秦宇,就连四周原本交头接耳的修士们瞬间鸦雀无声,各个目瞪口呆的看向决斗场上的秦宇。

    “星辰子……星辰子?哈哈,这人竟敢冒充星辰子?”

    “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谁人不知星辰子乃三天地序列子之一,永恒世界的登峰者之一……此人竟敢冒充星辰子?”

    “难道是巧合?”

    “不管是巧合还是故意的,这人必死无疑,星辰子的追随者定然会将此子扼杀!”

    秦宇站在决斗场上,听着石阶上传来的讥讽、嘲笑声,不由得满头雾水,这幻阵也太真实了吧?疑惑的他不仅问道:“逐荒,这里难道不是幻阵?”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逐荒想了许久回答道,对于四周的情况他确实也懵了,按理说是幻境的话他根本看不到,若说是个小天地,那这天地难不成能永恒?这些人应该是道鸿推演而成,不应该有这样的神智啊,而且,三天地序列子是什么意思?

    “管那么多干什么?先战胜此人再说。”逐荒左思右想也没什么头绪,不仅不耐烦的道,他只想秦宇早点打赢这场,离开这天罡塔再说,等他得到了地之印碑力量,倾尽力也要脱离这家伙,这挑战关他何事?

    秦宇微微点头,正欲说什么时,却听到那名为褚虎的黝黑青年声音阴鹫,阴冷至极的道:“我会把你一块一块捏碎,让你知道冒犯星辰子的下场,褚犍血脉……爆发吧!”

    瞬间,这黝黑体内爆发出了冲天气势,黝黑青年纵身一跃,身体急剧变化,竟化成了人面豹身,牛耳一目的凶兽,而他原本那粗大的左手竟化成了一柄粗大的黝黑巨弓,一根黝黑弓弦浮现在巨弓之上,而他体内弥漫的黝黑光芒宛如雷云滚滚。

    “我x!小子你这什么运气?你这是什么运气?啊?最后一名都能让你碰到褚犍血脉?”逐荒怒吼道,若他有肉体,只怕会吐出老血来。

    本以为这次安然无恙,碰到一个婴变境巅峰的,却没想到这最后一名竟是个褚犍血脉。

    要知道,褚犍天生力大无穷,而且……善射,乃天生的弓箭手,昔日,逐荒曾被一名褚犍一族强者偷袭过,那一箭蕴含的威力堪称毁天灭地!

    秦宇也是倒吸了口气,只感觉头皮发麻,至凶兽褚犍的大名他自然有所听闻,没想到这万重挑战的第一万名就是褚犍血脉……

    而这还只是一万名……那第一的有多强?这就是洪荒时期的青年天骄?

    难怪,难怪貘燹会说通过第一重考核就能成为天罡,踏入前五千名能成为少主,前千名就能得到他貘燹的传承……成为他貘燹的传承弟子……

    这也太过变态了吧?

    是否……这也意味着想成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