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塔前谈话(第1/3页)
    为了躲避冰圣,沈天宇就一直在九九尊塔内待了下去,而杨芸在进去五年之后就出来了。曲池峰将杨芸领到一处传送阵后,杨芸就独自离开了。

    此后的三百年间,紫玉跟炎颜先后出塔三十余次,每次出塔均不超过一日就又返回,而沈天宇始终不见从塔内出来。

    三百五十年后,紫玉从塔内出来,直接去了沈天宇的洞府驻地休息,又是三十年后,炎颜出塔,休息了两日后,两人相携离开了万界学府。

    驻地内,师渺渺将花草修剪整齐后,一如往日的开始打扫洞府,虽然洞府干净的一尘不染。其有些郁闷之色,显得并不如何开心,只是空无一人的洞府无人看到。

    轻微的脚步声从洞口传来,师渺渺听的熟悉的脚步声已知来人是谁,脸上堆起笑容,赶紧迎了上去:“姜姐姐,来了啊。”

    “嗯。”姜苓一身淡雅出尘的白衣,环顾一周后,“们教官还没回来?”

    “没有。”师渺渺摇了摇头,有些担忧的道,“姜姐姐,说教官会不会不要我们几个了?”

    “没有的事,他在塔里肯定有重大的机遇,没有时间回来。”姜苓轻叹了口气,“先安心准备一个月后的大比,说不定到时候教官就回来了,到时候成绩不好,他可是会失望的。”

    “嗯,好吧。”师渺渺低头应道。

    姜苓又叹了口气,向外走去,这样的话她每十年跟师渺渺说一次,已经说了几十次了,连自己都不怎么相信了。

    ……

    尊塔广场外的一处山巅上,冰圣静静站立,其直视着九九尊塔的目光闪动着莫名的色彩,良久之后其旁边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道蓝袍老者身影,竟然是沈心渡此人。

    两人并肩看着九九尊塔,半晌后,冰圣突然道:“那小子不知道要在里面待多久,估计是怕我要他做出选择,不敢出来了。”

    “他的意思应该还影响不了吧?”沈心渡道。

    “这个自然,虽说那两个丫头都是传承我衣钵的上佳人选,不过从性格上来说冷丫头适合保护一个族群,程丫头则领袖气质多一些。”冰圣微微一笑,“其实玄冰宗的那个小子也很不错,够很辣,不过我知道跟家的这个小子有仇,我就舍了。”

    “玄冰宗好像是当初建立的吧?”沈心渡呵呵一笑,“幸好那小子一直没时间过去,否则带了风凝雨他们上门报仇,玄冰宗就完了。”

    “反正程丫头最终是要接掌玄冰宗的,那几个圣者死了正好方便她接掌。”冰圣道。

    “那就好,玄冰宗对他来说,或许是个不错的历练。”沈心渡笑道。

    “对他还真是放心。”冰圣淡淡一笑,眸光略带深意的看向沈心渡,“不过说到风凝雨他们几个,嫁灵宝树真的一点消息都没有么?”

    “没有。”沈心渡轻微摇头,“云凌山一死,那宝树就彻底失去了消息。”

    “我倒是有些想法。”冰圣嘴角掠过一抹讥诮。

    “哦?冰兄说说看!”沈心渡以为冰圣是在笑,也没多想。

    “万眼邪睛兽虽然只是一只圣级灵兽,不过其体形庞大,又是在血灵死海中,就算我联手,都没可能将其击杀。”冰圣道,“而那怪兽突然就死了,代家也是通过那怪兽的本命玉简碎裂才知道其死了,之前一点也没有收到那怪兽的求救讯息。说明那怪兽是被一击而杀,或者是那怪兽被制住发不出讯息。”

    “这个,我也曾想过。”沈心渡眉头微皱,“可是以那怪兽的强大肉体以及血灵死海的地利条件,即使数十位圣帝联手,估计也难将其一击而杀。要说被制住,应该也不可能,代价的人此前收到那畜生的消息,说是其在渡完圣帝劫之后回到巢穴去的,以它的精明不可能察觉不到有人在它的巢穴布下禁制阵法,而被制住的。”

    “的确,这两样都不可能。”冰圣轻哼道,“不过若是嫁灵宝树呢?”

    “什么?”沈心渡顿时怪叫一声。

    “嫁灵宝树可以吸收那怪兽的灵根,据我所知,那怪兽只有秩序灵根一种灵根,那是罕见无比的灵根。”冰圣道,“被嫁灵宝树吸附,那怪兽无论是精血的丧失还是本源灵根被吸都会死去,而且也能保证在这期间,那怪兽被精炼神魂疼痛的无法发出讯息。”

    “不错!”沈心渡眸中爆出精光,随即又摇头,“可是,里面的囚犯不可能有那宝树的,进去的弟子也严格检查所带的物品,也不会有那宝树的。”

    “是么?”冰圣笑的有些冷,“前些日子,我碰到劫元了。”

    “劫元?”沈心渡脸色微变。

    “不错,劫元告诉我,在那怪兽渡劫的时候,沈家的这个小子被那怪兽的心魔阵弄晕,而后傀儡将其扔进了怪兽的肚子里。”冰圣继续道,“进了那怪兽的肚子,还能好好的出来,凭他的修为,除了嫁灵宝树,我想不到还有其它可能。”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