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争吵,心冷(二)(第1/2页)
    ()    战火愈演愈烈,玉善文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看着玉即墨的眼神就像看着敌人一样。

    “对,我现在是没有资格让你滚。但你别忘了,你总有一天会嫁人的。有能耐未来你别靠我!没了娘家,我看你在二皇子府如何立足!”

    玉即墨突然笑了,笑中带着无限的讽刺,真没想到她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背叛。

    她先是将两个皇家人收入自己的保护之下,而这两个人受伤害最严重的那个,是被自己保护的最好的那个,也是伤害自己最深的那个。

    看惯了皇家的冷暖,见识到了皇家人的反复无常,她将自己的心一点一点的收起来,只将最真挚的感情留给家里人。

    可没想到,她自以为不会背叛她的人,如今居然莫名其妙地指责她不守妇道,真是天大的讽刺!

    玉即墨笑着笑着,就像眼泪笑了出来,“玉善文,你哪儿来的那么多的自信认为我一定要依靠你?”

    她这样的笑容让人心疼,匆匆赶过来的玉善诚和玉善武两人还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

    “墨墨!”玉善武小声的喊了一声这个面临崩溃的女孩。

    而玉善诚张着嘴,默默的用哑语喊了一声,只是没有喊出声来。

    玉即墨将眼泪憋住,“玉善文你觉得被针对了几下之后就觉得很委屈,是我的错,你就跑过来指责我。一句不守妇道,就将我部的功劳抹杀干净,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在说假话?我能有什么功劳?我能为这个家做些什么?你别急着否认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到你就是这个意思。”

    玉善文见他的情绪被拆穿,也就不再掩饰,开始正大光明的鄙视玉即墨。

    “自三年前,你故昏迷醒来之后。你自己看看你闯了多少祸,如果不是家里为你担着,你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玉即墨露出了冷笑,那个笑容让人很冷,要比外面的雪还要冷。

    “玉善文,每一个帝王都有病,都有疑心病。功高盖主这四个字应该不用我再跟你强调吧?身为一个丞相,在民间的声望居然比皇上还要高。若你是皇上,你会怎么做?若不是因为我,你以为玉府还可以完完整整的存在吗?你以为你们还可以过上这种幸福的生活吗?你还可以做官吗?”

    玉善文被玉即墨怼到说不出来话,只觉得心底生寒,面对一声声的指责,他觉得他似乎遗忘了什么,遗忘了什么恐怖的事。

    嚣张的气焰被浇灭,还没等玉善诚和玉善武两人教训他,他自己就像被扎破的气球一样,泄了气。

    玉即墨从这个房间离开时,刻意撞了他一下,在她的耳边小声的说道:“你既然不能陪我一起去承担,那也就不需要我的照顾。我会告诉皇上,收回我对你的一切照顾,接下来的日子慢慢享用。”

    玉即墨潇洒的离开了,留下失魂落魄的玉善文,求助父亲。

    玉绍祺摇了摇头,没有给他答案。

    整间屋子只剩下他自己跪在地上,被所有人抛弃的感觉涌上心头,无比委屈的怒吼。

    玉善武交代妻子会院子里哪都不要去,他自己倒是追着玉即墨而去。

    可他哪里追得上,玉即墨并没有回院子里,反而出了府,根据门口的家丁汇报,玉即墨向皇宫的方向走去。

    玉善武害怕玉即墨找龙风衍报仇,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急匆匆的寻找父亲。

    “爹,门口的家丁汇报说墨墨去了皇宫。你要不要跟着去看看?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玉绍祺摇了摇头,开解玉善武,“武儿不用担心,不管她做了什么,皇家都不会怪罪于她。墨墨不会有危险的,只是我或许能够猜到她这次进皇宫。也罢,也该让他吃吃苦头了。”

    玉善武离开玉绍祺的书房,慢悠悠的走在花园里,思考着父亲说的让他吃吃苦头,难道指的是大哥?

    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更让玉善武下定决心待他走之时,一定要将玉即墨也带走。

    在他不远处的密室里,玉善诚和安平公主坐在当初几人的秘密基地里,听着暗卫的回报。

    还是没有找到皇后,这个消息让安平公主满脸阴郁,再找不到皇后,她真的就疯了。

    也不知她那个父皇这一次怎么这么狠心,居然忍心将母后送离皇宫去吃苦。

    “安平,别担心,总有一天我们会找到的。而且说不定不知道什么时候皇后自己就回来了。”

    玉善诚再次询问暗卫,问他是否查清楚了玉即墨近期所有的动向,她的背后之人是谁,以及那个一直保护她的人,武功到底有多高,又来自于哪里?

    “主人,属下只查到了玉小姐近日一直跟三皇子接触的最多。两人似乎在密谋做些什么,若是靠的太近,容易被发现,也没有发现他们在聊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