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梦蓉妹妹你在哪里(第1/2页)
    凌寒彻刚想说下去忽然听见院子外边传来“嗖、嗖、嗖”的声音,大家齐刷刷站了起来准备出去一看究竟。

    一个侍卫跑进在在天极耳边低语一阵,天极抬头惊讶的说“是七离,他说梦蓉不见了,怀疑是贤王殿下把梦蓉带走了上门来要人,正在院子外边跟侍卫交手”

    凌风蹙着眉头问“彻,你是不是跟大嫂说了什么?她怎会无缘无故失踪了”

    凌寒彻摇摇头说“自从上回拿七离煮了一顿鱼汤这几天我都没联络大嫂,这几天大嫂一直有给我信息,怎么会突然失踪呢难道……是七离发现了什么把大嫂杀人灭口,然后跑到这里来栽赃陷害我们”

    天极摇摇头冷静地说“这不可能这些年来我们逍遥宫经常派遣细作潜伏在七离身旁刺探情报,七离为人精明、心思细密,无论多出色的细作都很难躲过七离的暗中观察得到他的信任,但是七离每次发现了细作顶多就是下毒将他们折磨一番,但是那些毒药毒性虽强却不是什么致命的毒药,迷途黑市之中普通的毒医也可以医治,只不过需要耗费较长的时间细作会被折磨的很惨,但是从未出现过七离痛下杀手杀死细作的事,况且以七离对梦蓉的感情更加不可能”

    凌亮乐忽然说“会不会是七离发现了蓝梦、汐儿有破绽故意上门找茬,目的是警告我们不要再打他的主意了”

    凌蓝梦、汐儿却同时说“不可能,一来岭南郡真的因为闹灾荒发生严重的鼠疫死了很多人,二来就算七离怀疑我们的身份但是七离对天悟都客客气气的,他有很多药材、丹药或者灵丹妙药都要拿到逍遥宫拍卖场拍卖,他目前还不敢跟逍遥宫正面起冲突,所以就算七离怀疑我们是细作也不会用梦蓉当借口公然上门踩场子,幻域都是到七离是个爱财如命的家伙,他不会这么傻自断财路的所以就算他怀疑我们的身份和目的,目前也不会这么做更不可能拿梦蓉到借口”

    这时凌宝娇忽然问“大嫂……风,我哥有没有说过那天夜里跟大嫂见面聊了什么,他们有没有发生争执啊”

    凌风摇摇头淡淡的说“我没听见大哥和大嫂说了什么,不过我见到大嫂哭着跑了大哥难受的拿拳头砸墙,直到双手血肉模糊才作罢”

    凌宝娇长叹一声“唉,真难为我哥跟嫂子了,他们俩明明心里有对方却要装作若无其事、互相仇视、恶言相向,这样的日子究竟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一直没说话的燕雨忽然说“大嫂瞒着七离悄悄走了,你们说大嫂会不会是憋得太辛苦了决定找大哥摊牌,又或者是……”燕雨看着凌亮乐、凌蓝梦没有说下去。

    凌寒彻说“嫂子,你不是最讨厌别人说话吞吞吐吐的吗?怎么今儿个你说话吞吞吐吐的?你一定是被我哥给传染了哈哈哈”

    天极似乎从燕雨的眼神中看出了什么,他笑着站起来淡淡的说“睿王殿下,宫主不在宫中七离前来闹事不方便让他看到在下在此处,不如让天悟带蓝梦、汐儿和庆王殿下出去探听探听七离的口风,看看他是否看出什么端倪故意前来闹事,还是梦蓉真的失踪了我们再决定该如何应对,在下先从密道离开就算七离怀疑在下也可以端着逍遥宫第一掌事的什么搪塞过去”

    凌风微笑着点了点头,天极连忙吩咐天悟带着凌蓝梦、凌亮乐、汐儿出去应付七离,自己快步从密道的暗门离开了。

    天悟领着凌亮乐、凌蓝梦、汐儿来到前院,大厅之中只剩下凌风、燕雨、凌寒彻和凌宝娇四人。

    凌宝娇纠结了许久试探着问“风、彻,关于我哥、嫂子的事你们知道多少?关于亮乐、蓝梦的事你们又知道多少呢”

    凌风看了凌寒彻一眼示意他回答,凌寒彻低头寻思了一会郑重地说“二姐,关于大哥当年为什么休了大嫂,他明明发现了七离有不轨企图却给七离制造了很多机会的事我跟哥知道大哥为什么这样做,至于大嫂被赶出家门之后怎么会遇到你,她对大哥这样做的原因知道多少我就不得而知了,关于亮乐、蓝梦嘛……我们刚开始也有怀疑蓝梦不是大哥的亲生女儿,不过我们怀疑她是七离的女儿没想到她跟亮乐之间有这层关系,我也是无意间发现此事的,当时我在迷途黑市躲避父王的追杀无意中遇到了大嫂,大嫂告诉我她知道大哥为什么这样做但是认为大哥不信任她、不愿意与她同甘共苦所以不打算原谅大哥了,我费了好多唇舌大嫂才稍微气消了答应到时候跟大哥当面对质说清楚,我估摸着大哥跟蓝梦不亲蓝梦这丫头很可怜,就故意在大嫂面前有意无意的提起蓝梦,但是大嫂很奇怪她的态度跟大哥一样对蓝梦不大关心,但是我无意中说道二姐把儿子亮乐交给大哥调教,亮乐从小跟在大哥身边学习大哥很痛亮乐,大嫂就揪着我一个劲打听关于亮乐的事”

    凌寒彻顿了顿看了凌宝娇一眼,才接着说“我把这事跟哥说了,我们忽然想起当年二姐跟大嫂同时生下蓝梦、亮乐,蓝梦是由二姐抱回来的所以对他们的身世起了疑心,我们特意到你们当年住过的庄园附近打听,结果找到了当年接生的赵婆婆,她很肯定地告诉我大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