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望星可能是咱们的(第1/2页)
    凌寒彻,停了停接着说“淑妃她成功怀有龙嗣,皇上还宠幸了那几个宫女,后来,淑妃的胎儿不知为何没保住,淑妃说是其他嫔妃,用毒杀了她的孩儿,老是哭哭啼啼的,皇上对她厌烦不已,从此不再搭理她,倒是有一位宫女,怀胎十月替皇上生了个儿子,皇上龙颜大悦,将人鱼族进贡的,玲珑翡翠玉佩,送给这个宫女”

    凌寒彻神神秘秘地说“这事后来叫皇后知道了,皇后娘娘醋坛子打翻了,要整死那母子俩,淑妃居然敢跟皇后作对,偷偷放走了宫女母子二人,皇上知道这事,估计觉得理亏一直没说什么,但是,对淑妃的态度好了很多,十七年前,魔兽再度作乱,皇上回宫后性情大变,后宫很多嫔妃都无端惨死,皇后也得了恶疾,皇上对皇后不理不睬,只宠爱鱼贵妃,让淑妃协助鱼贵妃管理后宫”

    凌寒彻将声音压得更低,轻声说“哥,如果望星说的是真的,那望星可能是咱们的皇叔,我们可以利用这次大婚,到帝都觐见皇上的机会,带上望星,如果皇上对玉佩毫无反应,那就九不离十了,如果皇上知道这事,确认望星的身份,那么就剩下最后一种解释”

    凌风点了点头没有回答,蹙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相府后院,燕雨进了望星的房间,找到了药箱,打开药箱一看,顿时傻了眼。

    燕雨按住传心石,暗问“喂,逍遥,那个是金创药”

    逍遥毫无反应,燕雨灵机一动笑着说“殿下,你不是问臣妾,怎么知道逍遥宫主吗,臣妾现在就告诉殿下……”

    “哼,你等异世界之人,都如此忘恩负义,胆敢恶意诋毁本尊,早知如此,本尊就不派天极,前去解救你等了”逍遥冷冷地说

    “呵呵呵,逍遥大帅哥,高大上的逍遥宫主,你不是大量得把肚皮撑破了吗?咦,这话又不对头了”燕雨急忙解释。

    “愚蠢,是宰相肚里能撑船”逍遥冷声。

    “哦,对,是我的错行了吧,唉,你一个大男人,别这么小气吧啦的啦,哦,对了,你知道那种是金创药吗”燕雨求饶道

    “本尊没有天眼通,如何能得知啊,如此蠢钝还敢污蔑旁人,不学无术、胡言乱语,你知道幻域的七出之条吗,愚蠢、长舌、妄语足够睿王休了你”

    “休了,就休了,我才来两天,好几样酷刑什么凌迟、殉葬、枭首,车裂集体用我身上了,也不差这一样了,咦,这休了是什么鬼刑法啊”燕雨腹诽

    逍遥无奈叹了口气,冷冷地说“愚蠢的女人,你不会把药箱带出去,让望星拿吗,休了不是刑法,而是是让睿王跟你断绝”

    “什么”燕雨很凶得问。

    “逍遥你个混蛋,你说清楚了”燕雨跳着脚,恶狠狠地说。

    逍遥的嘴角,泛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他慢条斯理地说“休了,就是断绝你俩的夫妻名分,你不是嫌弃睿王傻吗,又怕睿王连累你被诛九族吗?这么紧张作甚”

    “哼,逍遥,你个乌鸦嘴,诅咒我们离婚,我诅咒你媳妇天天爬墙,好让你成了绿帽专业户,你,混蛋、讨厌、毒舌,气死我啦”

    骂着骂着,燕雨一个精灵,忽然说“咦,逍遥你厉害啊,大脑结构铁定跟我的不一样,怎么我就想不到这个,呵呵呵,安啦姐姐保证以后,再不说你坏话了,别这么小气,当心憋坏了生癌,哦,癌是绝症啦,得了就没救了”说完燕雨吐着舌头,抱着药箱,一溜烟往前院跑。

    爬墙跟绿帽有什么关系,逍遥不懂,但是绿帽,他知道是什么意思,他蹙起好看的眉头,无可奈何地摇头叹息,心里嘀咕着“怎么就被这悍妇吃得死死的,说出去一世英名毁了”

    逍遥的一声叹息,随风飘进燕雨脑海。

    燕雨缩缩脖子,一脸的得瑟,心里乐开花啦,傻乐傻乐的。

    燕雨一溜烟,跑到望星面前,打开药箱急急地说“望星,哪个是……”

    燕雨一溜烟,跑到望星面前,打开药箱急急地说“望星,哪个是金创药啊”

    望星拿起一个青花小瓷瓶,诚恳地说“大小姐,这就是金创药,只需一颗,一半用水化开外敷,一半内服,每天换一次药,三天后便可痊愈了”

    燕雨打开瓶子,倒了几颗药丸出来,把剩下的交给凌寒彻,示意他替望星处理伤口,自己走到凌风面前。

    凌寒彻拿了一颗药丸,掰开嗅了嗅低语“紫金丹,这可是皇家御用,外伤圣药”

    凌寒彻从腰间,拿了个水壶出来,让凌风、望星各自吞服了半颗紫金丹,用壶盖把半颗化开。

    燕雨,把药涂在凌风伤口上,手脚麻利地包扎好伤口,把剩下的药丸,用手绢包好放在袖中。

    凌寒彻也替望星,包扎好伤口了。

    他跟望星把四个大箱子,放在小凤、冷傲的背上,让粉毛驮望星,自己坐在沫沫的背上,翘起二踉腿正准备走。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