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第 173 章(第1/6页)
    ()    季听的假酒期还在继续, 情绪波动的时常叫人莫名其妙,比如有一天晚上, 她突然想吃大棚里种的草莓, 然而现在是夏季,他们这个城市, 就算有草莓,也没有大棚里种的草莓。

    申屠川试图拿其他草莓骗过她,然而还是被她刁钻的尝了出来, 最后道了三天的歉,她眼里那点泪花花才算消失。

    又有一次,她看到申屠川跟女下属说话,回家就食欲减半了,吓得申屠川差点连公司都不去了,就为了让她放心。

    孕期也就刚六个月, 申屠川就觉得自己身心俱疲了,连占有欲什么的都顾不上了,只希望她的注意力能稍微转移, 别总揪出一点奇怪的事哭个不停。

    又是一次做心理咨询, 牧与之惊讶“你最近怎么了?情绪很糟糕吗?”

    “……没有, 就是有点累。”申屠川眼下挂着两个黑眼圈, 那是昨夜季听突然想看电影,自己陪了一整夜才留下的。

    牧与之看了一眼他身后“季听呢?”

    “在家睡觉。”申屠川说完, 打了一个哈欠。

    牧与之失笑“你睡会儿再回去吧。”

    “不行, 她如果醒了没看到我, 会哭的,”申屠川说完顿了一下,“她最近一直睡眠不好,也会无缘无故的哭,虽然以前也这样,但没有现在这么夸张,我是不是该带她来心理咨询?”

    “听起来像是产前抑郁,你过两天带她来一趟吧。”牧与之缓缓道。

    申屠川一听都抑郁了,脸色当即不好了“那还等什么,下午我就带她过来。”说完扭头就走了。

    还没反应过来的牧与之“……”

    申屠川回到家后,季听还没醒,躺在床上睡得很安静,一点都不像醒着时折腾人的样子。她穿着柔软宽大的睡衣,将已经隆起的小腹盖得严严实实,本就白皙的皮肤如今更是光彩照人。

    他们没有做性别鉴定,但申屠川查了很多资料,都说季听现在的症状像是要生女儿。他其实对男孩女孩都不太在意,但觉得如果能有一个像季听一样的小姑娘做女儿,应该是很幸福的事。

    一想到女儿和季听同时朝自己扑来的模样,申屠川的唇角就噙着笑意,眼底是幸福和满足感。他静静的坐在季听身边,直到她突然惊醒,才立刻握住她的手“怎么了?”

    季听愣了半天,才喃喃一句“他好像踢我了。”

    申屠川顿时皱眉,对小朋友的喜欢减少一分“他太坏了。”

    “还在踢,你摸摸。”季听说着,拉着他的手覆到自己的肚子上,他手抚上的一瞬间,肚皮明显的动了一下,这下申屠川瞬间僵住了。

    季听突然心生感动,眼角泛着泪花道“他一定很喜欢你,才会在感应到你的时候动。”

    “……是吗?”那就把减少的一分喜欢给加上吧,看在他那么喜欢自己的份上。

    季听笑笑,拭去眼角的泪,握着申屠川的手问他咨询的情况,申屠川一一说完,想了想道“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不如我下午带你去牧与之那里吧,叫他仔细说一下,刚好带你出去散散心。”

    说完怕季听担心,他又补充一句“应该是整体还在好转,你别怕。”

    “嗯,好。”

    虽然季听自从怀孕就整个都不太正常,但关于申屠川身体的事却是从来不含糊的,虽然听到他说在好转,但想了想还是决定亲自去找牧与之问问。

    两个人吃过午饭,又一同去补了会儿眠,这才往牧与之那去。

    牧与之刚接待完两个病人,连口气都没喘匀,这俩人就精神焕发的来了,他无语一瞬“你们来得还真是时候。”

    “我的病情,你跟听听说吧。”申屠川暗示的看他一眼,然忽略了他的话。

    牧与之秒懂,然后问了句“我能先吃口饭吗?”

    “不能,她出来久了会累,速战速决。”申屠川一口回绝。

    牧与之嘴角抽了抽,还未开口说话,季听就先哽咽开口了“让他先吃饭吧,牧医生为了你的事没少操心,真是太辛苦了,医生真是个伟大的职业,希望所有人都能善待医生。”

    “……我突然觉得还不饿,来我们聊聊。”牧与之说完,请季听到隔壁诊疗室去了。

    一个小时后,季听眼泪汪汪的出来了,申屠川一看眉头就蹙了起来“他欺负你了?”

    “没有,我只是觉得做什么都不容易,现在心理医生连病人家属都要关心,太难了。”季听叹了声气。

    申屠川“……”他大概已经知道牧与之是怎么跟她解释的了。

    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申屠川难得给她买了个冰淇淋球,季听顿时把牧与之的不容易抛到了脑后,专心致志的吃她那点冰淇淋。

    牧与之把申屠川叫到了一旁,小声的嘀咕道“她目前还算不上抑郁,可能有点没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