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 28 章(第1/6页)
    ()    由于季听强烈表示, 眼睛千金不换,申屠川只得作罢, 只是时不时会盯着她的眼睛看, 偶尔露出有些遗憾的表情。季听被他盯得发毛, 生怕他哪天变起态来给她抠了, 现在就连睡觉都会特意锁门。

    日子一天一天过,申屠川在季听精心的调养下,气色渐渐好了一点,但也只是好了一点而已,他还是动不动就发烧感冒的, 好在季听照顾得好,很快就能恢复。

    又一次感冒之后, 季听看完养生节目突然认识到了什么:“少爷,你知道为什么你总是生病吗?”

    “为什么?”申屠川对她虽然还是爱理不理, 但现在总算不会动不动发脾气了,嫌她烦了顶多会让她滚蛋。

    季听凑过来,看一眼他手里的书, 发现还是看不懂的东西后就不管了,认真的讲述自己刚学到的知识:“因为你太瘦了,医生说人要有一定的脂肪才有免疫力,不然就容易生病,健身房那些肌肉男够健壮吧,他们就经常感冒。”

    “胡说八道。”申屠川对她的理论嗤之以鼻。

    “真的啊,”季听坚持, “你要是不信,明天开始咱多补补身体,长胖一点再看还容易生病不。”

    申屠川扫她一眼,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结果第二天早上,看着面前的粥沉默一瞬:“这是什么?”

    “皮蛋肥肉粥,今天开始,增长体重。”季听说着,把从杂物间拿出来的体重秤摆到了地上。

    申屠川不悦的看向她:“这么油腻怎么吃。”

    “放的不算多,而且都已经焯过了,不腻的,”季听蹲在桌子前仰头看他,一脸恳切的哀求,“您就尝一口吧,就一口。”

    申屠川很想把粥砸她脸上,但是看着她哀求的眼神,却又隐隐下不去手。多新鲜,他竟然也有这么好心的时候。

    他嗤了一声,又欣赏了一会儿季听的撒泼打滚,这才勉强拿起勺子尝两口。结果季听理所当然的赖账了,又恳求了半天,才让他勉强吃下去半碗。

    “下次再做这些,就从我面前消失。”申屠川黑着脸开口。

    季听嘴角抽了抽,一脸认真的点头答应,结果第二顿还是这种,看起来炒的是青菜,却是用猪油炒的,加上菜里加的别的东西,吃起来也是腻。

    一连两天之后,申屠川快到发怒临界点时,季听突然接到一个消息,一脸颓丧的找来了:“少爷,家里组织大扫除呢,说是每个佣人都得参加,一连清扫三天。”

    “所以呢?”申屠川面无表情。

    季听叹了声气,一脸恳切的看着他:“我不想去,我只想伺候你,不想给别人干活。”事实上她谁都不想伺候,但这种真话放肚里就好。

    申屠川被她看得心头一动,刚要说那就别去了,就听到季听又开口了:“再说一连干三天活,中午肯定没时间给您做饭,您的补身体计划不就前功尽弃了?”

    “……申屠家规矩,一年四次清扫,每个佣人必须参加,”申屠川冷漠的看着她,“你如果不想去,可以辞职。”

    季听一脸无语:“那我还是去吧,可您的午饭……”

    “吃厨房的,你每天给我送一份就好。”申屠川打断她的话。

    季听还想说自己抽空回来呢,看他坚持,于是就答应了,想了想又把体重秤拿来,一脸期待的看着申屠川:“少爷,称一下吧,看看胖了没有。”

    申屠川蹙了一下眉,显然不太喜欢,但面对他觉得还算可以的这双眼睛,最终还是勉强站了上去。

    比之前还轻了一斤。季听眼睛都睁大了:“这怎么可能呢?”

    申屠川不语,他最近因为吃那些油腻东西,饭量直接减了一半,不瘦才怪。

    “肯定是您吃的不够……算了,我明天开始有三天给您做不了饭,先这样吧,等大扫除结束了再说。”季听颇为遗憾的叹了声气,等他从称上下来后,自己还站了上去。

    嗯,重了两斤。她故作无事的下来,还特意站在称前挡住上面的数字,然后就听到申屠川:“呵……”

    “……”季听屈辱的咬了咬唇,憋了半晌问,“少爷,我这算工伤吗?”要不是为了给他补身体,也不至于吃这么多。

    申屠川沉默一瞬:“算。”

    “真的啊,那赔偿多少?”季听眼睛亮亮的,她这两个世界就是太穷了,以至于现在想到钱就很激动。

    申屠川转身朝卧室走去:“跟我来。”

    ……嚯,这是要开保险箱了?季听一脸期待的走了过去,就看到他手里握着什么东西朝她伸了过来。

    “什么啊?金条?”季听疑惑的伸出手。

    他的手心向下,落在了她的手掌上,两只手轻触一瞬,他就先松开了,而季听的掌心里,多了一个大白兔奶糖。

    申屠川缓缓开口:“赔偿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