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冲击(第1/5页)
    ()    “盛望怎么啦?”何进询问道。

    实验视频恰好放完, 坐在教室两边的同学把遮光帘哗哗卷了起来。盛望趴在桌上, 边咳边高高举起手摇了摇, 示意自己没事。

    “真没事?”a班几个老师里面就属何进最温和,也最喜欢操心,可能跟她自己小孩不大有关。

    盛望举着的手竖了个拇指,表示自己很好。

    “是喝水呛着了?”何进又问。

    “……”

    盛望有点崩溃, 无奈他现在咳得脖子脸一片通红,也回不出话来。于是他迟疑两秒, 举起了旺仔牛奶。

    何进说:“哎你这不是自相残杀么。”

    班哄堂大笑。

    盛望“咣”地把小红罐放回桌上, 心说玛德一群畜生笑个屁!

    何进开够了玩笑开始讲专题,一些昏昏欲睡的同学也彻底笑清醒了开始记笔记。盛大少爷牺牲小我拯救大我,就是面子实在过不去。

    他已经不咳了,但脸上呛出来的血色还没退下去, 索性趴着没起来。一手藏在桌肚底下发微信。

    贴纸:你买的玩意儿你好意思跟着笑???

    江添:没笑

    贴纸:骗鬼,我听见了

    江添:……

    江添:那你听力够好的

    盛望回复的动作顿了一下。他忽然反应过来江添真的只是很低地笑了一声, 夹杂在高天扬那帮大嗓门里几近于无,但他就是听见了。

    其他人的都没入耳,他就听见江添那声笑了,好像他格外在意似的。

    盛望撇了撇嘴, 先回了对方一个“呵”。片刻后,他脸上玩笑的表情慢慢褪淡下去。又此地无银地发了个贱贱的摊手表情包,说:谁让你离我最近。

    不管怎么说,几句话的功夫,他还是把关于那天梧桐外的话题扯开了, 江添难得一次被他带偏方向,此后似乎也再没想起来。

    他不知道江添清不清楚赵曦和林北庭之间的真实关系……从那天聚会的反应来看,应该是不清楚的。

    无论怎样,那毕竟是赵曦和林北庭的私事,梧桐外深巷里的那一幕更是近乎于私密,盛望即便再意外、再震惊、受影响再多,也不会把他无意间撞到的事说出去。

    它发生于无人经过的地方,就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只有主角有权决定它该不该被流传。

    盛望不是一个好管闲事的人,也不喜欢以无关对错的个人私事判定某个人适不适合结交或亲近,他还是觉得赵曦、林北庭很酷,但他最近确实有点躲着这俩——世界观被冲击一次,他就接连做了这么多天奇奇怪怪的梦,要是再来个二次冲击,他还睡不睡了。

    但这世上有一句话叫“怕什么来什么”,还有一个现象叫“视网膜效应”,以前并不常见的人,这几天似乎无处不在。

    盛望去喜乐买水就听见赵老板跟哑巴边比划边说:“我手机落床头柜上了,赵曦一会儿给我送过来。”

    他去丁老头那吃饭,结果在西门外的街角碰到赵曦、林北庭跟朋友说话。

    他晚自习被菁姐叫去办公室帮忙改卷子,赵曦和林北庭就在一桌之外的地方跟何进讨论竞赛课的进度。

    就连体育活动课结束之后去器材室归还篮球,都能在三号路上碰到那两位跟徐大嘴并肩而行,好像是一起去参加某个饭局。

    如果只是他一个人在场也就算了,偏偏10次里面9次都有江添在旁边,他们又必然要停下来跟那两人打个招呼聊几句天。

    不仅如此,盛望还频频听到有人说他和江添跟那俩很像。明明以前也没这么多人有这种“高见”。

    如果是高天扬、宋思锐之流,盛望找个借口就能一顿毒打。偏偏还有何进、杨菁他们那些老师掺和在其中,盛望总不能连她们一起打。

    这话说得最多的还是政教处徐大嘴。

    盛望和江添一直不太守规矩,大嘴之前深受其害。所以他不止一次当面对赵曦说:“这俩小子傲得很,我一看到他俩就想到你们了。我这头啊,痛十几年了。”

    赵曦倒是一如既往谁的玩笑都敢开:“林子以前一中的,您别往自己身上揽功,人一中政教处主任都没说什么呢。还有头痛十几年最好还是去医院看看。”

    徐大嘴吹胡子瞪眼:“一中政教处老潘跟我熟得很,怎么没说什么了?他十几年前就给我说了,下回林北庭去你们附中搞事情,你务必替我把他抓起来好好训一顿。我抓不住啊我有什么办法想。”

    赵曦拱了一下林北庭。

    林北庭解释说:“年纪小精力旺盛,跑步速度快得有点出乎意料。”

    赵曦差点笑死,徐大嘴张口结舌怼不动他,只好转头来怼盛望江添:“看见没?你俩现在俨然就是这两个混子当初的翻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