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聚餐(第1/5页)
    ()    附中校门口那些店的生意跟其他地方相反, 人家是放假的时候最热闹, 它们是上学的时候最热闹。

    这周末放月假, 大多数学生都离校了,烧烤店的客人比平时略少一点,但依然要排队。多亏有老板开后门,给a班留了最大的地方。

    盛望以前的班级也搞过这种聚会, 说是班,四五十个人最后能到一半就很不错了。他以为这次也差不多, 没想到最终露面的同学有37个。除了个别跟盛望、江添结过梁子的、几个实在有事的, 基本上到了。

    赵曦留的位置足够,但他没想到真能填满。看到乌泱泱的人头往里涌的时候,他脑中只剩“倾巢而出”这种词了。

    “你们班感情可以啊。”他感慨了一句,转头就冲进后厨了——都说半大小子吃垮老子, 撸串本来就有1+1食量远大于2的效应,37个小子凑一块儿……开玩笑, 那不得蝗虫过境啊?

    不消片刻,负责装卸货的锤子开着车风风火火地出去了。

    盛望来找赵曦和林北庭,看到车屁股纳闷地问:“锤子哥干嘛去?不跟着撸两串吗?”

    “一会儿吧,不急。”曦哥指挥着服务员往这边搬冰啤桶和饮料:“他一看这么多人就火烧屁股地跑了, 怕你们不够吃,去加货了。”

    高天扬从包间探出头来:“什么加货?”

    盛望言简意赅:“怕你们吃垮店。”

    “也不用那么害怕,我们又不是饭桶,更何况还有女生在呢。”高天扬指着辣椒、李誉她们几个说,“她们天天嚷着要减肥绝食辟谷升天, 都吃不了几串。”

    辣椒一巴掌抽在他背上,“你才升天!”

    “哎呦我次——”高天扬脏话都飚出一半了,又在女生们的瞪视下咽回去,捂着背的样子像一只长臂猩猩,“你怎么劲这么大?我背都肿了。”

    “该!”辣椒说。

    高天扬双手合十:“好好好,我错了。你不用减肥绝食,也不用辟谷升天,你吃得比我们多,行了吧?”

    他三言两语塑造了一个女中李逵的形象,辣椒朝盛望瞥了一眼又匆忙收回视线,红着耳朵把高天扬打跑了。

    赵曦看在眼里,忽然用肩拱了盛望一下,笑着说:“挺受欢迎啊。”

    盛望被拱得踉跄了一下:“什么受欢迎?”

    “装。”赵曦挑了一下眉。

    盛望曲着食指关节蹭了蹭鼻尖,没吭声。他大概知道赵曦在调侃什么,小辣椒脸红得太明显,他又不瞎。

    但他觉得这也不代表什么,有的人就是容易脸红。他们班有一个叫程文的男生,天生血旺,跟谁说话都脸红,照这判断他应该喜欢班。

    盛望刚想以他为例解释一下,就听赵曦调侃道:“小姑娘追着小高满场跑了两圈了,为什么呀?就因为小高当着你的面说她吃得比男生还多。”

    盛望心想我们不是在说脸红么?

    论据顿时没了用武之地,于是他张了嘴又默默闭上了。

    十来岁的男女生打闹起来其实有点吵,赵曦却看得津津有味。他似乎回想起了不少事,末了还评价一句:“就这个年纪最有劲,平时什么傻逼事都干得出来,只在想追的人面前要脸。”

    “谁说的?”盛望反驳道。

    赵曦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我说的,你有什么意见?”

    盛望心说我在谁面前都挺要脸的,不信你问江添。但他斟酌了一下还是没较真,恭恭敬敬比了请的手势说:“算了,不敢有意见,赵老师请上座。”

    赵曦笑着拍了他一巴掌。

    除了刚开业的那阵子,赵曦和林北庭并没有当老板的自觉。他俩其实很少来店里,来了也是占张桌子吃烧烤。

    所以他俩在不在,服务员都能打点得很好。a班给他俩留了位置,赵曦跟店员打了声招呼便心安理得地进了包厢。

    “牛小串、鸡小串、羊肉串、板筋……还有这些这些都要。”盛望跟服务员对了一下单,洗了手也进去了。

    刚进门,就听见有人问高天扬:“添哥呢,怎么还没到?”

    高天扬刚逃离辣椒的魔爪,站在空调面前吹脸,他头也不回地说:“别问我,我热死了发不动微信,问盛哥去。”

    另一个人附和道:“对啊,肯定问盛望啊,你问什么老高。”

    “哎盛哥来了。”那人问盛望说:“添哥去哪儿了?”

    “他去前面巷子里送点东西。”盛望扫了一圈,问:“给我留位置了没,我坐哪儿?”

    高天扬指着自己和赵曦之间的两个空座说,“喏,你跟添哥坐这。”

    接着又有人操心道:“那林哥呢?林哥怎么也还没到?”

    赵曦说:“他去拿药了。”

    “林哥生病了?”众人面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