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干扰(第1/5页)
    ()    国庆留校的人比盛望料想的多。

    他以为会出现一栋楼只剩他和江添的惨状, 没想到单单6楼就有五个宿舍没走空, 更别提高三那边了。

    留校的理由千万种——因为家住得远的、想抓紧时间学习的等等, 这些都算正常。

    还有一些就比较特别了:比如家里管得太严,觉得呆在学校山高皇帝远的;比如长辈外出,留在学校蹭食堂的……

    再比如想体验一下假日校园的。

    最后这种思维角度略显清奇,但隔壁602就有, 还不止一个。602宿舍里住的学生来自高二某个比较特别的班级。

    众所周知附中重理化,所以理化班占了大半壁江山, 除此以外就是物生班和常规的文科班, 以及一个不太常规的文科班——史化班。

    江苏高考文科必选历史,理科必选物理,另一门选修随便你。于是就出现了历史加化学这种比较小众的组合。

    盛望也是转学过来才知道文科生还踏马有这种式样的。

    602是这种式样的。

    这个班的人论背书,比别的文科生少一门政治, 论刷题,比别的理科生少一门物理, 在附中的生存环境下,一不小心活成了年级最轻松的学生。

    人一旦太过轻松,就容易骚。

    这种骚劲某种程度上跟a班的人不谋而合,于是这俩班一个在顶层一个在底层, 隔着明理楼的对角线,变成了关系最好的两个班,学生私交颇为频繁。

    602就住着两个高天扬的狐朋狗友,一个叫毛晓博、一个叫于童。他俩跟江添关系也不错,又在国庆留校期间迅速发展成了盛望的狐朋狗友。

    放假第一天, 老毛和童子就闲不住来串了三回门。

    第一回是早上10点,两人各自捧着一沓卷子冲过来,进门就开始假哭说:“盛哥添哥,你们班发作业了没?”

    彼时江添刚从食堂买了早饭拎上来,盛望正慢条斯理地吹着勺子喝粥。

    他听见这话,顺手朝桌边一指,示意那两人自己看:“发了,都在那儿呢。”

    老毛定睛一看:“靠,这么厚?多少张?”

    盛望把小菜里的胡萝卜丝一根一根拣出来,又用勺挑了一颗嫩青色的煮豌豆吃了,问江添:“34还是36张来着?我没数,就听老高嚎了一嗓子。”

    “36。”江添说。

    “多少???”老毛以为自己听岔了。

    “36张。”江添说。

    老毛和童子对视一眼,也不哭了,拖了两个空椅子在桌边坐下。

    童子冲江添和盛望竖了个拇指说:“讲究,霸霸就是霸霸!36张卷子等着做呢,你俩还有空吃早饭?要换成我跟老毛,抄都抄不及。发的时候你们班没人嚎吗?”

    盛望说:“有啊,我就嚎了。我说不知道的以为放寒假呢,但是我人不在班上,老师没听见。”

    老毛直乐。

    “我们班发了19张卷子,相当于你们一半。”童子把卷子恭恭敬敬铺在桌上说:“今天我俩能在这蹭个位么?沐浴一下学霸的光辉,说不定做题思路都顺一点。”

    “行啊。”盛望欣然道,“我最喜欢有人跟着一起惨。”

    “还是你们比较惨。”老毛客气地说。

    他们掏出了笔,等两位学霸一起学习。结果等了5分钟,他们盛哥还在挑那个倒霉催的胡萝卜。

    江添把蒸饺推过去说:“别挑了,这里面没有。”

    “你确定?”盛望将信将疑地夹了一个,“我早就想问了,附中是偷偷包了胡萝卜田还是怎么的?天天炒天天炒,哪个菜里都有它,要是塞肉也这么见缝插针就好了。”

    老毛干笑一声,说:“见缝插针是不可能的,肉丝细得倒是可以穿针。”

    他们翘首等待,估摸着盛望吃完两个蒸饺应该就差不多了。谁知这位大爷咬了一口,鼻梁倏然一皱。

    又怎么了……

    童子攥着卷子有一点焦急。

    盛望把半只蒸饺翻了个面,指着三鲜馅里一个极小的红点说:“看见没,无处不在。”

    “你5.3的视力用这上面了吧?”江添瘫着脸把自己的粥盒往前一推,示意盛望把剩下半个蒸饺放过来。

    童子有点木。

    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跟老毛出现在这里似乎不太对。但学习的**压制住了那一刻的直觉。

    盛望似乎也有点意外,盯着江添的粥盒愣了一会儿,老老实实把剩下半只蒸饺也吃了。

    他咽下蒸饺,又喝了一口温水,这才道:“我都咬了,下回分你个完整的。”

    江添挑了一下眉,也没多说什么,兀自喝了剩下一点粥。

    看见江添收